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黯的旅程(暗的旅程) > 章节目录 【黯的旅程】(2)
    2020年7月31日2·予取予求的变态“想要活命的话,就跟上来吧。”如此淡漠地说着,黑色衣裙的少女转身便走,只留给惊慌失措的男人一道长发及腰的窈窕背影。

    也不知是被险些丧命的危险还是少女仙子般的美貌惊呆,男人愣了半晌才连滚带爬地追上去:“诶……小姐姐等等我!”

    黑发黑裙的神秘少女显然对他半点兴趣都没有,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进,体能差的男人追了好一阵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少女身后,汗水浸湿了衣服以至于身上冒出更重的汗味:“小姐姐……慢,慢一点儿……”

    少女依旧没有等待的意思,好在她的步伐本来也不是很快,男人总算跟上了步调。

    暂时不用担心被甩下的男人喘着粗气,望着近在咫尺的美少女不禁露出本性,视线火热地盯着眼前被黑色短裙包裹的小屁股托着秀发扭来扭去,忍不住想象这极品小妞趴在自己身上扭屁股的模样一时口干舌燥,按捺不住兴奋地发问:“小姐姐你可真漂亮,比我们城主家的大小姐还要漂亮一百倍!嘿嘿……我叫鲁库,还不知道小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少女稳定的步调丝毫没有因男人的视奸和搭讪动摇分毫,将胡思乱想的男人甩出一段距离,冰冷却宛如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才幽幽飘至:“黯。”

    “原来是黯酱,这名字真好听,和黯酱很般配~”男人忙不迭地追上似要甩掉自己的少女,少女一幅冷冰冰的样子却令他更加兴奋:“黯酱是冒险者吗?一定是冒险者吧?不然怎么会跑到这森林里来呢?嘿嘿,迷路的时候还以为死定了,想不到能被黯酱这样漂亮的美女给救了,这肯定是我和黯酱的缘分,嘻嘻……能认识黯酱这样的美少女真是太好了!”

    对男人聒噪的恭维少女一点回应的意思也没有,身边那令人敬而远之的冰山气场似乎变得更冷了,男人却丝毫没有意识地凑上前去,只觉一股香气扑鼻,是自己从未闻过的淡雅幽香,妖精似地钻进鼻孔,直勾得他心痒痒,梆硬的老二一下子在裤子上撑起了老大的帐篷,连走路都不利索了。

    “黯酱身上的香味真好闻啊,搞得我下面都硬起来了,黯酱可得负责帮我解决啊!”一点也不顾忌眼前少女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比自己强得多,口水直流地冲这位生人勿近的小美女出言不逊,老二实在太硬搞得走不动路,就把手伸进裤衩握住老二,想象着射满黯的黑色衣裙用力撸着,肥胖的身体也靠上前去,鸡巴几乎挨到黯雪白光滑的大腿。

    一直在稳定前进的少女突然一顿,以至于没停下来的男人真的把肉棒顶上了她的大腿,超级柔软富有弹性还有点冰凉的触感爽得男人鸡巴一哆嗦叫出声来:“又滑又软,黯酱的大腿真是超级赞!就这么碰到都快要射出来了!”这么说着还像泰迪一样使劲地耸腰用鸡巴磨蹭这性感雪腿,高耸猛挺的肉棒几乎要滑进两腿中间去。

    “别废话。”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不知为何停下的少女再度迈步,速度似比先前更快了几分,男人忙追上去并魂牵梦萦地望着这天仙般的美人,在她如雪似玉的无暇美腿上,残留着从他龟头渗过裤裆的点点黏液……“嘿嘿……”想到自己黏糊糊的汁液留在了高冷美少女身上,自己还占了一大把便宜,男人觉得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这冰山小美人搞到手了,想着黯跪在下面给自己口交的场面,男人愈发兴奋地撸动肉棒,得亏他称得上自慰达人,不然这么一边撸一边走根本就追不上人家。

    望着前方黑发少女始终如一,高贵冷艳的优美倩影,妄想不断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猛扑像是肉球般窜上前去,从裤裆里掏出肉棒对准黯的屁股疯狂撸着,粗短的阳具像是被少女勾引了一样急剧膨胀:“接下我的精液吧,黯酱!”

    也不知是不是听从了他这充满命令语气的吼声,一直款款迈步的少女再度停顿,身形不动,回首侧颜望向这忽然作怪的男子,却正见他男根怒昂冲自己爆射出浓白的精液。以她的身手即便在如此距离避开这波射精也并非不可能,但少女却毫无躲避之意地立于原地,明明被男人瞄准屁股射得黑色短裙上满是白浊,还有黏糊糊的精液顺着黑丝美腿流下,寒霜般的小脸仍挂着一如既往的平静冷淡。

    “呼……呼……”看着空谷幽兰的黑色少女被自己的白浊玷污,刚刚发射的男人握着半硬不软的肉棒发出野兽般兴奋喘息:“黯酱的屁股和大腿都被我的精液沾满了,嘿嘿嘿……黯酱喜欢吗?这是报答黯酱救命之恩的回礼哦?”

    少女默默地回过头去,也不曾擦拭或清理弄脏了自己身体的男精便再度向前迈步。

    “黯酱喜欢吗?比起黏在身子上,精液还是射进去更舒服哦?黯酱想要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哎哟!”感觉黯对自己有意思的男人兴奋地跟上去追问着,一个不留神被树根绊倒在地,还没塞回裤裆的肉棒也摔在地上,不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好痛,痛死了……黯,黯酱!帮帮我!”这种情况下难以跟上前方少女步伐的男人只能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希望前方的少女伸出援手。

    就像是奇迹一样,始终向前迈步不停的少女听见身后叫声竟然真的缓缓止步转身,仿佛不在人世的仙子般飘然而至,一如初见时,带着幽幽香风与深邃漆黑出现在他面前,入目的玉腿白得耀眼,中间却留着一线幽色,其下流着自己的精液,叫男人疼痛的下体胀了起来,摔出来的红肿也随之扩大。

    “黯酱?”一阵香风席面令男人瞪大了双眼,却见清冷绝丽的黑发少女径直蹲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由于两重原因肿大生疼的肉棒,神秘深邃的紫眸完全倒映出他性器的影子,这让男人兴奋地连肉棒一起晃动起来:“怎么样,我的肉棒很厉害吧?黯酱喜欢的话,天天用这根肉棒干黯酱小穴也没问题的哦?黯酱也知道我的精液很浓了吧?只要中出的话,一发就能让黯酱怀上我们的孩子哦!”

    “别动。”伴着清冷的声音,黑发少女竟然直接握住了男人又脏又臭的红黑肉棒,并冲这男人身上最污秽的部位凑近绝美脸蛋,似乎因嫌弃过分浓郁的腥臭味秀眉轻蹙,但仍张开樱唇冲那硕大龟头吐出香艳吐息,只教这根大鸡巴猛地抖擞从她面前晃过,粘臭先走汁从马眼不断冒出,随着肉棒无规律地激震甩向少女俏脸。

    造成这一切的黯似乎并不在乎肉棒的反应,只是凝视着这根丑陋凶器不断地念出男人听不懂的晦涩咒语,纤纤柔荑始终握着肉棒竿部令它难以压上脸蛋,却也刺激着这根雄伟愈发兴奋。最终萦绕着魔法光芒的玉指轻点在如在涌泉的马眼,一阵清凉自上而下地透过阳具,摔出的伤口消弭无形,不仅如此,男人还觉得自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下体充满火力!

    …樶…薪…發…吥………“黯酱!”在小手放开肉棒的瞬间,一直想要顶向少女小脸的肉棒不受控制地爆发了,简直像在双蛋装了弹簧一样猛地撞上黯雪白无暇的俏脸,并且无比兴奋地将积蓄未久的精液胡乱地射在黯的脸蛋、红唇、琼鼻、黛眉还有那柔顺秀发、欣长脖颈与光滑玉肩上,更有黏糊糊的精液顺流而下,滑入黑衣内引人遐想的幽谷之中,这一下高冷的冒险者少女几乎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这令他成就感无穷!

    “……”屈尊替男人治疗伤口却被射了一脸的黯默默地站起身来,依旧没有擦去位置变得更过分的精液,继续向前走去。男人穿上裤子跟着,对这美人的幻想却愈发大胆起来。

    在男人直呼腿酸后这趟旅途总算暂时停了下来,身为冒险者的少女安营扎寨都显得优雅动人,男人则一点忙也没帮上还在旁边视奸着黯玲珑有致的娇躯直吹口哨:“黯酱的胖次露出来喽!居然是黑色蕾丝,黯酱可真是大胆的女孩子啊~晚上一定会把手伸进胖次里偷偷自慰吧?……诶诶,黯酱要去哪?”看着少女突然起身朝营地外走去,男人连忙追问。

    “洗澡。”仅仅两个字却让男人的呼吸直接粗重起来:“黯酱……洗澡……也就是说黯酱要在这里脱光衣服吗!?”

    “衣服也要洗好。”黯淡淡地说着,便朝河边走去。

    “黯酱放心地去洗澡吧,我帮黯酱看着,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黯酱裸体的!”

    除了我自己,男人兴奋地喊着并在心中补充。

    没有在乎那个蹑手蹑脚“跟踪”的男人,少女径直走向远处根本看不见的大湖,隐藏在森林深处的湖泊就像是一颗镶嵌在地面的蓝宝石,焕发着令人心醉神迷的美丽光泽,但这美景对黑衣黑发的少女而言只是衬托的绿叶,随着黯褪下衣裙,美玉无瑕的雪白娇躯自然而然地夺去了湖泊的光芒。

    “噗!”鼻血顺着男人的嘴巴一直流下,他瞪大双眼盯着那雪白翘臀与曲线优美的身体,舍不得错过一点细节。褪去黑裙才发现黯的肌肤白得如此耀眼,宛如稀世的明珠在这密林深处莹莹生光,此等雪玉勾勒出纤细窈窕的曲线,每道弧度都是那么引人入胜,寻遍全身更觉这份绝美竟寻不出一点瑕疵——除了他留下的浓稠精斑。想到这一点,男人的下体完全挺立了。望着黑发仙子已经一丝不挂的玉体,他也无比兴奋地将自己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肥胖的身体毫无亮点,唯有那狰狞挺立几乎贴上自己肚皮的粗大阳具称得上长处,也就在这时他看到少女身姿一转,竟朝他走来,不禁屏住了呼吸。

    “胸部也好漂亮,虽然小了点但相当可爱……呼呼,想不到被黯酱发现了,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作为男人怎么可能拒绝呢!”无比的兴奋感令肉棒一下一下拍打在肚皮上发出啪啪响声,然后便见到那对挺翘的玉乳跃然在眼前,少女素手轻抬,将墨黑带浊的衣裙挂在树梢。

    原来不是投怀送抱?男人有些失望地望着黯转身离开,精致的翘臀在眼前扭来扭去,这回没有裙子阻碍,连那粉嫩的臀缝都看得一清二楚。就这么在面前摇来晃去,简直是勾引他赶快插入!

    “黯酱的屁股真是太赞了,忍不住想要再打一炮上去……”一边说着男人顺手拿下挂在前面的衣物,将带有少女神秘色彩的黑色蕾丝内裤放在脸上一阵猛嗅,脸上露出陶醉之色,紧接着就用这手感绝佳的布料套住下体,望着黯渐渐走入湖中的婀娜背影卖力地撸了起来。

    “黯酱……黯酱……要射了哦……一定会射满黯酱的子宫让黯酱怀孕的!”

    伴着兴奋的吼叫,男人仿佛无穷尽的精子浓浓地爆射在少女珍贵的内裤当中,由内而外将黑色蕾丝完全浸满,令这少女紧贴私处的衣物打上属于他的精液烙印,一旦穿上,就只能任凭男人的子孙在自己的小穴中遨游进发,受种妊娠而成为他的女人。

    “呼……黯酱……”而即便进行了这盛大到附近灌木都挂上精液的爆发,气喘吁吁的男人却未曾倒下,强势射精的下体甚至保持着刚刚过半的尺寸半硬而挺,自始至终视线就不曾离开戏水仙子的他下定了决心。

    “黯酱,来和我做舒服的事情吧!”赤身裸体的男人挺着挂有精液的半软肉棒从树林中走出,用这幅无论身处何地都应冠以变态之名的姿态向正在洗浴的黑发仙子大胆求爱,为这林中湖仙的美景增添了令人咋舌的荒诞不经,而对此,少女的回应仅是冰冷无比的视线。

    “果然,黯酱很害羞嘛……不过这么矫情可不行哦?”男人一步步走近少女,脚踝踏入水中:“为了避免黯酱不听话,我把黯酱的衣服藏起来了呢——像黯酱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光着身子出现在城里,一定会被抓起来侵犯吧?不想变成那样的话,就好好和我快活快活吧!”

    紫水晶般的眸子更森冷了一分,却不曾催生更激烈的行动。浑身挂着晶莹水珠的少女伫立原地,静静地望着男人迈出粗笨步伐,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

    “放心吧,我技术很好,一定会让黯酱飘飘欲仙的!”这么说着迫不及待地揽过少女的光滑玉肩,超出想象的丝滑触感差点令这雪肌从掌中溜走,但终究还是将这实力强大又清冷绝美如仙子般的少女抱进怀里,近距离望着那美如梦幻更笼上水雾的无瑕娇颜,嗅着那空谷幽兰的体香,还被雪白柔软的大腿触及刚刚发射的沾精老二……有些酸累的肉棒嗖一下就满状态复活,气势汹汹地顶上少女雪白小腹,粗硕流汁的龟头隔柔软肚皮戳着黯的子宫,如同做出将其灌满付种的宣言。

    “好滑好香……黯酱的身体真是太棒了!”完全超出想象的触感令男人兴奋地肥肉乱颤,情不自禁伸出粗肥的双手在这比珠玉还要细腻的身子身上摸来摸去,无论是挺翘的小屁股、柔软的酥胸还是蜂腰玉腿都用黑乎乎的脏手摸了个遍,并留下自己堪称黑泥的污垢,清澈的湖水却拂过少女身体,令这美少女出水芙蓉般祛除脏污,再度一尘不染。

    摸着摸着,男人的手掌顺着紧凑的翘臀向下滑去,自然地探入一双纤细美腿之间,那少女身上最引人入胜的神秘领域。理所当然地没有毛发,而且……湿润滑腻。

    “我明白了,黯酱一直想跟我做爱,所以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吧!”理解了真相的男人兴奋得肉棒高昂,一下下拍打在黯的小腹,留下黏糊的先走汁。

    “……这是水里。”一直一言不发忍受着男人猥亵的少女终于开口,似乎这过于自恋的话终于令性子清冷的她也忍不住鄙夷,男人却依然自信:“如果不是想和我做爱,黯酱为什么要救我还一直让我摸黯酱的身体,把精液射在黯酱屁股和脸蛋上呢?其实黯酱根本就想要得不得了吧?放心吧,黯酱这么可爱,作为男人我会好好满足黯酱,让黯酱爽上天的!”

    男人兴奋的话语伴随着激烈的动作,感受到这动作的少女再度开口,清冷的声线似有了一丝动摇。

    “……你要?”这么轻声质疑着,黯轻盈纤细的玉体已经被托了起来,将本就苗条纤细的她托起本不是什么难事,但这个男人却并非用手将她托起。

    粗壮到令人怀疑能否容纳的黝黑阳具从大腿根的绝对空域径直插入,向上以竿部紧贴着粉嫩无毛的白虎小穴,令硕大龟头挤进臀瓣之间,相对男人废柴身形而言过于雄伟的生殖器就这么强势地占领了少女双穴入口,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男人抬起了腰,单凭胯下之物支撑起了黯的重量,如在述说仅凭这根肉棒就能将她降服。重力作用下,两人的性器最亲密地贴合在了一起,令男人尽情享受到了清冷少女的嫩滑冰凉,并更兴奋地抬起肉棒,充盈兽血的惊人滚烫几要将黯的穴口与肌肤一并融化。

    小嘴微张,像是为自己的境遇感到不可思议,紫色星眸亦泛起一层迷蒙水雾,本保持着自然姿态任凭男人狼手猥亵的少女终于将一双玉手按在男人胸前,以此支撑身体,如若托付自己。得到这一信号的男人兴奋狼嚎,肉棒又是一抖,险些滑进后庭。

    明明是如此弱小卑鄙的家伙,为什么偏偏是那个部位,有这么强的力量……“黯酱终于肯对我撒娇了呢,虽然平时帅气的黯酱很棒,这样撒娇的黯酱也很可爱哦!”享受着黯的菊穴一阵收缩几乎把精液从自己龟头里吸出来,男人坏笑着拍打那能掐出水来的弹滑翘臀:“看来黯酱的屁股又想吃我的精液了,不过现在不行哦,现在,应该轮到黯酱的这里来吃肉棒了~”

    这么说着,男人的肉棒向后抽出,紧接着对准了,没有丝毫防护的无毛小穴。

    “黯酱的处女,我就开心地收下了!”伴着这声宣言,显得过分硕大的龟头已经撞开早已微微张开的白虎小穴并强硬地将其拓为自身形状,伴着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挺进,那令男人为之激动的薄膜应声而破,随后便包裹在勇武的征服者身前随之一点一点攻入自己的深处:“嘶……黯酱夹得太紧了,一不小心就要射出来了,黯酱果然被我干得很舒服了吧?不过这么紧夹着就没法插到黯酱的最深处了哦?黯酱放松一点~”伴着手掌拍在翘臀的响亮声音,一股玉液浇淋在奋进的男根,如润滑剂般令开垦顺利了许多,男人不由更兴奋地夺去了少女的樱桃小嘴,将那甜美甘露尽情品尝。

    即便紧紧收缩似要守护最宝贵的地带,强势远超肥胖身体的阳具依然步步挺进,终究攻陷了最后一寸净土,气势汹汹地抵上花心,男人恋恋不舍地松开小嘴,却见宛如仙子的黑发少女已在自己的攻势下星眸迷离,不由兴奋地作出了真正的征服宣言:“要射了——黯酱,怀上我的孩子吧!”

    犹如火山爆发,比先前更为浓郁、滚烫的白浊精液犹如滚滚江河灌入少女花心,并在第一时间填满了孕育后代的神圣之地,满溢于被肉棒霸占的白虎嫩穴在水中飘逸成泽,宣告着清冷如仙的少女必将接受男人付种的事实。突如其来的快感也瞬间令黯抵达绝巅,不知何时缠在男人腰上的雪白玉腿猛地绷直,蜷缩着晶莹脚趾炮架般挺在男人身后,而后柔柔瘫软,化作一泓春水,环在身畔不散。

    “呼……呼……那么就这么说好了,从此以后黯酱和我就是炮友的关系了,接下来还会一直射满黯酱的小穴,直到黯酱生下我的孩子为止哦?”这么自作主张地决定着,男人凝视着被自己干到恍惚的俏脸,愉快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