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战舰少女 港区档案 > 章节目录 【港区档案】(雪恋少女·深雪)
    作者:榕木板子字数:63162020年7月31日雪恋少女(舰R港区档案·深雪篇)这是发生在一个普通港区里的普通的小故事,普通到什么程度呢,也许就发生在你的港区里,也许也会发生在其他的港区里…标签:提督深雪性玩具排尿/饮尿(我终于还是对提督下手了,下次就把提督…)提醒,难以接受“让提督饮尿”的读者,请谨慎观看。

    再次提醒,不能接受者请及时离开,现在还来得及。(AC娘扇子捂脸。jpg)正文:“以上就是本日反潜部队的演习和出征的记录。”“辛苦了各位,现在除了旗舰深雪留下,其他人可以去休息了。”扫了一眼打捞报告,提督的视线回到了坐在沙发上,“衣衫不整”的深雪。“好~去吃点什么吧!16姐你要一起去吗~”“要去要去!31你跑的太快啦!”

    也许是注意到了那眼神,最后一个离开的凤翔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坐着的提督和深雪,“提督,请不要太过为难那孩子,她、她也很努力了…”“我明白,凤翔,去休息吧。”挥了挥手,示意凤翔离开,而后将视线转向了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深雪身上。

    “过来吧。”“是、是…”战战兢兢地走到了桌前,一只手拉了拉破损的衣服,遮住自己露在外面的皮肤。“伤势如何?”“并、并没有受伤,只是舰装被…”“那么,可以解释一下你最近表现这么差的原因吗。”将手中的报告分页摊开在桌面上,“反潜装备、回避动力装置我已经分配了最好的装备,6反潜打5潜艇,多次有人未命中我也还能接受,但是连可以被称为『阿姨』的凤翔桑在不装备任何锅炉的情况下都能躲开的雷击,你为什么躲不开?”

    “我、我…非常抱歉,提督。”跌坐在桌子后面的深雪捂着脸,逃避着提督的目光。“我生气不是因为维修你的舰装消耗的那点资源,而是你最近的表现,作战报告中记录你今天的演习作战和十次出击中的命中率仅为50%,还有昨天和…”将最近一周的作战报告全部拿了出来,一条条地数落着…“关于以上的记录,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没、没有。”站起身的深雪一只手扶着桌子,努力地让自己不被这些击倒。“那么,犯了错就应该接受批评和惩罚,这一点你也没有异议吧。”整理着散落在桌面的文件,提督头也不抬,“处罚的方式和内容,你也很清楚,对吧。”“是的…深雪明白…”

    “唔,这、这样的姿势…”蹲在桌子上的深雪被摆出双腿大开的姿势,根本不敢看向坐在自己身前的提督。“呀!请、请不要摸…”私密之处被隔着布料摩擦着,羞耻的感觉让深雪不由得想伸出手去阻止,却立刻被阻止了。“那么,把你送去香取或是神通那里训练几天怎么样?”“不、不要,请别那么做噫呀…”

    两根手指隔着内衣夹住了肉唇,交错摩擦了几下,手指又沿着那道缝隙向后滑去,在女孩被凸出的臀瓣上抚摸着。“提、提督…”双手捂着滚烫的脸,却还是从指缝中偷偷看着提督的手肆意玩弄自己的身体。

    手指从后侧伸入了内裤的边缘,在将女孩身体拉近自己的同时,张口含住了胀鼓鼓的“毛桃”轻轻地啃咬着,舌头隔着布料勾弄着其中的“桃仁”。“提督,不…要…”“这个姿势是做什么的,你应该很明白吧?回答我。”“嗯是…是女孩子尿尿时的姿势…哼嗯…请不…要摸。”“很聪明嘛深雪,那就这样尿吧。”

    手指将内裤的布料捏细,勒入那道细细的肉缝,指甲不时地分开肉唇,让布条陷得更深。舌头慢慢地刮擦着柔软的肉唇,又一点点地将其中的布条舔了出来,整个过程中将口水涂满了光洁无毛的外阴。

    “就就、就在这里吗?”“没错,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张口咬住短裙的边缘,将它撩得更高,有些粗糙的手则是不安分地抚摸着深雪的大腿内侧。“深雪明白了,”伸手想要拉下自己的内裤,却又一次被阻止了。“不许脱!”“诶?

    诶?“”就这个样子。“”是…是。“感受到提督的视线正盯着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侧过脸的深雪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眼前的场景,抓着裙子的手微微颤抖着。

    “嗯…”女孩的喉咙中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似乎是在暗暗地用力。“是不是需要我帮你啊,”一只手按压着深雪的小腹的同时,将鼻子抵在了深雪的蓝白条纹内裤上摩擦着。“不要,提督,快点躲…要、要出来了…”握着裙子的拳头不停地推着提督的头,内裤逐渐染上了濡湿的痕迹,逐渐扩大着。近乎暗黄色的尿液汇成细细的几股水流,落在了白色的桌面上,“对不起,提督,回、回来后还没有去补给,所以…”刺鼻的气味也随之扩散开来。

    “呀!什…么?”感受到有什么贴在了自己的内裤上,深雪慌忙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提督正埋头在自己的股间。“嗦…咕,嗯…”“提提提督?!您在干…不要呀!“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向提督口中撒尿的女孩猛地向后跌坐了下去,双手拼命地拉扯着裙子,试图捂住仍在不断流出尿液的私处,”尿、尿很脏啊,不、不可以!“侧躺在桌面上的深雪使劲地蹬着腿,似乎想要逃离这羞耻而令人害怕的惩罚。

    一只手抓到了桌子的边缘,跪在桌子上的女孩刚要再挪动身体,双脚的脚腕处传来了强烈的拉扯的感觉,整个人再度趴在了桌面上。随着下半身被抬起,刚才的感觉再度隔着内裤传了过来,这一次似乎还加上了舌头的攻势。“不、不要!”

    低下头看着自己被吸吮的私处,又瞥见提督的一只手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掏出了完全勃起的阳具慢慢的撸动着。

    “好了,可以开始下一阶段了。”说着,将深雪的身体向自己这边拉了几下,让自己的阳具刚好可以顶在湿透的内裤上。“来吧,深雪,”不顾羞愤欲死的女孩正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将她的内裤脱下了一截,让小小的屁股刚好完全露了出来。勃起的阳具“啪嗒”、“啪嗒”地拍打着柔软的臀肉,或是将前端插入臀瓣间浅浅地抽插几下。

    “接下来,在这里自慰给我看。”将深雪的身体摆成侧躺的姿势,顺手将她的一条腿从内裤中解放了出来。“唔…这样吗…”一只手伸向了被尿液弄得湿漉漉的耻丘,一根手指挤入了闭得紧紧的肉唇之间,慢慢地摩擦着。“这样不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嘛,”将深雪的一条腿扛在肩膀上,毫无保护的萝莉蜜穴被尽收眼底,“还有,这边也要。”手指贴在深雪的菊穴上打着转,慢慢地将指尖刺入。

    “这、这里也…?”“没错,”伸出舌头舔了舔深雪的小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哦?难道说,深雪没有玩弄过自己的屁穴吗?”“嗯…哼嗯,有、有过…”随着提督手指的抽插,深雪的声音中明显混入了喘息声,“白雪…姐,有帮我舔、舔过几次…”“是么?那么更好。”拉开办公桌最下方的抽屉,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玩具,“就让我来帮你一下吧,”从中拎起一颗跳蛋,打开了开关,“嗡嗡”声伴随着震动立刻传开来。

    “唔噫噫!提督你!”震动着的跳蛋被贴在了缩的紧紧的菊穴处,“深雪还没有体会过吧,”说着借着仅存的一点点尿液的湿润,硬是挤入了幼女的后庭中。

    “啊啊!哈…这—这是什…”伸向屁股的手被捉住,引导向自己硬的发痛的阳具。

    “提、提督的…”“深雪,如果你能不用手就把这个跳蛋排出,我们就直接跳过下一个惩罚阶段,怎么样?”拉着深雪的胳膊让她起身坐在桌子上,将本在穴口的跳蛋塞的更深。

    “嗯哈,深、深雪愿意试试…哈嗯好激烈…”在提督的帮助下好容易在桌子上再度蹲了下来,菊穴中跳蛋带来的刺激让深雪双腿发软。“在排出跳蛋之前,前面的洞洞也不能停下哦。”“是、是,深雪会、会努力嗯…”努力地挤压着自己的肠道,试图排出仍在不停地震动着的跳蛋。“啊嗯!好、好厉害…屁股、屁股这里,怎么会嗯…”“前面的手指也不可以慢下来哦,”伸出手指将幼女闭得紧紧的外阴分开,粉红色的嫩肉被完全暴露在了外面,另一颗被打开了开关的跳蛋直接贴在了阴核上。“哈嗯,不、不要…”

    随着菊穴的不断张合,跳蛋终于开始露了出来,“好、好厉害,再,再来一点就…嗯哈…”握着遥控器的提督坏笑一下,猛地调高了跳蛋的档位,“噫呀啊!

    这…啊…“激烈的刺激之下,深雪再次跌坐在了桌子上,刚刚挤出一点的跳蛋再次被塞了回去。”唔哈…噫啊不,不行…““看来我们的深雪没能成功呢,”将深雪翻了个身,让翘起的小屁股再次对着自己,“那么,要不要我来帮帮深雪呢。”“提、提督,请救救深雪…”双手掰开自己的臀瓣,尽可能地将菊穴突出出来,伴随着淫水潺潺的幼女蜜穴,一同撩拨着提督的神经。“那么,要找个什么东西把它勾出来呢…”坏笑着将发烫的龟头抵在了幼女的菊穴口上,“就用这个吧,”猛地一挺腰,将大半个阳具刺了进去。“啊!好、好深嗯哈啊…里、里面也震起来了!”并未停止的跳蛋被顶入了更深的地方,“深雪的屁穴,好紧,好棒…”完全不顾尚未适应的深雪,提督的阳具开始在幼女的菊穴中进进出出,带着跳蛋和线一起,在深雪的肠道中翻搅着。“哈嗯…好、好快…屁股里,被塞满了啊…”将深雪的双臂拉到身后,一只手握着手腕,强行将她从桌子上拉了起来。

    “啪叽—啪叽—”幼女的臀瓣撞击着提督的身体,“呜…哈啊…请,请慢一点提督…”一只手伸入了幼女湿淋淋的花园中,捏着充血阴核拉扯着,“呜啊!”

    插在菊穴中的阳具被猛地缠紧,抽送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这、这样会、会坏掉的啊哈嗯…要、有什么要来…要从下面出来了啊!”随手关闭了跳蛋的开关,猛地抽送了几下肉棒,又突然拔出,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办公室内响亮的“啵”了一声,在深雪身上的双手也松开了。突然被解放了的幼女趴在桌子上大口地喘息着,然而身体中的欲火却仿佛在和她唱反调一般,没有得到满足的下半身渐渐地骚动起来…“提…督,为什么停下了啊…”回过头看着坐在椅子中的提督,胯下的阳具仍然保持着昂扬的姿态。“嗯?因为这一部分的惩罚已经完成了啊。”坏笑着回答完深雪的问题,从地上捡起了深雪被尿液浸湿的内裤套在了自己的阳具上。

    “可、可是深雪…还、还没有满足…”“嗯?深雪你说什么?”将并拢的手指放在耳边,故意做出没有听清的样子。“深、深雪还没有…想要提督…”“想要什么?不好好说出来我可是不知道的。”虽然这样说着,还是将两根手指再度插入了幼女的蜜穴中。“想要提督的…提督的大肉棒…”慢慢地扭着腰,深雪终于说出了这难以启齿的话。

    “惩罚已经结束了,既然你想要,就坐上来自己动吧。”抽出手指看着上面沾染的爱液,提督满意地笑了笑。“唔…深雪明白了…”坐入提督怀中,用自己的屁股摩擦着提督的阳具,“提督,请、请插进深雪的里面…”一只脚踩在椅子的边缘上,慢慢地将身体挪到了椅子上方,正对着勃起的阳具,缓缓坐了下去。

    “嗯—好大哈啊—”紧致的蜜穴被撑开,“顶到了深处了啊…”对于幼女来说明显偏大的阳具尚未完全插入便已到底,顶在了柔软的子宫口上。“深雪喜欢这样吧,”双臂自下方环过幼女的大腿,将她架了起来,自己也站起了身。“噫哈!不…嘎哈…不要这么…深…”手指分开幼女的蜜裂,指尖撩拨着充血的肉豆,每一下都会让肉棒被吸的更紧。

    “深雪也是个淫乱的孩子呢,”含着深雪的耳朵轻轻拉扯着,感受着幼女肉体带给自己到欢愉。“呃哈…不、不是…这样…”“可是深雪的小穴在说着它很舒服哦,就像这样!”托着幼女双腿的手臂突然松开,本来半抽出的肉棒便直直地顶在了花心上。“嗯!哈唔!”柔嫩的嘴唇被提督吸住,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噗哈啊—噫来了,有什么要…从里面出来了啊啊…”

    “办公室的门可是没有上锁的,如果有谁现在进来了,深雪的这幅痴态可就要被看光光了哦。”“噫什么?不…不可以…不要看啊!”“唔嘶—吸的这么紧,难道深雪想要被谁看到吗?”“不是…不是这样的…停不下来了啊!小便又要出来了啊!”大量的爱液涌出,仿佛要把阳具冲出去一般,抽出阳具的提督并没有停止对幼女性器的刺激,打开了仍在菊穴中的跳蛋的同时,刺激着阴核的手指也变本加厉。“不、不要…停不下来了啊啊啊!”已经分不清是爱液还是尿液的液体自幼女的私处喷涌而出,落在地上、桌子上…“现在肯不肯承认你是个淫荡的女孩子了?”捏了捏深雪的小鼻子,提督的语调中充满了调笑的味道。“对不起,深雪是个坏孩子…请让深雪用身体来擦干净吧…”趴在桌子上的深雪用上半身的衣服擦拭着喷溅在上面的液体,一扭一扭的下半身仿佛故意诱惑着提督来侵犯,一次都未射过的肉棒迅速恢复了硬挺的状态,龟头抵在蜜穴的入口处摩擦了几下,一挺腰再度顶在了最深处。“呀啊!提、提督…不可以啊…还、很敏感的…”

    毫不怜香惜玉的提督整个压了上来,不停地耸动着腰,办公室里回荡着“啪叽”、“啪叽”的肉体碰撞的声音和幼女不成声的呻吟。“胸、不、不要摸嗯哈…”“深雪,上面没有穿内衣吗?”手指捻着乳头,故意在深雪耳边轻轻地吹着气,“明明胸部还没有怎么发育,乳头已经会变得这么硬了呢。”“因、因为和布料哈…好热,提督的肉棒…”“因为什么?”握着幼女娇小的乳房把玩着,嘴上依旧不肯放过她,“因为和布料摩擦…非、非常舒服…”“还真是没想到呢,”

    “啪”地在深雪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你这个淫乱的驱逐舰,就这么喜欢自慰吗。”“对不起对不起…深雪是淫乱的坏孩子,哈嗯再深点…请提督好好地惩罚我…”

    “压、压的好紧,提督嗯哈,提督好沉…”双腿从后侧勾住了提督的身体,似乎是要他插得再深一点。“噫,屁股、屁股里…”跳蛋的档位突然被调高,前后双穴同时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已经完全变成阿黑颜了啊,那就好好地给我接住这一发吧,”看着身下的幼女近乎翻白眼的痴态,提督又一次开始了快速的抽插,“用你这淫乱的身体,给我好好记住这次惩罚!”腰猛地一沉,温热的精液喷涌而出,注入了毫无保护的幼女子宫中,从未体验过冲击的子宫在刺激之下,将大量的快感传递给了幼女的身体,“噫呀!里面…有什么进来了…小宝宝的房间要装不下了啊啊…”

    “呼—呼—”拔出肉棒的提督坐回椅子上喘着粗气,看着自己的精液混着幼女的淫水不断地滴落着,菊穴中的跳蛋也被关闭了,但自其中伸出的粉色的线仍让人觉得异样的色情。“怎么样,深雪,有好好地记住这次惩罚么?”“是、是的,深雪记住了…”“那么,明天你可以休息一天,之后的日常出击如果再有糟糕的表现,我会对你更重地处罚,明白了么。”“是的,深雪明白…”趴在桌子上的幼女慢慢地拉扯着湿乎乎的衣服。

    尾声:“我回来了~啊,晚上好,白雪姐。”“深雪?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看着脸色微微发红的妹妹,白雪一脸的疑惑。“抱歉抱歉,白雪姐。因为最近表现不太好被提督批评了,后来就被带去演习场单独训练了…白雪姐?”看着白雪微微皱起的眉头和抽动的鼻子,深雪的心中暗呼着不妙。

    “没什么,训练累了吧,快去洗个澡,等下就要吃饭了。吹雪姐和初雪买东西应该也快回来了。”推着深雪走向浴室的过程中,白雪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妹妹的下半身…“我,我去就是啦,别推了啊姐…”

    “呼—好险,白雪姐应该没有发现吧,”擦着沐浴露的深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被提督直接送回宿舍,连入渠的机会都没有了啊…再怎么洗,味道还是好重啊…”

    “这个傻丫头,真以为自己没被发现啊…被提督疼爱了吗?还是说,那个味道…”出神地盯着碗中的汤,白雪的手不自觉地伸向了小腹…古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