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BL辣文 > 系统给我发对象[末世]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91
    就在这时,他看见世界再次发生了异象,虽然只是一瞬,可是他仍旧发现了那似蓝光的一串串流动的数据。

    “难道这个世界最终还是会走向崩塌”文尚郜眉头深锁。

    然而往后好些日子,这种异象都不曾出现,就在他渐渐忘记这一回事的时候,他的电话忽然响起。

    “文委员长”

    那端的声音冷清中带着一丝试探。

    文尚郜瞳孔一缩,只觉得恍如隔世,他的嘴唇抿了起来:“你终于出现了”

    那边另一把声音轻笑:“是我们。”

    第168章 番外:2018

    “大家可以看到, 多维信息空间与个人终端系统接入后,可以实现在另一个空间生活的愿望那么这是怎么接入的呢按照研发委员会的说明, 这是靠捕捉人体的脑电波, 分析脑细胞映像, 将此数据化,然后就可以实现与多维信息空间的紧密融合”

    联邦共和国的中央大厦投屏处, 正在播放着时下最热门的产品的广告, 同时也是多维信息空间正式投入使用,与个人终端系统正式开售的发布会。

    此前多维信息空间研发委员会举办的“新世纪生存联赛”开始公开观看后,关于这些产品的话题就一直不断,尤其是在联赛的决赛上, 因一些事情引发了全联盟国家的人民关注。

    很多没拿到入场券而无法观看比赛, 也没有直接目击现场发生的事情的人纷纷找那些观众打听情况。

    “听说有虚拟人物觉醒了, 是不是真的”

    “希望不是真的,不然得多可怕啊”

    当然,主办方以及委员会,甚至是联邦都出来说明了, 因中央处理终端系统的存在,保障了多维信息空间的安全性, 所有被检测到觉醒的“数据体”都从多维信息空间删除了。

    但是由于它们是参赛者的个人财产,所以它们没有权利将那些“数据体”完全销毁。不过倒是送回了委员会, 让委员会对它们重新进行“维修改造”,以确保它们不会再觉醒。

    其实“2018”清楚,这些官方的措辞其实也玩了文字游戏, 因为官方说的是“数据体”,可练如柠不是“数据体”。

    至于练如柠的处理结果

    他跟委员会做了交易,而联邦也出于国家层面的研究目的,出面让委员会将郝笺以及练如柠的数据从中提出来,等中央处理终端系统的程序完成后,再放回回去。

    因为这操作不同于中央处理终端系统将“数据体”从多维信息空间里抹除,“数据体”被抹除,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是说,在多维信息空间的“合理性”前提下,一个人死了,是不可能复活的,所以对于中央处理终端系统而言,最合理的抹除方式,就是让“数据体”死亡,多维信息空间运转的规则也会录入他们死亡的数据。

    而委员会将郝笺和练如柠从里面提出来,就是直接将这份数据拿掉,多维信息空间则会为了合理性,而自动将她们设定为“消失”,也就是失踪状态。

    这样一来,就还有委员会操作的空间,以便等中央处理终端系统修补完墙体后,将她们放回去也不至于引起程序的错误。

    这件事是瞒着民众进行的,毕竟国家力量面前,委员会得守着这个秘密。

    至于联赛的最后获胜者,委员会给予了对方丰厚的奖励,同时也能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所以“1037”提出,希望委员会能给那个虚拟的世界一个美好的未来。

    委员会将这个世界命名为“联赛世界”,顾名思义,就是为了联赛而设计的,既然比赛结束了,他们也确实可以给这个世界加入有利于往好的方向发展的程序,然后日后再慢慢地修补程序,使得该世界能更加完整、真实。

    委员会说,既然有“联赛世界”,那么必然会有其他的虚拟世界,因为多维信息空间拥有足够大的运算能力,完全可以承载数百个、数千个虚拟世界。委员会将会持续开发多维信息空间和这些世界,然后面向全人类,实现数据储藏、数据交汇等功能。

    进一步解读,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人类除了现实外,又多了一个可以生存的空间。

    因为委员会能实现捕捉未死亡的脑细胞映像,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死了,可他的脑细胞映像被捕捉,然后接入多维信息空间里,实现数据化。他还生存的亲人,就能通过个人终端系统与之交流、联系,届时委员会也会相应地调整中央处理终端系统,避免它依旧把这些人当成“觉醒”给抹除了。

    只是这一项计划尚有诸多争议,不过大家一致认可的是,有了这项技术,虚拟世界在未来会十分吃香,不仅可以玩游戏、比赛,还能被用来进行战争模拟、营业模拟、企业规划等各种数据分析。

    为此,委员会赚了个盆满钵满,他们初期投入的研发经费、联赛开支、维护开支以及联赛奖金、广告等都赚了回来。不过他们后续的研发还需要大量的经费,所以越是能吸引更多资金的注入越好

    委员会在修改了“数据体”郝笺的权限参数后,负责人对“2018”说:“你想好了一旦你将之重新投入联赛世界中,那你可就失去了对它的掌控,也就是说,你的个人终端系统将会再也不能与之联系。”

    “2018”说:“嗯,联赛世界在比赛结束后,按照委员会与联盟立下的条约的规定,委员会将不再启用该世界这样也好,也就不会再有外界的因素可以打扰到该世界了。”

    负责人按照他的要求,将郝笺、练如柠的数据重新录入多维信息空间后,允许他还是接入了个人终端系统,默默地看一会儿,确认委员会履行了与他的约定。

    郝笺的伤没了,连带着系统以及能力都没了,但是她还保留着相应的记忆。对于她跟练如柠来说,她们只是闪移了,从孤岛闪移到眼前夏日炎炎的校园里。

    要不是练如柠的眼睛还流着泪,与郝笺相拥,俩人的记忆又对得上,衣物也并无变化,她们都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了。

    “我们这是”练如柠抹干了眼泪,环顾四周。

    郝笺抹干她的眼泪,轻轻一笑:“这里是南方城大学,我们初识的地方。”

    “难道”

    郝笺在心里呼了几次系统都没得到回应,所以她心中已经了然。听见练如柠在那里嘀咕,她弹了弹小师妹的额头,说:“一切都结束了。”

    练如柠凝视着她,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了彼此的意思,旋即她开心地抱着郝笺的脖子,亲了一下对方。

    郝笺嘟嘴:“蜻蜓点水怎么够”

    “美得你”练如柠推开郝笺,身姿轻盈地在阳光下走着,偶尔还兴奋地蹦达一下。

    郝笺无声地说了句:“谢谢你,2018。”随即跟上了练如柠的步伐。

    “2018”从多维信息空间里出来,看着负责人彻底将该世界封闭,他的心底没由来得感到一阵轻松。

    他这次联赛不仅没赚到,反而损失了三万个沙币,也就是他的大半身家,知道的人都说他亏了,为了一个“数据体”而让自己损失惨重,他真傻

    然而他没觉得自己亏了,至少他在郝笺的身上学习到了不少能让自己活得快乐一些,轻松一些的为人处世的道理。

    对于自家家道中落这事,这有什么呢他可以重新振作。

    对于损失了“数据体”这事,又有什么呢他成全了两个人,他的心里踏实。

    对于因他家道中落曾经嘲笑他、看不起他的亲戚、朋友,他也看开了,自己不会再将这样的情绪放在心上,白白让自己感到糟心。

    不过,他也慢慢地火了,明明他没有得到第一,甚至连领取前十的奖励的发布会都没能上去,可他仍旧被很多人知晓。

    这是因为他拥有的“数据体”实在是令很多人感兴趣,更有郝笺的粉丝想通过他拿到郝笺以前行动的一些映像记录。

    “2018”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出名有些错愕,他没想到郝笺只是在大众的面前露脸了一段时间,居然能吸引到这么多人。难道说,她吸粉主播的特质可以跨越多维信息空间,延伸到现实里来

    也有人找他,希望包装他跟他的“数据体”,毕竟他有郝笺三年的活动映像记录,光是这三年,通过各种剪辑、包装的话,还是能壮大粉丝基数的,也能获得不少的利润。

    没看第一名的“数据体”都已经被联邦看上,希望能借该“数据体”应用到更广的领域去了吗这人觉得“2018”的数据体也一定很有市场。

    虽然这么做能让自己富裕起来,不过“2018”还是拒绝了,别说他已经没了“数据体”,哪怕他有,也绝不会用来做这事。至于那些映像记录,他交到了联盟基因信息研究院去。

    他觉得,总有一日,他能够跟郝笺见面跨越两百多年的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