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饿狼的狩猎场:真实篇 > 章节目录 饿狼的狩猎场:真实篇(2)
    饿狼的狩猎场:真实篇(2)迷奸谨慎小心的女大学生,在她男朋友眼前艹她2020年7月31日(足控、迷奸、写实、夫前犯)作者:aaazjn字数:13100第二章我叫孙伟,今年二十七岁,一米八的个子,样貌小帅,平日里和女孩子也挺聊得来的,在一个外贸公司做销售工作,交过两个女朋友,不过都谈了几个月就分了。

    而我平时除了业务要求外,平日里也没什么吸烟酗酒的爱好,偶尔还会去健身房做一下运动保持身材,在周围人眼里,我一直是个外在条件不错,说话幽默风趣,性格温和有礼的三好青年,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我的另外一面——我黑暗的一面。

    就像每个人都有着一些特殊癖好一样,我也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小小爱好,比如说,我喜欢迷奸,特别喜好在昏睡不醒的女孩子身上驰骋,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尽情玩弄她那可爱的玲珑娇躯。

    世上的一切皆有来源,古怪的性癖也是如此。

    我喜欢神不知鬼不觉玩弄女孩子的爱好或许是来源于我童年时,对异性刚有懵懂向往之情的那段日子里,偶然在某不正经的杂志上瞥见过的迷药广告。

    当然,也是拜当时某些电视剧里用迷香一吹就迷晕侠女的剧情所致。

    看了那些个不正经的广告,联想能力丰富的我小时候就幻想着把小报上描写的催情或迷药给下到女同学的杯子里边,然后在女同学昏睡之后,趁其不备好好玩弄对方充满了神秘感的娇嫩胴体。不过小孩子有贼心没贼胆,我既没有按广告上标注的电话拨打咨询,也根本不敢把自己的犯罪意图付诸实践。

    所以在工作之前的我对于迷奸不过是幻想,意淫居多。

    但在工作之后,我偶然间在网上找到了一些迷奸资源,顿时,我小时候的邪恶意念就被勾引出来。

    鬼使神差的,被满脑子欲望支配的我经过多番查询和搜索,终于历经艰难,通过网购买到了一些真正的迷药。

    买到药后就是实践了。

    自上一次成功迷奸了公司的同事后,我后边又陆陆续续玩了几个妹子,但过程都没什么起伏,直到这一次,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那天刚下班回到家,按例打开电脑,刚登录我的小号专用企鹅,就发现屏幕的右下角有个熟悉的头像在闪烁,是一条黄色的狗头鱼。

    “今天晚上有个局,你来不来?”

    看发送时间是下午3点,已经过去差不多2小时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好同伙,不过我还是回了他一句:“看情况咯,最近渠道那么紧张,太丑我可不想浪费存货。”

    他的企鹅名叫“一江春水”,年纪不大,比我还小1岁,却已经是一个同城的老司机了,我和他合作过好几次,都挺愉快的,性癖也差不多,关系很好,别人叫他老钱,他叫我“孙哥”,我叫他“阿钱”。是个挺有精神的小伙子。

    我等了2分钟,见他没有回复,就去洗了个澡,再回来的时候,屏幕上的聊天框里已经多了条信息:“哥,你啥时候见我玩过歪瓜裂枣啦?真丑我也没脸找你。”

    看时间是五分钟前,我也不和他磨叽,单刀直入:“照片呢?没图言吊。”

    “嘿,马上给你发。”

    另一边的回复速度很快,我心情倒也平静,横竖玩了那么久,也不差一两回,就转身倒了杯水,等倒完水回来,阿钱已经给我火速发了三张照片过来。

    我第一眼看过去还不觉得稀奇,第二眼已经提起了兴趣,抬手在聊天框里打下几个字:“卧槽!你小子可以啊,这么极品的妞,哪骗来的?”

    出现在我屏幕中的三张照片都是同一个女孩,照片里的少女站在江边亭亭玉立,白色上衣,宝蓝色的七分裤,脚上是白色的休闲板鞋,鞋帮左右,露着一圈素白色的棉袜花边,在裤腿之间,还露着一节如玉似的小腿,穿的很邻家,脸小小的,巴掌大,及肩发,面对镜头巧笑嫣然,虽然画着淡妆,但一点看不出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纯很靓。

    三张照片大同小异,都是站在江边不同角度拍的,不过从照片来看,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女孩的颜值都非常能打,就算有着相机美颜加成,想来真人也不会太差。

    “网上聊的一个大学生,以前学校的学妹,之前约出来玩过两次,不过都没机会加油,这次总算说服她过来吃饭唱K了,今天机会挺大。”

    “挺好”

    我啪啪啪的敲着键盘,心中激动:“那我什么时候过去,是事后,还是事前?”

    “事前,一起吃个饭呗,孙哥,为了开这一豪车,委屈你做个司机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

    我发完这段话后,一分钟后,阿钱就给我发来了地址:“我们先吃饭,然后去KTV。”

    “到时候我会喝酒,得你开车带我们一程。”

    “没问题。”

    我把地址输入手机导航,确定路线后,整理了一下家中的情趣玩具,把它们统统装包,就上了路。

    半小时后,我把车在饭店门前停好,找到阿钱订好的包厢,推开门,出乎意料的,里面已经坐了四个人了。

    阿钱坐在靠门的左侧,在他左手边的是个梳着个中分头的帅小伙,年纪肯定不大,唇边还长着几根没剃干净的绒毛,刚刚成年的样子。

    在帅小伙的左手边坐着的就是我之前在企鹅上见过照片的美女,现实中看上去更显诱人,尤其是今天她穿着一件碎花的吊带长裙,上身搭了一件半镂空的白色小披肩,隐隐约约露出里边的粉色小吊带,乌黑亮丽的秀发披散着,梳在脑后,额前留了一束刘海,用草莓样的发卡夹了,性感中带着点小可爱,清纯中带着一丝大诱惑。

    我想偷偷去瞧这大美人今天穿了什么鞋袜,不过恰巧被桌布挡住了视线,有些遗憾,不过今天一亲芳泽的机会都有,倒也不在乎这么一点小小眼福。看完了左边,我往右边看去,也坐着一个颜值不错的小妹子,圆圆的鹅蛋脸,同样乌黑的秀发扎了一个长长的,快到腰部的麻花辫,发尾用一个红色的小蝴蝶结绑了,煞是可爱。

    她此刻正低着头,在那自顾自的玩手机,没涂指甲油的十根玉指白白嫩嫩,只看粉糯糯的侧脸,年级应该也不大,就算阿钱还没说,我也能猜到应当是和之前的大美人一个学校里的同学。

    “不给我介绍一下?”

    我给阿钱递了个眼神,找了个就近的座位坐了,正好是在鹅蛋脸的小妹子身边,我坐下的时候她朝我瞥了一眼,但是没有说话。

    “这位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小阮。”

    阿钱先指了指大美人,又指了指她身旁的那个大男孩:“小军,小阮的男朋友。”

    “还有你旁边的美女,紫衣。”

    “紫衣,听起来特别有诗意哈。”

    我笑着和一旁的小妹子打趣,来包厢之前,我的目标本来是小阮这个大美人,但到了包厢之后,我发现紫衣确实是个意外之喜,只因她的形貌特合我口味。不甚高挑的娇小个子,雪白粉嫩的皮肤一眼看上去和果冻一样Q弹,也不知道摸上去是何种手感。身高不高,胸却不算小,隔着衣服鼓鼓囊囊的,比大美人的B胸起码要大上一个号,可以算的上是童颜巨乳。

    而且她今天穿着一件日系风格的背带裙,上半身是一件带蕾丝边的白色衬衫,长到膝盖之上的裙子不短不长,桌下交叉着向内点地的小腿纤细光洁,还套着一层我最喜爱的过膝长袜,与裙袂形成了一段肉感细腻的绝对领域。我仔细看去,袜子的质地是那种微微透肉的黑色薄丝,再往下延伸,临到终点的是一双高帮的黑白色匡威鞋,充满了学生气的同时,带给我的吸引力却一点不比我同事常穿的那双银色的细长高跟要少。

    “点过菜了没有。”

    我问阿钱,他冲我点了点头,说:“这位孙哥唱K有一手,等会大家等着一起听歌王献唱怎么样?”

    我自然是在言语上推辞了一下,顺带和阿钱插科打诨了一番,饭桌上的气氛倒是活跃了一些。

    吃饭的过程不提,我们五个人也就是随便闲聊,而且时间还早,阿钱显然不准备现在动手。

    等到用过晚饭,一行五人吃了个八分饱之后,我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阿钱早已订好包厢的KTV。我当仁不让的上来点了几首歌,唱歌我还是有点自信的,等到几首歌唱完,随着掌声响起,包厢里的两个妹子情绪有些破冰,初时阿钱撺掇着小阮唱歌,她推掉了,阿钱又去找紫衣,紫衣一直低着头在手机点来点去,没有搭他话,阿钱也是个人精,见两个妹子都搞不定,就去找小帅哥的麻烦,三言两语拉上了小阮,让他两一起唱首情歌,小情侣拗不过阿钱的热情,就挑了一首《只对你有感觉》,趁着两人唱歌的机会,我空下来坐到一边,掏出手机给阿钱发了条短消息:“怎么今天那么多人?”

    很快,阿钱也掏出了手机:“我也没想到啊,这妹子小心的很,之前不和我说,临到头了和我说会带男友和闺蜜,我又不好拒绝。”

    “那等下怎么办?”

    按往常经验,我觉得今天晚上大概率是没戏了。当然老司机了,也不会失望,稍稍遗憾一点,下次再来过就是。

    所以我也放宽心,就当欣赏美女。放下手机,拿眼去瞧我之前就很感兴趣的事——今天小阮这个大美人穿了什么鞋。

    没有让我失望。可能是因为有了男朋友吧,小阮比紫衣在穿衣风格方面是要更加大胆一些的,她今天蹬着的是一对酒红色的细带高跟凉鞋,丝织的细带捆在小脚腕上,迎着包厢里略微暗淡的氛围灯,我隐隐瞧见她的足部皮肤泛着浅色的光亮,我料想她应当是穿了一层薄薄的肉丝袜,再拿眼去细细瞧了,小阮的十个趾甲上还涂了亮晶晶的紫色指甲油,脚步摇曳间,颇有种勾人心神的妖冶味道。

    “真够骚的。”

    我打了一串字发给阿钱:“要是今晚拿不下是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两个大美妞。”

    “唉,我也没想到的。”

    阿钱打字的时候表情管理的很好,一点也看不出他的失落:“谁知道这妞这么小心,出来玩还要带保镖。”

    “把保镖一起放翻了不就好了。”

    我开了个玩笑。

    “我再试试吧,实在不行也就只能算了。”

    他发了个摊手的表情过来,然后我就见他收了手机,走出包厢外,不多时,他又回了包厢,身后还跟着个KTV的服务员,推着个小车,拉进来两箱啤酒。

    “小阮,你之前在网上和我吹酒量,今天到手底下见真章的时候了!”

    阿钱拿出两瓶啤酒,放在桌上。一旁的紫衣吃着果盘玩着手机,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好像一个局外人。

    我有心拉她入场,就凑过去和她说:“紫衣小姐姐,不喝一点吗?”

    她看我的眼神有点儿生分,瞧上去是个警惕心很重的内向妹子:“我不喝酒的。”

    我仍是不想放弃:“不喝酒,喝果汁吗?”

    “不喝。”她摇摇头:“我喝水就够了。”

    这么难搞?

    我心说紫衣小妹妹看起来涉世未深,没想到如此小心,看来今天晚上的大事一个不好得砸这妹子手上。

    不过两次劝来,都遭到拒绝,如果表现的太过明显难免会遭怀疑,我只好暂且放弃,又和阿钱小阮小军点了几首歌轮流唱。阿钱和小阮则玩上了骰子,在那一口一杯的喝着,不过光放倒了小阮显然不行,阿钱有心叫上小军一起,可小军肯定是带着护花任务过来玩的,一直推脱着不愿意喝酒,几次下来,阿钱故作生气,举着酒瓶放在小军的面上,和他大声说道:“哪个男人不喝酒的,来,小伙子,我看你身体这么壮,长的那么帅,别连喝酒都不会!”

    “钱哥,我真不喝的。”

    他连连摆手,可另有目的的阿钱哪能放过他:“你就说你成年没有?”

    小军点了点头,阿钱立刻得寸进尺:“那就喝!我还当你小孩子呢,没成年,不敢喝。都成年了喝口酒又怎么样?”

    “你看看你女朋友。”阿钱不光是要言语逼迫,他还扯上了小阮用来激将,“你瞧她,一个女孩子都能喝一瓶,你一个大老爷们至少得二瓶起步吧?”

    “大老爷们的,喝个酒都不会,以后怎么闯社会啊?”

    他说着,把小军面前的酒瓶拿起来,倒在杯子里,KTV里的啤酒普遍比较小号,倒了一杯子后,酒瓶里大概大概还剩下一半,阿钱举起酒杯,对着小军说:“那这样,我帮你喝一半总行了吧,你再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小军没法,只得咕咚咕咚的喝了剩下半瓶啤酒。

    喝完之后,小军喝的急,打了个酒嗝。不一会儿脸上就泛起红来,看来酒量确实不咋的。

    不过之后阿钱真的没在找小军,只和小阮玩骰子,小阮骰子技术差,输多赢少,两箱啤酒起码有一半进了她的肚子,小脸通红着,上完几次厕所,走起路也有点摇摇晃晃。

    我看小军虽然只喝了半瓶,但过了大概半小时,就瘫在沙发上不动了,心里已经有了点数,掏出手机,给阿钱发了条消息:“你什么时候下的药?”

    “就我倒酒的时候,我往瓶子里塞了一个。”

    阿钱回复的很快,看起来他酒喝多了之后也有点激动:“小阮也快倒了,我刚才找机会给她下了两个,肯定得睡到明天中午。”

    “那紫衣怎么办?”

    我偷偷瞥了一眼玩手机正入神的紫衣,她的脸颊也是红红的,不过和小阮与小军喝酒上头不一样,她是那种天生的腮红,一笑起来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特别清纯可爱。

    “找个机会灌翻。”

    阿钱的主意很是简单粗暴。

    “不行,她太小心了,酒不喝,饮料不喝。放水里太明显了,沉淀很多的,她肯定会觉得不对劲。”

    “能不能支开?”

    阿钱对这种怎么也撬不开嘴的蚌壳没什么好办法:“可惜了,搞不定她我们今晚上估计玩不了。”

    眼见着软肉在前,吃不上的感觉实在差劲极了,我也是抓耳挠腮,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不然我再问问。”

    于是,我故意点了几杯软饮,心想饮料到了面前,总该喝了吧,没想到紫衣真就油盐不进:“我不喝冰的。”

    我又买了不冰的,放在她面前,她又找了个新的理由拒绝:“我今天不渴,不要给我买饮料了,我今天不喝的。”

    好吧。我一拍手,彻底没了法子。

    就这么磨磨蹭蹭的,想要找机会的我们两个一直等着紫衣的破绽出现,没想到她一个看似最好对付的小妹子竟成了我们两个老司机的最大阻碍,小军和小阮药力已经上来,走路都走不直了,得人搀着走,紫衣玩了几个小时的手机,却不见一点疲惫,非常精神,精神到我和阿钱都很绝望。

    难道今晚就这么算了?

    不行!

    我发了狠,一定要找到机会。

    等我们五人上了车,阿钱翻出早就定好的酒店地址,在车上,我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排的三个人,小军头一点一点的,困倦的眼皮张也张不开,小阮早就歪头靠在了小军的肩膀上,头发凌乱,睡的正香。紫衣一双眼炯炯有神,让我想起了守护领地的小猫咪,貌似软萌的外表下,也藏着尖锐的爪牙和异常灵敏的警觉。

    从没有一段路能让我如此渴望可以开的更久一点,毕竟时间拖一会是一会,一直希望从中能够找到机会的我到底还是没能成功。

    我们到了。

    阿钱定了二个房间,按理是两个妹子一间,小军,我,阿钱一间,这时阿钱提出定了三个房间,想让紫衣和小阮分开,一人一间。

    “让小军去睡一间咯。”

    她又拒绝了。

    又!

    我看着紫衣精致小巧的俏丽五官,竟气的牙根发痒。

    可恶啊!

    我和阿钱对视一眼,他的眼底流露出无奈。看来今天到此为止了。

    紫衣甚至连小阮都不让阿钱扶,她个子小小的,力气不小。扶着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妹子,也不见吃力。

    我让阿钱先把小军送上去,我再想想办法。

    他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对我轻声说了句:“兄北,实在不行就下次吧,那小妞太难搞了。过几天我找个她不在的机会,再找你开车。”

    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看着几人走进酒店的背影,我不甘心。平日里没有抽烟习惯的我此刻都想找根烟来缓解一下郁闷的情绪:“有机会搞定你看我不把你艹的第二天合不拢腿。”

    “紫衣是么,我记住你了。”

    我回想起紫衣饭桌下那双娇小玲珑,穿着黑丝匡威的小小玉足,心头一股火轰然烧起,怎么样也得想找个法子,不是为了艹小阮,就是为了玩到这警惕心十足的漂亮小妞,把她全身都给玩遍,用指甲狠狠的在她的小脚足心里刮上两下方能解恨。

    可是她不喝啊,该怎么办呢?

    我环顾四周,忽然间,目光在一个店面上停顿了下来。

    ……砰砰砰。

    我敲响了妹子房间的门。

    “有什么事?”

    …樶…薪…發…吥………开门的是紫衣,语气不是很友好。她好像正要准备洗澡,我见她把匡威脱了,黑丝脚丫趿拉着酒店拖鞋,门只开了一道小缝,她只在门后露出一道人影,一只眼睛,娇俏的小脚丫也看的不是很清楚,看得出来,她对我戒心很强。

    “给你们带了夜宵。”

    “小军说你喜欢吃这个,特地给你买的。”我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她狐疑的看了两眼,还是接过,“小军?”

    “对。他刚才醒了,肚子饿,就顺带给你们也买了夜宵吃。”

    “哦,那谢谢你了。”她的感谢不咸不淡的,没什么诚意。

    “我走了,早点睡。”

    我见她收下,知道多说也是碰钉子,也就断了交流的想法,回了和阿钱同住的房间。

    “怎么样,成功了吗?”

    他表情急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见我进来,就飞身扑了上来问我。

    “她拿进去了。”

    我吸了口气,找了个床坐下,问阿钱:“房卡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他变魔术一样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卡片,我知道这是他的绝招,通过网上购买的取电卡偷偷换下真正的房卡,等会就靠这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完事以后再换回来,可谓得上是瞒天过海了。

    不过怎么有两张?

    我奇怪的看向他手中的房卡:“你把小伙子房间的房卡拿来做什么?”

    “等会玩个游戏。”阿钱很猥琐的邪笑两声,“你肯定也会觉得刺激的。”

    “装神弄鬼。”

    我不想理阿钱脑子里的奇思妙想,只想着紫衣小妹会不会中计。

    夜宵的种类确实是小军说的,阿钱使了吃奶的劲把他摇醒问的。就是里面的料有点儿特殊,其中的一块奶油蛋糕上,我把药粉磨碎了,当成糖霜洒在上面,根本看不出来。

    如果紫衣贪嘴,她谨慎了一晚上也得功亏一篑。

    我就坐在床上等着,期间阿钱还下去买了卷胶带回来。我不管他,等到晚上十二点了,我让他给小阮打个电话。

    “没接。”

    “再打一个。”事到临头,我一点也不急。

    第二个电话也没接。

    “差不多了。”

    我和他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喜悦。

    “你去还是我去?”

    他没有回我,只是把房卡塞进了我手里。

    “好小子,胆子真小。”我笑骂了他一句,走到门外,拿房卡开了隔壁的房门。

    房间里黑乎乎的,没有开灯,只有小妹子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作响。

    这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平日里再文静的妹子也难免要打呼。

    我摸着黑,来到床边,低头看了眼脚底,房间的一角放着一双匡威鞋,是紫衣的。

    我不急着给妹子加药,先是来到鞋边,捡起来朝里边看去,鞋子里赛了两条黑丝,我拿起来凑到鼻尖嗅了嗅,淡淡的酸味混杂着一股妹子的体香气,有点像是牛奶的味道,非常好闻,也非常刺激。

    看来妹子经常拿牛奶泡脚。我做了个不怎么靠谱的判断。

    我趴在来到床边,小阮的足底正好对着我的鼻子,我也凑上去吸了一口,一股皮革加上足汗的酸臭味道,比紫衣小姑娘的丝袜臭多了,但别有另一种风味在里面。

    我觉得阿钱应该会喜欢。

    时间不早了,得早点行动。我拿出准备好的药物,本来按以前的做法,我应该是拿纱布或者卫生纸的,但这次我不要,我得在紫衣身上找点场子回来,我要在她身上玩更过分的!

    我蹑手蹑脚的走上前,黑暗里,她睡的很香,侧身半趴着,圆润的小屁股拿一条短短的睡裙遮住,但稍拿手一撩,纯白色的小内内就藏不住了。

    紫衣的小内内属于很保守的款式,有点儿老土。我想着等会给她换条丁字裤,不然岂不是可惜了这么挺翘的大屁股吗?

    我轻手轻脚的拿手指勾着她内裤的边,缓缓的,缓缓的,往下扒去。因为害怕她又出幺蛾子,我给她下的药比阿钱给小阮小军的还要多,她如今睡的也更沉,慢慢的,我把她的内裤扒到了脚腕上,再一拉扯,就彻底罢了工。

    “毛毛挺少的。”

    “小逼长的挺好看。”

    我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借着光去看她光溜溜的小穴,白白嫩嫩,又十分饱满的两片阴唇上没什么毛,只高起的耻丘长着一小撮,我伸手揉了两把,手感非常舒适。

    我又去找她的雏菊,如我所料的没有痔疮,几个皱褶细细小小的,非常干净。

    我拿手摸了一下,小姑娘有了动静,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把身子翻了过来,正面躺着,这下她的桃源洞口更加清楚了,合的很紧,小豆子也藏在里边,凑上去闻了一闻,没什么异味,只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挺爱干净的,这妹子。”

    我心下一喜,要是迎面扑来一股鱼腥,岂不是让我大好兴致一下败光。所幸妹子洁身自好,不错,不错。

    我拿起她的内裤,把药水淋在她的内裤上,把浸透了药水的内裤往她鼻子上一盖,不一会儿,她的呼吸就粗重起来,呼噜也打的愈发响亮。

    我接着把另一种药水抽进针管,把给药管塞进妹子的菊花里,看着注射器里的药水一点一点的随着我的动作进入妹子的身体深处,我的下身立时昂首,似是剑仙飞剑,遇敌铮鸣,急待出鞘。

    紫衣完事。

    打完药后,我呼出一口大气,总算把这难对付的妹子搞定了,成就感也是无与伦比的高。

    我转向另一个小姐姐,本该是今夜主角的她在我眼里已经是个配角了。

    和紫衣不一样,一进房间就呼呼大睡的她没有洗澡,自然也没有换装。除了高跟鞋让紫衣帮忙脱了放在墙角,连丝袜也没有被扒掉。

    我上前轻轻勾了两下小阮的丝袜脚心,她的脚趾动了动,但幅度很微弱。

    “挺怕痒的。”

    还是依样画葫芦,我把紫衣的内裤从她脸上拿下来,再淋了药水,盖在小阮的鼻子前。

    等到她也浑身放松,呼吸沉重。我就把手探进她的裙底,把她连着丝袜带内裤一齐扒下,一用力就到了膝盖这儿,我这时候发现她穿了一条颇为大胆的半透明蕾丝内裤,黑色的,中间透肉,穿在身上的时候可以直接看见毛毛。

    “好骚呀。到底有了男朋友,和黄毛丫头不一样。”

    我把她的内裤拿到鼻子前闻了,够味,有种淡淡的骚香气。

    既然要骚,就骚个彻底。我把她内裤和丝袜都没脱干净,打完药后,内裤挂在脚踝上,丝袜重新穿好,变个裙下真空。一切完事,我找来阿钱,没想到他早就准备好了,正扶着小军站在门外。

    “你干什么?”

    我很奇怪。

    “夫前犯呀!”可能是酒喝多的原因,他神色极其兴奋。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到他把小军扶到床上,把他眼睛用胶带粘起来的时候,我惊到了:“你给他加油了?”

    “对啊。不刺激吗?”

    阿钱反问我。

    “确实有点刺激。”

    我没法反驳。

    “玩呗。”木已成舟,我哪能提反对意见,况且我也不是不喜欢,“等会注意一点,别让他醒了。”

    “肯定不会。”阿钱拍着胸脯保证,“他这只绿毛龟今天当定了。”

    “你牛逼。”

    我只能给他竖起大拇指。

    打开灯,两张床上的旖旎顿时映入眼帘——小阮衣衫凌乱,披头散发,满脸通红,呼着粗气,之前的女神模样如今都成了引人犯罪的诱惑,她双腿修长,在灯光下更显绝美。阿钱狼叫一声,扑将上去,捧着女神的丝袜腿又舔又咬。

    紫衣我有心一人独享。此刻就陪着阿钱细细玩了小阮,我留了个心眼,阿钱喝了酒,等会必定不能久持,叫他在小阮身上发泄足够了,下半场就没力气和我玩紫衣。

    于是我也走到小阮的前边,一只手一个,隔着衣服抓了少女的双峰,把她的小披肩解了,抛在一旁。嘴也不闲着,低头就对着少女的樱唇狂吻上去,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男友正眼睁睁的目睹着自己被两个大哥哥一样的人肆意轻薄玩弄,纯洁的娇躯今晚也必不可能脱逃白浊的洗练。

    我亲了一会,把舌头伸进少女的小嘴之内,逮着她的小舌一阵缠绵,虽说她满嘴的酒味,但意外的并不难尝,甚至还有一丝丝甜意,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无疑这妹子的小嘴儿定是个勾人的尤物,若是醒着给人口一发,那舒爽,光想像就要飞到天上去了。

    我舌吻完,又去找妹子小耳朵的麻烦,我含着她的耳尖,又舔过她的耳垂和美颈。故意使坏,把她的一条吊带扯落,颇有种凌辱的美感。我正要坐起来拍照,就见阿钱正捧着大美人的玉足往小军的下体凑,我有点看呆了,他把小军的裤子扯下,把他的小北释放出来,再把小阮的足趾往龟头上来回揉动,不一会儿,小军的小北北就昂起头来,我见状不禁问他:“你等会还舔吗?”

    他一愣,脸上的兴奋去了大半,悻悻的捧回小阮的美脚:“当然不舔,我又不是女人,不喜欢给男人舔鸡巴。”

    阿钱很想揭过这一茬,他找来跳蛋,隔着丝袜塞进小阮的小穴里,只听耳边嗡嗡声不绝,我又见他拿起四个跳蛋往紫衣的方向走去,我心下一惊,问道:“干什么?”

    “不能让这难搞的小妞闲着。”阿钱说着,拿手去拨弄紫衣的小穴,他哈了一声,笑道,“没想到还是个处女,真难得。”

    说着,他把一个跳蛋塞进了紫衣的小穴,又把另一个跳蛋塞到她的雏菊里。

    不过小妹子未经人事的穴儿很紧,很是排斥这些外物,他塞进去一启动开关,没多久就掉了出来。阿钱不愿意放弃,拿了一条红丝连裤袜给她穿上,这下算是给跳蛋找了个固定物,紧紧的包在小穴里边。紫衣的身体显然相当之敏感,跳蛋嗡嗡加速时,她的全身都会不定时的抽搐,手指脚趾一弯一勾的,小嘴也打开来,嘴角滴出口水。

    “没想到小妹子看着挺清纯,身体这么敏感,是个当荡妇的材料。”阿钱把剩余两个跳蛋都用胶带粘在紫衣已经勃起的两颗淡粉色的蓓蕾上,可怜的白色胸罩被他和睡裙一样直接粗暴的推起,堆在肩头,“等会在玩你,平时自慰不多吧,哥哥今天先让你自己爽一会,等会叫你瞧瞧什么叫人间极乐。”

    阿钱说着说着,又重新跑回了小阮这边。我刚才旁观他玩弄紫衣的时候,已经把小阮的吊带裙剥到了腰部,胸罩被我也解了丢开,两个挺翘的奶子上乳头艳红,我拿手玩着还不过瘾,就拿嘴整个嗦了,还用牙齿轻轻合上摩擦,不一会儿就也充血勃起,硬邦邦的,含在嘴里,口感相当优秀。

    阿钱不想玩我剩下的,他直截了当的脱了衣服,把下半身的巨龙扶着,分开小阮的两条大长腿,把肉丝裤袜往屁股下脱到大腿腿根处,正好露出了妹子的仙人洞,阿钱拿着肉棒,在小阮的两片阴唇外扫了两下,嘟囔了一句:“还不够湿。”

    他把跳蛋取出来,直接放在妹子的阴蒂上,嗡嗡的,用了最高的速度。

    “嗯~嗯~”

    小阮被我抱在怀中,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全身抽动了一下,喉咙深处发出微微的呻吟。

    我打开她的眼皮,眼白血丝密布,瞳孔暗淡无神。虽然没有醒来的迹象,不过显然跳蛋给她的刺激十分强烈,叫她深处迷梦之内仍然感到无比的快感涌上心头,使得肉体本能的给出了反应。

    阿钱又去抓挠妹子的足心,把她的脚丫凑在脸上深深的吸着脚底板上的骚香气,下半身找好位置,腰上一挺,大肉棒顿时长驱直入,深深的刺进了少女体内:“好紧!”

    阿钱又叫了一句:“好烫!”

    他仍觉不够过瘾,一只手摆正小军的脸,喊着:“好好看,绿毛龟,我正在艹你的女朋友呢!”

    我看他这么玩也是感到浑身发热,欲望层层迭起。本来按以往的习惯,我都要和他把一个妹子互换着玩,但今天多了个意外之喜,倒是可以不和他用同一个穴,老做连襟兄北。

    我放过小阮的乳头,阿钱马上打蛇上棍,把身子往前扑了,嘴里吸住了双峰中的其中一个,两只手不停揉着少女的两团软肉,腰臀不断抽插用力,伴着耳边噗呲噗嗤的水声,口中连连低呼:“好爽!”

    我看不下去,心头的火烧将上来,走到另一张床上,找到紫衣。

    正好找你败败火了。

    我心头一股欲火涌上,抓起紫衣的一只纤纤玉足,方才怕小妞察觉不对,不敢多瞧,如今却是成了自己的刀下肉,随意把玩。这份刺激比单纯的大炮来的还要汹涌,再加上耳边不停响起的淫言浪语,小阮被阿钱变着姿势玩的白玉美肉,我险些精关一松,激射出来。

    “呼~”

    我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把紫衣的脚丫抓在手里仔细看了。近三十年来,我想我没有见过比紫衣还要嫩的足心儿,她的美脚大小正好,一手可握,足弓弯弯,弧度迷人,足底嫩肉又软又滑,白里透红。十根足趾长短排列齐整,粉色的趾甲如贝壳一般闪亮迷人,抵在鼻子上嗅了,还有股淡淡的幽香扑鼻,我想人间再是没有比这更好的美足了,当下脑子里就只剩下一股冲动,今天晚上我拼了命也要把这美足好好玩弄了,才对得起自己遇见紫衣的缘分。

    我先是把她的大拇指吃进嘴里,一手托着她的脚踝,一手拿小指上长长的指甲在她的足底心打着圈儿,惹的她在我口中的脚趾一弹一弹,有趣的紧。我晓得她的娇躯敏感度很高,又取了她小穴里的跳蛋,把红丝袜一脱开,没了束缚的跳蛋就被紧致的小穴给挤压出来,我拿了一个,抵在少女的足心上,上来来回的划动,不时的还拿舌头,拿手指去挑逗一番,把妹子玩的眉头紧锁,嘴角露笑方才作罢。

    我又用手抚着紫衣的小腿,大腿,即便隔着丝袜的阻碍,光滑的皮肤在我手中依旧如绸缎一样丝滑白皙,我一时摸不够,又顺着大腿向下,脱了丝袜,摸着紫衣的裸身,不禁感慨这妹子真的嫩到出水了,浑身上下无一瑕疵,怎么摸都摸不够。

    当然光抚摸是不能满足我的,我脱下她身上孤零零的睡裙,把她之前脱下来的衣服找来,除了内裤和胸罩外,给她一件件的一一穿上,不一会儿,之前那个坐在饭桌上高冷的少女又回来了,只是这一次,她的小手正由我指导,帮忙撸动我的肉棒,看来是没空去玩手机了。

    我撸了一阵,再伸进她的绝对领域之内,下边湿淋淋一片,紧窄的小穴儿经过三番五次的玩弄,情欲的洪水早已翻了道德的堤坝,冲击下来,一手探去,满大腿都流满了醇香的妹汁。

    我摸着她软嫩的小穴,捉了紫衣的小小豆蔻,拿中指和食指捻了。忽然,她迷迷糊糊的喊了两声,睁开眼,眼中虽然迷离,但还是对现状产生了极大的疑惑:“怎么……”

    “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她迷茫的看向正不停玩着她小穴的我,又茫然的看向一旁不停发出肉体撞击声的小阮和阿钱,似乎总算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正要尖叫,就见一抹白影盖上来,叫她一时惊讶,心中暗想:这东西好眼熟……“呜呜呜!”

    我听着,压制着怀着少女的挣扎,听她呜呜直叫,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的力气明显打不过我,再加上我还使坏,一边拿淋了药水的内裤捂她,一边拿手指在她的腋下羞巢不停抓挠,这可要了小妹子的老命,连着声调都高了几个分贝,“呜呜呜”的叫的双腿直扑腾,在我的大腿上乱蹭,不过二三分钟,她又安静了下去,我扒开她眼皮看看,又睡过去了。

    “怎么样,没事吧。”阿钱还在小阮身上耕耘,这次他换了个男下女上、观音坐莲的姿势,扶着少女纤柔的腰肢,一上一下的好不欢乐。

    “太敏感了,就弄醒了。”

    我把手里立了大功的内裤放在一旁,等会准备妹子要是再醒,就立刻捂上。

    “明天不会记得吧。”

    阿钱看上去还是有点担心,我摇了摇手:“不会,药理决定的,记不住的。”

    他点了点头,之前玩过几次的经验告诉他我说的没错。他也不再担心。

    结束刚刚的插曲,我继续回归正轨。我转到紫衣身后,托住她的半个身子,让她的小脸靠在我的肩上。我解开紫衣衬衫的前两个扣,把手伸出去抓捏她的双峰,温热的手掌使劲感受着她的圆润挺翘,一只手反复不停的在她的小穴上反复钻探,不时的就刺进一个指节,玩弄一会,沾了淫水,就往她的雏菊里送,上上下下来回开发,不多时,就全全湿成了一滩泥泞,再是一阵玩弄,就见小妹子高亢的娇吟一声,下边簌的喷出一道连不成段,混着淫水的尿液,断断续续的,喷了好一会儿,把床单都给溅了个湿透。

    “哇,有点厉害!”

    我吓了一跳,感觉有点不太好收场。

    “等会拿我们房里的床单给她换了。”阿钱适时的给我提出了一个好建议。

    “你快一点,药效快过了。”阿钱说着,他怀里被他摆了个把尿姿势插入的小阮就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她都开始叫了,等会就得醒。”

    “好的,好的。处女啊,你也知道,不好破。只能玩玩菊花。”

    我应了一声,把手指插在紫衣的雏菊里,向内扩张,噗嗤噗嗤的抠挖了一阵,又拿舌头去舔她的脸,和她长吻一番。

    我玩弄了她一阵,拿了一个小号的肛塞,先在她的小穴里掏了不少淫水抹在肛塞上,把肛塞一点一点的摁在她的雏菊上,看着她白花花的屁股一抖一抖把银白色的肛塞一点点的吃进去,那种视觉上的刺激感也格外强烈。

    等到紫衣的屁眼被肛塞整个吞入,我伏下身,趴在她的小穴口簌簌狂吸,舌尖也不停往里钻探,她这时候又“嗯啊”的叫了起来,一只手无意识的举过来推我的头发,但是又有什么用的,我舔的更加起劲,直叫她的脚趾都一张一合的,翘在半空,死死抠紧。

    “呼,小妹子定力不错。”

    我意犹未尽拿过她的小脚丫舔了舔脚趾缝,又抬手挠了挠她的脚心,这次她的意识明显清醒多了,无辜的小嘴里呜呜叫了一声,脚丫儿下意识的想躲:“躲!

    让你躲!”

    这叫我立刻来了兴致,把一旁的加药内裤准备好,拿起一个我带过来的大毛刷,毛刷的毛是软毛,硬度很低,但比手指带来的痒感可高多了,紫衣一下子尖叫起来,“啊”的一声,脚丫本能想躲,可被我抓着又哪能躲的掉,我见她反应,势头更足,当下把她双脚分开,架在肩上,好一副白嫩修长纤细的炮架,我拔掉她雏菊里的肛塞,啵的一声,似是拔开了槟榔的木塞儿,露出里面一个小小的黑洞,我挺腰刺入,一用力,整根肉棒顿时滑入进去,一时间,我感觉自己的小兄北像是进了火炉,一种滚烫中带着挤压紧致的快感包裹住了我的灵魂,我鼻子里呼出灼热的呼吸,仿佛一下子上了天堂。

    此等无比强烈的包裹感让我爽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紫衣的菊花之内,一抽抽的软肉不停的想要将外来者推挤出去,却不知道这只能使我更加用力的挺近腰身,给她带来一阵阵刺痛中夹杂着快感的剧烈痒意——因为我不止在抽查紫衣的菊花,我还拿着大毛刷在她高举的足心上下不停刷动,这种感觉可以让清醒时的她发疯,但现在,她只能嗯啊轻哼着发出娇吟,我把浸满了药水的内裤捂在她的鼻子上,没一会,她也没了声息,重新只剩下伴随着我抽插的水声而响起的呼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