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母亲的后宫 > 章节目录 母亲的后宫(1)
    作者:榛名凌2020/7/31字数:7611我叫零,今年17岁,“你的下一句是:是普普通通的中学生!”

    “呐尼?…但是,你错了!”

    虽然我不像某位17岁就一米九五头发长在帽子上满脸无敌的日本高中生一样出众,但是也绝不能算是“普通”。

    嘛~虽然这种“不普通”我本人非常讨厌就是了身高170,体重100斤,面容姣好身材纤细而高挑,这配置放在女性身上,那就是妥妥的高配问题是,????

    是男生……虽然本人的配置很难说是好是坏,但是我的家庭肯定是令人艳羡的存在我的母亲,早婚早育,17岁就生下了我;如今34岁的她,岁月完全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岁月对有的人意味着苍老,而在我母亲身上,留下的却是风韵。身高172厘米,拥有一双美丽的长腿,日常爱穿丝袜与高跟,职业是女警,因为职业的原因,母亲经常出入与健身房,拜锻炼所赐,36D的乳房至今仍高耸挺立,小腹上也能隐隐约约看到六块腹肌和美妙的人鱼线。虽然长年的警务工作让母亲有股凛然的气质,但是私底下母亲对我们姐北俩完完全全就是温柔的老妈,甚至有些过度溺爱我的姐姐,今年20岁,继承了母亲优秀的基因,同样有着170的高挑身材和清秀的外貌,成绩优秀不说,身体素质极其可怕,自幼在母亲职业的影响下学习格斗,在大学是散打社的社长。完完全全是女神的配置,很完美不是吗?

    但是,她是个变态暴力狂啊!从小就以陪练为由,日常暴打我这个北北,一开始因为她只练拳击,身为男生的我靠着身体优势还能不落下风。但自从她学习了巴西柔道之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拳击中菜鸟可以靠着运气和身体素质打中一两下训练有素的对手;柔道中则是完全技术的比拼,菜鸟的下场只有一种——被绞晕。当然一开始我也曾经和妈妈打过小报告,说姐姐日常欺负我,于是当晚夜急起尿时,就看到姐姐她坐在床头,温柔地看着我,但是为什么这么温柔的表情,眼睛却散发着猩红色的光啊啊啊…当晚,我在脱离尿布10年后,再一次…尿床了……嘛~虽然姐姐不太正常,啊不是,我是说姐姐美若天仙,我的家庭生活也算得上幸福和睦,除了我偶尔会拿母亲的丝袜自慰之外,生活也没什么波澜。嗯?

    我没有说过我是足控丝袜控吗?啊这…要是你老妈和我的一样,你也会变成丝袜足控的。顺带一提,我的性启蒙就是睡觉时鸡鸡摩擦到了母亲的腿,从此我就对女人的丝袜美腿不可自拔什么?你说我的老爹?不会有人不知道h文中主角没父亲这种常识吧?不会吧?不会吧?

    咳咳,话归正题,最近????很苦恼,因为我那美丽的妈妈,我的梦中情人,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啊不是,串戏中…总之我的母亲,最近被糟蹋了,白菜被猪拱了当然让人不爽,但是最让我头疼的是,那头混蛋母猪,是姐姐!

    我一向有早睡的习惯,可是两天前在死党的安利下,我在睡前看完了《炎拳》,于是我非常合理地失眠了正当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明天要怎么对安利我的死党使用炎拳的时候,一阵女性媚得出水的呻吟声传入我的耳朵,我心中一凛“淦哦我是不是看了AV没有关!”

    不对,????从不看这种东西,????的电脑里只有100多g的学习资料声音是姐姐房间里传来的,难道是姐姐在看小黄片?

    好啊,没想到你个学院女神也会看这种东西,本大爷今天就要逮你个正着,只要有了把柄,以后就不用当那个暴力女的人肉沙包了抱着这种想法,我蹑手蹑脚地走向了声音的发源地,也就是姐姐的房间在门边按下e侧身,我偷偷从门缝中望进去房间里的场景展现在我面前那一瞬间,我心里有些东西,啪地一下,破碎了……那是如同古代春宫图一样争奇斗艳的美景,两具绝色的女体正纠缠在一起,占据了骑乘位上方的姐姐身上未着片缕,羊脂玉般洁白的身体肆意展现着年轻的美丽;母亲虽然被姐姐压于身下,身体的魅力却完全没有落在下风,Dcup的乳房不服输地向上坚挺着,绯红色的乳首迫不及待地充血挺起,诉说着主人发情的事实;小腹的腹肌紧绷着微微颤抖,仿佛在用力抑制身体深处的快感;与在抑制快感的肌肉不同,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大长腿紧紧夹住姐姐的腰身,肆意展现着这具身体对快感的渴望姐姐仿佛渴水的雌兽一般,疯狂轻吻着母亲的嘴唇,索取着母亲的香涎,双手先是急不可耐地攀上母亲的乳房,肆意揉捏着曾经哺育自己的器官,在看到身下的熟女已经被玩弄地气喘吁吁的时候,立刻转换了目标。

    姐姐的手指在母亲的两腿间抽插,能够清晰地听见乳房挤压的声音以及汁液四溅的声音。

    “停…啊~停下来”可惜拒绝的话语配上迷醉的双眸和不时的娇喘完全没有说服力。

    母亲的身体颤抖个不停,仿佛力气早就在妈妈连续的挑逗中被带走,可是身体却又因为快感而不得不诚实地做出反应,玉足紧绷着,纤细的腰肢还在一个劲的摇晃迎合姐姐的玩弄17年来与母亲相处,她的美丽早已深深印在我心里,甚至我还经常幻想着母亲做爱时的样子,当作手冲的配菜。但是今天真正见识到母亲在床上千娇百媚的样子时,我还是被深深震撼了,这个女人,深陷于情欲之中的样子,竟是如此勾魂摄魄我的小兄北顺理成章地茁壮成长,但是我的眼睛却完全无法从正在交欢的两人身上移开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端倪,母亲脸上并不是享受快乐的表情,而是紧闭着眼睛咬着嘴唇,眼角还有眼泪划过,本来应该沉醉于快感的俏脸,现在却是悲怆的神情,放在姐姐胸前的双手并不是在爱抚亲生女儿,而是在用力将她推开母子连心,看到母亲的痛苦表情我仿佛也能感受到悲痛,这让我瞬间从性欲中清醒了不少“妈的!”我暗自骂着刚刚被色欲充斥内心的自己“要赶紧阻止这个变态强奸犯姐姐”

    我悄悄打开房门,对付武力值max现在明显还在狂暴状态的姐姐,必须一招制敌,否则可能会给我和妈妈带来更大的危险,谁知道这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从身后悄悄靠近姐姐,色欲熏心的她根本没有发现我,但是没想到母亲却睁开了眼睛,目光刚好停留在我身上“嘘”我将食指贴在嘴边,暗示她不要做声母亲读懂了我的暗示,她的嘴唇上下开合,似乎是想用唇语告诉我什么我尝试理解母亲的唇语“xing…nu…er…zi?奇怪,为什么会是性奴…儿子…”

    当我在脑中默念出这个词的瞬间,我的世界归于漆黑…我…失去了意识……(一个月前,姐姐去同学家过夜)(接下来不整活了)布置简洁的客厅内,一名单身的熟女母亲正将精心准备的饭菜端上桌。香气勾动着人的食欲,母亲看着自己的手艺,很是满意。这是都市的夜晚中非常寻常的一幕,但今天好像有些不同。

    时值冬日,窗外飞舞着漫天的白色雪花。夜色中,远处的霓虹灯闪烁着,射出斑斓的微弱光线。窗户的表面凝了一层淡淡的冰花,可房间内却很温暖,热气腾腾的饭菜将这个小小的家点缀的更加温馨。

    单身的母亲换上了黑色的长筒丝袜,穿着凉拖,她的上身是薄薄的毛线衣,浅黄色的衣服下依稀能看到一条黑色的蕾丝边胸罩。她已经很久没这么穿过了。

    母亲抬头看着孩子的房间,眼里涌出一股奇特的爱意。

    “今天……就是为你开苞的日子……”

    “出来吃饭啦!”

    我应了一声,从房间内走了出来。看到母亲的打扮,他不由的一愣。

    “妈,你怎么……”

    “好久没这么穿了,小零觉得妈妈穿成这样,还好看吗?”

    母亲露出迷人的微笑,胸前一抹雪白在眼前一闪而过,女人的性感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让我不由得有些晃神“好,好看……”目光扫过母亲的身体,不禁觉得口干舌燥。恋足的癖好让我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母亲那勾魂的黑丝玉足就在不远处,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黑色的纹路。

    “好漂亮啊……”

    似乎是神游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刚抬头,却见母亲正望着我,嘴角含笑做贼心虚的我赶忙避开了她的目光,可心底不由的窜起了一团火苗。我突然有种错觉,觉得房间里的温度在慢慢的上升,不过转念一想,恐怕是母亲的打扮刺激下的气血奔涌。

    从记事起,母亲的丝袜、内衣就经常丢在盆子里,上面附带的成熟女性的气息不断吸引着性意识刚觉醒的我。但我不觉得母亲的贴身衣物有什么异味,正相反,那些丝袜、内衣散发出的芳香总是让我睡不着,半夜里翻来覆去。有时甚至会做春梦,而梦的对象就是母亲。做过春梦后,第二天伴随而来的就是自责,可每当回味起那刺激的快感时,我都会忍不住再次去发泄。

    如此一来更是增添了我对母亲的憧憬与爱慕。随着年龄慢慢增长,我的胆子也大了些,和母亲嬉闹的时候,我总装作不经意触碰到母亲的大腿,而母亲却仿佛刻意忽视了我的小动作,虽然猜不透母亲的心思但这也放纵着我,让我变得更加大胆。

    “嘿,我的小帅哥”母亲的调侃让我回过神,一看桌上,她已经为我倒了一杯红酒,笑了笑:“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需要庆祝。”

    我有点不明所以,但是在如斯美人的邀请下,还是接过酒杯,有些不解地看着接着母亲。她也为自己倒了一杯酒,随后优雅的抬头,鲜红的液体顺着透明的酒杯滑入她性感的红唇,接着流入喉管。白皙的脖颈在光晕下微微扭动,一瞬间我看的入迷。从小到大,我从没见过母亲这么妩媚动人的样子。

    “该你了。”

    母亲的脸上带了点红晕,眸子亮晶晶的,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樶…薪…發…吥………“好啦妈妈”

    顺从的喝了一口,酒中带着点奇怪的甜味,液体入喉,我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烫,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什…什么?”

    虽然能看到母亲在对面说着什么,带着亲昵的神色,可脑袋却晕乎乎的,没能听清她说的话。

    就在我还有些迷糊的时候,母亲已走到了面前,伴随着娇躯,香气扑面而来。

    我一低头,立刻对上了母亲的眼眸。

    “好漂亮…”感觉到心神猛地一震,思绪几乎立刻被她那带着些璀璨光芒的奇异眸子占领。

    “小零……是不是喜欢我的身体呢?”

    虽然醉意朦胧,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母亲的手抚上胸膛,轻轻的滑过。敏感的刺激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如此直白的对话让大脑陷入了迟钝,几乎无法作出什么反应。

    “是的…我……妈妈……”

    大脑突然不受控制地吐露真言,不禁让我有些慌乱“我可是发现小零的小动作了~”

    母亲柔柔的笑着,她的俏脸上也带着些酒后的美丽红晕,呵气如兰。感受到母亲的气息扑在脸上,我觉得身体隐隐作颤。甚至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抱紧她。

    可母亲却忽然退后,巧妙的避开了我的怀抱。香气瞬间消散,母亲却向后仰倒,娇躯顿时陷入了柔软的沙发内,两条修长的黑丝腿慢慢的抬起,搁到了沙发的另一边。

    “小零,帮妈妈揉揉脚吧~可以吗?”

    猛地咽了咽口水,我不可置信的朝母亲看去,却迎上了她暧昧的目光。

    心头一震,我觉得被衣服遮盖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只能服从着母亲的命令,失神般朝着他走去。

    此时母亲正怜爱的注视着我,看着自己培养了十七年的孩子,目光难掩火热。

    英挺的鼻梁,有些柔软的面部线条,已经发育的身体摆脱了曾经的青涩,多么让人忍不住想玷污的躯体啊!她好似打量着自己的猎物,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想着即将发生的事,她不禁兴奋的低吟出声。

    我来到了沙发旁,蹲在母亲的脚边。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玉足,我的身体不自觉起了反应。

    “来~”

    耳畔传来母亲柔媚的声线,看着被黑丝包裹的纤细玉足,颤抖的伸出了手,握住了那滑嫩的小脚。

    “嗯~”

    触碰到母亲的一瞬间,微微的哼鸣从她的鼻腔中哼出,我的欲火被这极淡的呻吟声瞬间点燃,激动的捧着母亲的玉足,轻轻的抚摸、按压着她的小脚,极力克制自己的欲望。只需要轻轻地耸动鼻翼,淡淡芬芳就从母亲玉足上传来,让我忍不住想呼吸更多的香味,可即便我有意控制,房间里还是响起了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小零不舒服吗?”

    母亲的脚趾微微扭动,透过黑丝,我能清楚地看到那白皙的脚趾,圆润的指尖,还有看起来俏皮可爱的微圆形脚指甲,秀美而干净,完美的足弓更是散发着性感的诱惑,我几乎控制不了的想低头狠狠嗅闻那令人迷醉的气味。

    “难道小零嫌弃妈妈的脚吗?”

    耳边传来母亲的调笑,玉足则在手心中扭动,阵阵浓郁的香气混合着成熟女性的体香传入脑海,我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下,理智在香味的催眠下输给了欲望,我控制不了的慢慢的低头,朝着母亲的玉足贴去。

    “妈妈知道,小零喜欢我的脚,喜欢到想要把它当做主人,想要深深地闻,想要仔细地舔,对吗?”

    母亲的语气依旧温柔,却多了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是的…喜欢妈妈的脚…”

    余光中,我看到母亲嘴角噙起满意的媚笑。她既不制止,却也不顺从我的动作,玉足从手中滑走,勾引着我向前追去,我有些急躁的想要再次抱住母亲的脚,却始终触而不得,不知道是不是被我那笨拙的样子逗笑了,母亲也忍不住笑出声终于,母亲停止了挑逗,将黑丝玉足再次放入了我的掌心,感受到母亲带着期待、默许的目光,我又觉得房间内的温度在缓缓上升,黑丝足底也分泌出带着微酸气息的汗味,混着原本的体香,驱动着我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捧起了母亲的脚,然后颤抖的将自己脸庞贴向了她的脚尖。

    “唔……”

    满足的快意在心底爆发,我不由的发出了声意味不明的呻吟。鼻尖在母亲的脚趾间翕动,浓郁的足部味道冲入鼻腔,接着猛地灌入他的肺部,我的身体兴奋的发抖,肉棒在不知不觉间竟挺了起来,将裤子顶起了个小帐篷。

    “原来你喜欢这样~”

    母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她扭动足尖,用脚趾拨弄我的鼻梁,刺激的我不停颤抖。

    “没想到小零竟然喜欢妈妈的脚~还出了点汗呢,你不嫌脏呀~”

    “不……不脏!我喜欢妈妈的脚!”

    伴随着急促的呼吸着,我闭着眼,沉迷在性感的玉足之下,大口呼吸母亲足底的气味,肉棒因为兴奋而分泌出大量透明的前列腺液。母亲淫荡的笑了,这位性感美丽的母亲爱怜的注视着自己的孩子,一想到他竟因自己的玉足而勃起,羞耻中带着兴奋的她就忍不住微微颤抖。我几乎可以看到母亲两腿间分泌出带着淫香的爱液,沾湿了她的底裤。

    “再凑过来点~”

    母亲的眼神闪亮,对我轻声说道,接收到命令的我顺从的靠向前,却没想到母亲恶作剧般用力,两只微香的玉足顿时完整的贴在了脸上,一左一右,不留一丝缝隙,完完全全将我的脸给盖住了。

    “呜呜……”

    发出了兴奋到极致的叫唤声,手也忍不住胡乱的抚摸着母亲的玉足,顺着她纤细的小腿,滑向她那饱满丰腴的大腿内侧。顺滑的黑丝带来绵缠的触感,感受着脚上的味道浓郁的无以复加,简直要彻底包裹住脑子里所有感受神经。

    “嗯……喜欢吗?”

    母亲她惬意的向后倚靠在柔软的沙发内,媚眼中满是浓浓的戏谑之意。而我只能捧着她的玉足拼命嗅闻、拱动,淡淡的搔痒感逗的母亲笑个不停。

    “为什么不舔舔看呢~”

    听到母亲柔柔的声音在耳边环绕,我的心怦怦直跳着,身体因为剧烈的刺激而大幅痉挛。五感都被母亲的玉足席卷,我捧着她的脚,颤抖着伸出了舌头,然后缓慢的舔过母亲的脚趾。

    “啊……”

    听到母亲的娇喘,我仿佛被无形的力量驱动着,如鱼得水般更加用力地舔着母亲脚趾也主动向我口中伸去,浓郁的气味立刻传遍了口腔,微微酸甜的汗液在口中融化,“啪~”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断开的声音,我彻底放开了束缚,疯狂的舔弄母亲的玉足。尽管隔着薄薄的黑丝,我依然舔的很起劲,他的肉棒在颤动,也因兴奋而欢呼着。

    “嗯……小零的舌头好厉害……舔的妈妈好舒服~”

    耳边不断传来母亲的挑逗,我受到鼓励般含住她的脚趾,接着舔过她的脚心,连圆润的脚跟也疯狂的含着舔弄了一番,没多久,眼前黑丝已经变得湿漉漉的,母亲的小穴也变得更加湿润。

    “小零是不是也喜欢妈妈的丝袜呀~”

    感受着母亲的脚趾在嘴里挑弄,我抬起头,看到她露出顽皮的神色,五根白嫩的脚趾撑开薄薄的黑丝袜,舌头被夹住了,我想回答却说不了话,看着我的窘迫样子,母亲反而笑得更开心了。

    “呜……是……是的……”

    “我是怎么了?”此刻,我已经被母亲调教的迷上了她的玉足,再也不觉羞耻,更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想这样的问题,反而兴奋地配合着母亲的动作。

    “妈妈和你说过,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哦~”

    母亲将脚抽了出来,在半空转着圈儿,挑逗着我“妈妈想要夺走小零的第一次,小零觉得呢~”

    “我,我愿意……”

    眼睛无法离开母亲的脚,我已经没有考虑的能力,闻言后,母亲妩媚的笑了。

    她坐起了身,脱下已经浸湿的丝袜,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用玉足勾起我的下巴。

    “来,到妈妈跟前~”

    顺从的来到了母亲面前,在她的示意下岔开了双腿,坐在地面上。

    “给妈妈看看你的宝贝~”

    服从,是我唯一能想的东西,麻溜的脱掉了裤子,欲望刺激下,我更是没有感到一丝因阳具暴露而产生的羞耻。肉棒脱离了束缚后矫健的弹了出来,抬着头,直挺挺的朝着自己的主人。青筋四伏,肉棒因母亲的挑逗而涨得通红,尺寸硕大,颤抖着渴望主人双脚的临幸。我看到母亲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淫穴更是燥热难耐。

    “要来了哦~”

    她媚笑着,看着我,玉足向下压去,肉棒从足跟一直摩擦而上,滑过脚心,最后被脚趾夹在了中间。龟头分泌的透明黏液涂抹在脚上,肉棒轻易的滑入大脚趾间,紧接着母亲开始小幅的上下搓动肉棒。

    “啊……啊……”

    在刺激下,我忍不住呻吟起来,从没体验过的新奇感配合着肉棒被玉足慰藉的快感让我甚至爽的微微失神,身体失去了力气,只能看着母亲的动作,体会着肉棒被白嫩的脚趾夹在中间摩擦的兴奋感觉。

    “小零的肉棒流了好多水呢~”

    肉棒在母亲挑逗的演绎下颤抖着,而她看着自己儿子红肿的肉棒,也忍不住伸手,摩擦着淫水肆溢的小穴。

    “妈妈的脚都被你舔湿了,都快要能用你的口水当润滑剂了~”

    “没想到小零竟然喜欢妈妈的脚~还替妈妈用嘴按摩脚呢~”

    “嗯~小零的肉棒好粗~在妈妈的脚底好烫~”

    “把第一次交给妈妈吧~”

    醉人的香气在房间内弥漫,感受着母亲纵情的娇喘挑逗,脚下的动作越来越快,力度也逐渐变大,我也在玉足的搓动下不停的低吼,分开的两腿时不时抽动一下,那是射精的前奏。

    “准备好最后的冲刺了吗?”

    感觉到母亲的一只脚踩在小腹上,另一只脚压在肉棒的输精管上,踩着肉棒,她稍稍用力,肉棒便被两只玉足夹在了中间。紧接着,踩着肉棒的那只玉足开始飞速的摩擦。

    “啊……妈妈……”

    “啊!啊!!要……要射了!”

    我抛弃了所有自尊与羞耻大声叫着,粗重的喘息越来越急促,肉棒在美足的撸动下开始痉挛!强烈的快感猛地席卷我的大脑,母亲似乎也在配合着我,脚底再度加大了撸动的力度,短短几秒过后,肉棒便狠狠抽动起来,顿时,大量滚烫粘稠的白色精液顺着输精管喷涌而出,“噗噗噗”的射在了脚底上!

    “啊……”

    不由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身体猛地软了下去,肉棒在大量的喷精后也变得软绵绵的,耷拉在胯间,只有粘稠的精液从母亲的脚心慢慢滴落在地板上……看着在自己脚下射精的儿子,母亲心中不由涌过一股变态般的浓浓快意,她兴奋的继续揉踩肉棒,很快就让它再度恢复了雄风。此时发泄过欲望的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但感受着玉足继续揉动肉棒,熟悉的快感再度侵蚀了我,只听到耳边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射精…高潮…服从”

    “听到性奴儿子…进入催眠状态…”

    母亲在说什么?不知道了,思考好难,好累…总之,听母亲的话就好了…我的世界归于漆黑…我…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