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BL辣文 > 朕与将军都穿了gl[古穿今]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40
    两人都不是高调的人,婚礼只邀请亲朋好友,而地点是在林家的后花园。原本云霓是打算在酒店举办的,那样子省时省力,但林爷爷坚持要在自家后花园里办婚礼,她们也就选择在后花园举办婚礼。

    也幸好后花园面积够大,百来位宾客聚集在一起也不显得拥挤。

    接待宾客的事情有林母来安排,云霓和林子衿则是老老实实在临时搭建的化妆间里等着。

    等化妆师她们都出去后,林子衿拉着云霓的手,“紧张吗”不等云霓回答,她又笑着接上一句,“林太太。”

    “不紧张。”云霓挑眉,衬着那张难得艳丽的妆容,像极了高傲的凤凰。她嘴唇微勾,反问道,“你呢,云太太。”

    林子衿笑了出来,“林太太。”

    “云太太。”

    “林太太。”

    原向夏刚走到门口,看见的就是两人笑着叫称呼的画面,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们两个真是够了,一会儿要撒狗粮就算了,现在还要撒,过不过分”

    “你可以不过来。”林子衿瞥了眼,松开云霓,“有事”

    原向夏一噎,“没事我就不能来了”

    云霓看她一副要气得转身走人的姿态,笑着打岔:“夏姐,你当然能来。”说着拿一边柜子上的喜糖塞原向夏手里。

    “还是小霓懂事。”原向夏满意地接过,“我来是因为任夜雪刚才来了。”

    云霓已经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以至于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谁,下意识看向林子衿。

    “她来做什么”林子衿皱起眉头。

    相比云霓,她知道更多东西。比如这几年任夜雪流量下降,角色被抢,现在已经和被雪藏差不多了。

    “别想太多,只是给你们送贺卡,说不给你看你一定会后悔的。”原向夏说着掏出张贺卡递给云霓,好奇地问,“上面写了些什么”

    云霓打开卡片,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我知道你不是云霓。

    第101章

    林子衿注意到云霓神色不对, 凑近问:“怎么了”

    云霓没说话,把手中卡片翻给对方看。

    字就一排,林子衿一眼就看完, 表情瞬间变凝重。

    “你们这是怎么了”原向夏好奇地弯腰,但却被林子衿避开了。

    “这件事是私事。”林子衿收好卡片揣一边的包包里,起身问, “任夜雪还在不在外面”

    “已经走了。”原向夏看两人这样就更加好奇了, “是不是两人抓住了你们什么把柄要不要安排律师和团队。”

    “不用。”云霓摆手, 抬手放在林子衿手背上, 拍了拍以示安抚。

    原向夏也看出来这件事不适合她残余,点点头示意就安静离开。

    林子衿很快冷静下来,“我去打个电话。”

    她刚说完, 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两人各自翻找自己的手机。

    “是我的, 未知来电。”云霓和林子衿说了声, 然后才接通电话。

    因为这时候会给她打电话的可能人选没几个,所以云霓并没有先出声询问,而是静静等着。

    大概过去了一分钟,对面的人按捺不住了, 试探性地问:“云霓”

    虽然快三年没见,但云霓还是第一时间听出了对面的声音是任夜雪。她冲林子衿眼神示意,“嗯”了声后冷淡地问:“有事”

    “我知道你不是云霓,我调查过, 原来的云霓可没有这个演技,也不会什么射箭,更别提百步穿杨。”任夜雪声音里透着得意,“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事告诉林子衿,她会怎么做你觉得她还会喜欢上一个杀人凶手嘛”

    杀人凶手

    云霓瞬间想明白, 任夜雪应该是误会她杀了云霓后整容成云霓伪装成云霓,并不是猜到她“灵魂穿越”。不过想想也是,一般人都不会将一个人的变化扯到“穿越”上。

    想通了这一点,她心底那点警惕也没了。

    “你说我不是云霓,那你说我是谁”她往后靠在椅子上,伸手在林子衿的手背上写字解释。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已经拿东西去检测了,到时候结果出来,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能检测的东西无非是头发那些。云霓更不担心了,但也没说明,“万一证明是我本人呢”

    任夜雪语结,“不可能是本人。”

    云霓也不知道对方哪来的自信,摇头想挂了电话,下一句就听见对面传来一句“你立刻给我停止婚礼,不然我立刻把你的真面目公之于众。”

    云霓没搭理,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和林子衿说明了下情况。

    “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林子衿刚才也想好了对策。虽然任夜雪知道的情况有些出入,但她不可能任由对方折腾下去。

    云霓没干涉,但她也有自己的打算。

    吉时一到,就有人过来通知两人该出去了。

    云霓的婚礼是中西结合,前面交换婚戒等环节是西式,然后回头给长辈敬茶以及出席酒席等环节就换成中式。

    一直到夜晚,两人才得了空。云霓有内力并不觉得累,林子衿倒是有些疲倦。

    云霓主动拦下按摩的活儿,但夜到深处,随着按摩的位置越来越往下,气氛顿时多了几分暧昧。

    林子衿眯起眼睛,抬手关上床头的小夜灯,然后翻身拉下云霓。

    “唔”

    入夜渐微凉,衣衫遍地成团。

    新婚燕尔,原向夏识趣地给云霓抽了一个星期的空档去度蜜月。

    云霓在度蜜月之前,去见了任夜雪。

    在两人结婚的当天,林子衿已经把人控制起来送进了精神医院。

    并不是林子衿无中生有捏造了精神病,而是任夜雪因为这几年过得并不好,精神早就出了问题,她只是顺水推舟。

    自从不一样的关系节目播出后,任夜雪的人气一落千丈,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当初求着她拍戏的那些个导演一个个视她如蛇蝎避之不及,这也让任夜雪更加记恨云霓。一旦碰到和云霓相关的事情,任夜雪就会发疯,以至于让更多的剧组避而远之。

    任夜雪不可能将责任揽在身上,在不发作的时候都是去调查云霓,然后就发现越来越多的不合理之处,才怀疑云霓是假的。只是她无论怎么都找不到真的云霓的信息,以至于到两人婚讯出来了她按捺不住不得不采取了行动。

    “你们会有报应的。”被锁链锁住双手的任夜雪咆哮道,“云霓你这个杀人凶手总有一天会坐牢的。”

    “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云霓掏出林子衿给她的检测报告,从隔窗塞了进去,“你交的检测,应该还没看结果吧,不妨现在看看。”

    任夜雪迅速翻动,看着见结果就脸色大变,眼睛发红地冲云霓大喊,“不可能肯定是你做了手脚你别想骗我对对对,你肯定是在骗我”

    云霓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任夜雪神色癫狂地来回走动,嘴里自言自语,偶尔声音大了还会撞墙。

    没一会儿就传出浓郁的血腥味,工作人员连忙开门进去把人拉开并打镇定剂。

    云霓摇头,瞥了眼散落一地的报告,头也不回地离开。

    出了门口,灿烂的阳光洒在身上,冲走了病院里残余的一丝冷意。云霓看见倚着车看手表的人,心底那一丝不畅瞬间消失不见。

    “小霓。”林子衿就在门口等着,大概注意到云霓的目光,回头就看见云霓在看着自己,连忙站直身子挥手,大步迎过去,“好了”

    “好了。”云霓点头。

    原本她是打算用点手段让任夜雪恐惧她一辈子的,但看到任夜雪这么疯癫的模样,她就觉得现在的处罚对任夜雪而言已经足够了,她会让对方看着她和林子衿越来越好,要让对方心底被嫉妒和恨意侵蚀直到一无所有。

    林子衿也不过问云霓刚才做了什么,伸手整理了下云霓身上的衣服,然后拿起云霓的手十指相扣,“走吧。”

    两人定了七天的度蜜月旅行,可不能一开始就不顺利。

    云霓“嗯”了声,跟着进了后座。

    窗外景色正好,街边两位老人家互相依偎着散步,云霓仿佛看见了自己和林子衿以后的影子。

    她回头,刚好对上林子衿看过来的眼神,粲然一笑。

    林子衿不懂,但下意识也跟着露出个笑容。

    见状,云霓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抬手抓住林子衿放在一侧的右手,张开左手放上去,然后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