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BL辣文 > 长生恋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0
    第47章 轮回之道

    方锐的嘶喊震动了所有的人,世人不约而同停住厮杀,就连那通天仙剑似乎也不能承受这极度的悲哀,剑身颤抖起来,剑体之上开始剥落碎片,刚开始很缓慢地掉落,渐渐地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最后整个剑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但很快,这堆废铜烂铁也开始腐烂,连同堆积如山的尸体,最终全部化为乌有。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是惊诧,是不可置信,很快分为两种情绪,以灵空界为首的人欣喜若狂,精神大振,越战越勇;而无忧岛与乾坤城及其追随者都心若死灰,无心恋战,最后一哄而散。

    世界大战终于结束。

    公主墓,方锐踉踉跄跄奔出公主墓,他不想死在墓中打扰公主与上官仙子,却见任彻廷站立在外面,他勉强走到任彻廷身前,扑通跪倒,颤声道:“对不起,属下没有保护好殿下,属下这就去陪殿下和兄弟们,圣皇、太子保重。”

    任彻廷一身被鲜血染红的明黄长袍,他目光平淡地看向眼神灰败的方锐,异常平静地说:“你知道公主墓是什么墓吗”

    方锐如今只剩下躯壳,他一心求死,根本就没认真听任彻廷的话,只是傻傻重复:“什么墓”

    任彻廷轻叹一口:“是一座绝墓。”

    方锐依旧呆傻重复:“绝墓”

    任彻廷目光转向墓室,“自离儿出生,大祭祀就占卜到她今日的结局,故用千名天煞之人的血液浇注此墓,故为绝墓,就是此墓中只能有一个死亡。”

    方锐的脑子终于转了一下,他不可置信地叫道:“可是柳兰......”

    任彻廷自顾说下去:“已经有了柳兰了,就不能承受其他任何人的死亡。”

    方锐大震,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不能压抑地露出喜色:“如今该如何......”

    任彻廷没有说话,他紧紧地盯着公主墓,果不其然,两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窜了进去,任彻廷松了口气,对方锐,也像是自我确定,“生既是死,死既是生,公主神墓,生死轮回。”

    进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些天失踪的小离,另一个人则是现任大祭祀无影。二人冲进墓室,首先看到宫灵灵的尸体,无影轻叹一下道:“你那么想打开地狱,我就送你一程吧。”说完手一挥,宫灵儿原地消失。

    二人继续前行,看到任清离与上官玉那样相拥着躺着,无影急忙上前,手一晃就出现了一个刻满符号的杯子,他分别接了任清离和上官玉的血,并轻轻晃晃杯子,让两个人的血充分混合,然后对一脸伤心地瞅着地上二人的小离说:“你可要确定,是否真的愿意舍弃不死之身”

    小离霍地抬头,郑重地点点头,无影赞赏地点头道:“那么滴些血到杯子里。”说着将手中的杯子递到小离面前,小离毫不迟疑地咬破手指,滴到无影说好为止。

    无影高举起杯子,嘴中哼哼呀呀地念着什么,边念边围着任清离和上官玉的尸体转了三圈,然后停了下来,跪走在地上,手蘸杯中血围着二人的尸体画着各种诡异的图案,等杯中的血全部用完,无影已是满头大汗,他放下杯子,双手合十,呐呐地念着什么,忽地大喝道:“三具不死之身,换取轮回之道。”

    小离呆在一旁紧张地注视这地上二人的变化,竟什么也没有,它不禁急切地看向无影,无影又如癫痫一样哼哼哈哈一阵,又喝道:“公主神墓,生死轮回,因爱而亡,因爱而生。”

    一刹那,地上的血印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地上的二个人身影隐去,光芒愈来愈盛,仿佛一轮太阳从公主墓缓缓升起,盲了天地间......

    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的内容却无从记起,任清离缓缓睁开双目时,映入眼帘的是小离漂亮的样子,它正捧着香蕉啃着,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见她醒来,随手将香蕉丢开,扑到任清离怀里,哇啦哇啦又叫又哭起来,任清离一边抱住它一边起身,她感觉了一下身子没有任何不适,仿佛只是睡了一觉,她皱起眉头,奇道:“怎么会这样”随即立马惊呼:“玉儿在哪”

    小离连忙冲她比划着,任清离连忙跳下床,不顾小离跌坐在地不满地大叫,跑到隔壁房间,上官玉静静地躺在床上,呼吸平稳,任清离悲喜交加,伸手去摸上官玉的脸颊,深情地唤道:“玉儿......”

    上官玉如期睁开眼睛,四目相对,太多了情感与心情不能言传,上官玉忽地起身,二人相拥而泣。

    上官玉呜咽道:“清离,别再让我痛苦了,好吗”

    任清离用力点头:“再也不会了,这回我们会在一起,一直到老。”

    小离跳到床上,可怜巴巴地看着上官玉,上官玉忙推开任清离,抱住小离,轻声道:“吓坏你了是吗”

    小离抽抽鼻子,用力点点头,又比划了一阵,上官玉疑惑地看向任清离,任清离带着泪水的脸上有感动有悲伤,最终露出笑意:“它说我们三个就是一个树枝上的荔枝要摘一起摘;一笼子里的小笼包要熟一起熟,就是我们从此都是平常人了,要一起终老了。”

    上官玉只一下就明白了任清离的话,她紧紧抱住小离,低声道:“谢谢你,谢谢你。”

    小离异常乖顺,伸着毛茸茸的爪子轻轻拍着上官玉的手,安慰她。

    任清离将二人拥入怀中,满足地笑道:“以后我们三个就永远在一起,等老了那一天,我们比谁剩下的牙齿最多,比谁喝粥时粥不会顺着嘴角漏出来,比谁还能咬动陈记的奶卤花生......”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