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BL辣文 > 长公主的小女匪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4
    二人正在暖意十足的被窝中腻歪,忽听窗外有女子咳嗽不停。

    时逢笑蹙眉,立即翻身穿鞋要往外去,唐雨遥爬起来拉住她的胳膊,急忙从旁取下御寒外衣给她披好:“慢着些。”

    她们一起出了房门,就瞧见容韶扶着院中大树猛烈咳嗽憋红了一张脸,颊边染着凌乱脏污,而不远处,雪地里扫开一片露出石子地面,她支的铁锅里咕噜咕噜熬着粥,火灭了,浓浓黑烟腾空而起。

    时逢笑顿时捧腹笑起来:“容韶,你作甚不在伙房熬粥哈哈哈”

    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容韶好不容易缓过来些,闻言朝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扔了手中烧剩一半的柴火,道:“粥好了,你去盛。”

    唐雨遥从后面拽时逢笑的胳膊:“我去盛罢,你将衣物穿好,梳洗后就能吃了。”

    时逢笑抬手捏她的脸:“哪能让媳妇儿动手。”

    容韶听她们你一言我一语,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喂你们是看不见我吗”

    时逢笑和唐雨遥昨日溜出去城中玩,子时才归,容韶气不打一处来,直道:“昨日让你修缮伙房,那里漏水根本生不了火,你都当耳边风,今日且看着吧,午饭也别用了”

    话罢她绕过二人,径直去提了热水倒入铁盆,让时逢笑和唐雨遥过去洗漱。

    时逢笑走在前面,唐雨遥跟在后面,二人听了她训话,都不敢出声。

    这些日子天冷,唐雨遥身上的伤好得慢,时逢笑要随时陪在她身侧,起锅烧饭这些闲杂事便都落到了容韶手里,得了人家照顾一场,两个人都对她心怀感激,于是时逢笑洗完脸,就主动去盛好了三碗清粥,拉还在生闷气的容韶去过早。

    “好啦,我今天不出门,过完早就去修缮,你别气坏了”

    容韶坐下喝粥,瞧她一眼,又瞧唐雨遥一眼,最后又将目光朝她投去,憋了半天,最后才叹息一声,十分无奈道:“她身上伤还没大好,你夜里少折腾些。”

    “咳咳咳”

    时逢笑差点被粥呛死,万没想到容韶憋出来的是这么一句话。

    唐雨遥闻言也是跟着停下了喝粥的动作,一张脸红了个透。

    “你可在听”容韶瞪她。

    时逢笑垂头,尴尬道:“听到了我听到了我会注意”

    知己相伴,爱人在侧。

    时逢笑喝完粥,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十分惬意地闭眼沐浴暖阳。

    人生得意。

    锦城,洗宸宫。

    宫仆进进出出忙里忙外,不到午时,满桌琳琅上齐,美味珍肴摆得快挤不下。

    西侧龙凤牡丹纹绣屏风后,四人相对而坐。

    八喜一身女官服,托着脑袋一脸纠结。

    她对面坐着身穿白色绡沙绣金龙图腾帝袍的时慢,捉襟道:“你在考学一柱香过了”

    时慢右侧坐着的是郭瑟,面纱下的脸露出了淡淡笑容。

    “昔日只知天下智囊子铭先生性子沉稳,没曾想上了这麻将桌,竟也失了耐心。”

    时慢抬眼看她:“郭先生救死扶伤,子铭自然不如您,心稳,手更稳。”

    郭瑟正欲还上一两句,老太医由他大儿媳妇扶着进了殿。

    人还未至,斥声先到:“小九,不可在陛下跟前造次这是大不敬之罪陛下,微臣来迟”

    时慢毫不在意地笑着摆了摆手。

    “无妨,朕这双腿近来有了些知觉,全劳烦她费心了。”说到此处,他又去看八喜,“你到底打哪张”

    八喜突然被他问得吓了一哆嗦,手中牌连着倒了一片。

    “陛下我好像,好像胡了”

    时慢不信,手撑着牌桌起身,侧面站着的宫仆要去扶他,他却罢手不允,愣是自己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他急着去看八喜的牌,并未察觉其他人纷纷朝他投来震惊的目光。

    “诶,看来赌运和智慧的确不能同一而论。”

    他施施然欲要坐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撑着桌子站了起来。顿时愣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腿。

    不仅有了知觉,似乎还有针扎般的痛感缓缓浮出。

    “不宜久站,快扶陛下落座。”

    郭瑟第一个反应过来,宫仆马上上前扶了时慢坐回轮椅上,对面八喜已然忘记说话,不出片刻,眼眶里泪水打转。

    “今日真是大喜,也不知她们会不会回来。若能回来,便是双喜临门了。”

    直到此刻,时慢左侧坐着的大肚女人才懒懒开口,她顶着满头珠翠,坐久了不仅脖子酸,腰椎也酸,遂推掉牌,接着又道:“不打了,烦请郭先生帮陛下诊过腿后,也帮本宫请个平安脉。”

    郭瑟点了点头,一一应下。

    午时钟响,一群人站在洗宸宫外的玉柱子前,凭栏眺望。

    高高宫墙边的寒梅临风绽放,雪地素白,与那一片梅黄相得益彰。

    御林军撤得所剩无几,可他们一直没盼来期待已久的那两抹身影。

    等殿中席上菜凉,时慢才阖眼道:“不等了,都进去罢。”

    时慢没杀怀有唐风逍孩子的宫女,还封其为一品夫人。

    他知自己残了半生,难以有所出,时逢笑冒着极大的危险也要从他手中将唐雨遥救走,他能为她二人所做的,也只有这些罢了。

    新帝登基,减免重税归还百姓田土,又废除奴隶制,调遣大军往东剿匪,他做了唐雨遥幼年就想做而无力做的事,还了唐雨遥大蜀长治久安。

    他自幼随时正岚精练武艺,怎会看不清时逢笑那一刀走偏

    无非是身侧家人已寥寥无几,况他打小便疼爱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得紧。他不动声色放时逢笑走,便是纵了她最后这一回,还她以自由。

    他要的,已尽握手中。

    而时逢笑,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天涯渐远,他只能愿她,一身平安喜乐。

    “阿嚏”

    时逢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手中拿着的信也抖了抖。

    “不好,三哥肯定骂我了。”

    唐雨遥靠在她肩膀上,亲亲她的脸颊:“你若想回,我在此等你也行的。”

    容韶坐在不远处的矮凳上劈柴,闻声朝她二人看过去。

    “真是嫌命长,你要敢走,我就拐了你媳妇儿跑到天涯海角,让你寻不着。”

    时逢笑听后,搂着唐雨遥大笑起来。

    经历生死,看尽繁华。

    似乎她们都变得,比从前更好了。

    她回过头看向容韶,朝她挑眉。

    “以前我说了一句话,前半句已经失言,后半句,我得做到才行。”

    容韶不解,问她:“什么话”

    时逢笑趁唐雨遥愣神,吻了吻她的眉。

    “护她终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