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BL辣文 > 落榜秀才GL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51
    那一天,左相李锱没有上朝,说是去求见母后了,她无奈的笑笑,不认为母后会召见。待到下朝后,果然就见李锱贺外公守在门外。

    周十六远远看着,见他们和宫人一起离开,她有些奇怪地走过去,为什么要让宫人都退下呢,谁来照顾母后呢

    她走近门,听到里面传来哭声,好似是母后的,还有一道清浅又陌生的声音:我在,云凇乖,我回来了,我在,云凇云凇。

    云凇是母后的名字,莫名的,周十六脑海里闪过一幅画像,想起画像里的那个女子,和门里的这道声音渐渐重合,原本想要推门的手也默默放下。

    她转过身,心道母后应该会乖乖吃药了吧,想必很快就能痊愈了,她也就放心了。

    母后果然很快就痊愈了,但痊愈后的母后却不提上朝的事,甚至命朝臣起草起传位诏书了。

    仿佛才想起还有她这个女儿一般,母后在一天晚上召见了她。

    “我给你起名叫十六,是想等你到十六岁便传位与你,如今你虽然十五,但处理朝政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今后这个担子几交给你了,莫要让我失望。”

    母后说完便不再看她,眼神里只有那个站在身后的人,周十六也盯着这个出现在母后画像里的女人,她悄悄看了母后一眼,鬼使神差地冲这个女人道:“您您有话对我说吗”

    “殿下虽手握皇权,但切忌盲目以权压人,若今后遇到喜欢的人,记得问一句她愿不愿,不要觉得一道圣旨就可以决定别人的归属了。”

    并不深奥的话,却仿佛有着什么她听不懂的深意,周十六点头应下,从母后手里接过了那至高无上的皇权。

    母后走了,和那个女人一起走了,左相李锱请辞,众臣推举褚源,她点头应了。有江三言和褚源两位丞相辅佐,朝政轻松了许多。

    十八岁以后,朝臣们开始上书请求她广纳后宫,周十六又想起了母后,她趁着新年不用上朝,轻车简行,着便衣来到了母后隐居的地方。

    此地位于襄南府,名曰育林县,据说左丞相褚源的家乡就在这里,右丞相江三言与前左相李锱也经常来往此地。

    她低调的进城,甚至没有惊动县官,在护卫的带领下,一路来到育林县的县学里,护卫指了指前面的院子,母后就住在那里。

    周十六整理了一下衣冠,独自走上前去,院门半开着,她想起两年前在母后寝宫外偷听的经历,敲门的手又停了下来。

    院子里,母后背对着院门依偎在那个女人怀里,两个人小声说着什么,那个女人低头亲了下母后的眼角。

    母后伸手攀住了那个女人的脖子,那个女人把母后抱起来了,她抱着母后转过身去,用脚推开房门,却在关门的时候状似无意地回头看了一眼。

    周十六吓得连连后退,惊悸不已地消化着方才所看到的一切,时间在无声中溜走,不知过了多久,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

    “陛下。”李铢淡淡地唤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

    周十六也不在意她没有下跪:“母后她。”

    “她累了,睡着了。”

    周十六刚刚才降下温的脸又热了起来,她抬头看了眼天色,正午刚过,还是大白天:“你你对母后做做了什么”

    她应该理直气壮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人无声地打量中,她偃旗息鼓了,声音也逐渐小了下去。

    “能讲讲你和母后的故事吗”周十六想起自己的疑惑,她不想做被蒙在鼓里的人,她想知道母后和这个女人的过去。

    “陛下到这边坐吧。”李铢引着她走进学堂,相对坐在了里面。

    故事很短,却足够曲折,周十六揉了揉发酸的眼眶,沉默半晌闷声威胁了一句:“善待母后,不然朕定不饶你。”

    她走了,甚至没有和母后相见,回京的路上,她想着或许是可以纳后宫了,但不能广。

    楼上楼,周十六无比庆幸自己不早不晚的刚好饿了,她看着身穿小厮衣服的少女,眼睛一直围着少女的动作转。

    想起那个女人所讲的故事,她清了清嗓子道:“我叫周十六,周氏的周,十六的十六。”

    面前的少女毫无反应,仍旧一脸新奇地烫着菜,仿佛根本没听到她的话。

    周十六顿了顿又开口道:“姑娘,你应该报自己的芳名了”

    忙着服务客人的少女总算反应过来,她一脸问号地抬头,犹豫了一下答道:“江念酒,江水想念美酒的江念酒。”

    周十六面色一红,站起来道:“江姑娘,我可能是心悦你了,虽然你只是个小厮,但我不会嫌弃你,我会让你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人,不是,我会让你成为天底下最珍贵的女人,你可愿随我回宫”

    那个女人说了,要先问对方愿意不愿意。

    江念酒微微蹙眉,然后看傻子似的回了句:“你有病有病赶紧去治。”说完也没心思在这烫菜了,转身准备离开,仿佛周十六真的有病一样,让人避之不及。

    “朕没病。”

    周十六追出去,快步拦住了江念酒,她情急之下把腰间的玉佩扯下来:“这个给你,这是朕一直带在身上的,你能不能随朕进宫”

    “你自称是朕,还进宫我看你长得眉清目秀,怎么就喜欢做梦呢”江念酒气笑了,她伸手挑起周十六的下巴,目光充满可惜,好好的姑娘怎么就傻了呢

    “朕没做梦。”周十六深吸一口气,她不能以权压人,要忍住,侍卫见此都围了上来,生怕这个姑娘会伤害陛下。

    “知道本小姐是谁吗叫这么多人出来我就怕你啊,这里是楼上楼,东家之一的钱小乔是我姨母,当今右丞相是我姨,你敢动我一个试试。”江念酒被这些虎视眈眈的护卫盯得心里一慌,把小厮的帽子拿了下来,散下一头长发,音量也陡然提供,意图让酒楼里的人发现。

    周十六一愣,右丞相江三言一直夸她是个明君,也在上书请求纳后宫的大臣之列,这样一算,江丞相肯定会支持自己吧。

    她眼底一亮,这样就不算以权压人了吧:“好,朕随你去找江丞相,带路。”

    江念酒:“”一路被押到丞相府,最后糊里糊涂地跪在地上,她看着跪了一地的人,又看向目光灼灼的周十六,这个皇帝很傻很天真的样子。

    她抖着胆子试探问到:“民女有个问题要先问清楚,陛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可。”

    两个人走到角落,确认大家听不到了,江念酒才问到:“我随你回宫,先相处一下,不合适就送我回来,合适的话,今后只能有我一个妃子。”

    “可。”

    “到了床上,要听我的。”江念酒继续诱哄道。

    “可。”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走,我这就随你进宫。”

    作者有话要说:江念酒是江攸宁江小丫的孩子~

    本文到这里就结束了,若有修改就是在改错字,感谢同学们一路陪伴。

    看到有同学评论舍不得,作者忍不住矫情了,泪目,我也不舍,我们下篇见好不好,记得来,周一就开,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

    新文乞丐预言家,女主有点小金手指,慢热成长,兔子PK窝边草,我们下一篇不见不散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沉默是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沉默是金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倚歌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