BL辣文小说网 > BL辣文 > 埋笔之境[快穿]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87
    岂料第二天,她竟是被商鹤言给抱着摇醒的。

    “怎么了地震了”

    被晃醒后又对上了商鹤言写满惊慌失措的双眼,顾语来不及品味胸口的压迫感,下意识询问。

    “阿阿顾”

    商鹤言眼睛死死地盯着顾语,嘴巴却哆哆嗦嗦,好似受到了什么刺激,而突然丧失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别着急,慢慢说。”

    确认了不是地面在晃动后,顾语伸出右手轻抚起商鹤言后背,以安抚商鹤言的情绪。

    “莫非做了什么噩梦”

    “嗯嗯”

    听到噩梦一词,商鹤言猛地点头,眼睛却仍然执着地盯着顾语的脸不放。

    “能跟我讲讲做了什么梦吗”

    顾语循循善诱,继续安抚。

    “我我梦见自己毁了容,脸脸上全是消不下去的肉瘤”

    嗯

    捕捉到了某些敏感词汇,顾语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

    “那是挺吓人的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又在一个人的鼓励与帮助下恢复了容貌”

    “这结尾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能叫噩梦”

    “这还不是结尾”

    商鹤言急着纠正,分贝骤然高昂。

    “那结尾是怎样的”

    不知何时,顾语轻抚商鹤言后背的那只手已停下了动作,而专注在叙述中的商鹤言却并没有注意到。

    “结结尾是鼓励我治好脸的那个人强强吻了我”

    商鹤言视线飘忽,分贝骤降。

    “看来是强吻你的那个人,不讨你喜欢咯。”

    “不不是”

    商鹤言立马反驳,却又在对上顾语视线的那一刹那,红着脸垂下了脑袋。

    “既然喜欢又怎能说是噩梦”

    顾语说话语调未变,仿佛没有察觉商鹤言的异样,也不受她们对话内容的影响。

    “因为因为”

    商鹤言的声音已是细弱蚊蝇。

    “因为什么”

    顾语不再善解人意,无视怀中之人的羞窘,执着追问。

    “因因为因为吻我的那个人是是是你”

    说这番话似乎耗尽了全身气力,商鹤言的脑袋越埋越低,再也无力仰起。

    然而刚才还在抚慰商鹤言后背的那只手却突然游走到了她的颊边,与贸然前来托举她下巴的另一只手,合力抬起了她深埋的脑袋她被迫与顾语四目相对。

    顾语面色严肃,眸色深沉,让人莫名恐慌,商鹤言刚张开口支吾了些什么,就被眼前倏然放大的人脸给吞噬掉了。

    “我是这样吻你的吗”

    终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番外实在来得太迟。

    或许是冬季懒癌作祟,或许是单纯地没有存稿、没列细纲、灵感枯竭。

    这三个多月的时间,笔者曾屡次打开文档,构思码字,也曾屡次把码好的字尽数删去,拖拉到下一次。

    就这样明日复明日,时间便从一月底走到了五月中,若不是重新拾回了写作热情,还不知将要拖到何时。

    并不是因为有太多尘间琐事,占用了时间,消耗了热情。

    笔者的性格过于单调无趣,总是很难体会到生活中的细小乐趣,因此总觉得自己的文字也缺乏趣味。

    自己都觉得乏味的文字,又怎能让读者满意

    因而这三个月的时间,笔者连带着对写作本身,都产生了抗拒。

    很对不起等待的读者,但又实在有心无力。

    幸而近日渐渐找回了去年五月刚尝试写小说时的感觉,终于在今日把残卷补齐。

    待重读了未校对的那几章后,笔者就会把这篇文标记正式完结。

    笔者想用三篇完结的文,来检验自己是否适合写小说。

    这是第二篇,离得出答案的那一天不远了。

    下一篇文已经理清了设定,写好了细纲,即日筹备存稿,月底安排更新。

    然而新文描写的是架空玄幻的故事,与此文风格相差甚远,便不在此处大肆宣传。

    感谢大家数月的等待与支持。

    我们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