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女龙魂 > 章节目录 【神女龙魂】(2)
    第2章·少妇少女与少年的日常2020年7月31日当白浩与白芯回到家时,白芯大胆的露出一身魅魔诱惑的服装与可爱而娇小的蝠翼和小尻尾。

    “你这么明目张胆跟着我,不怕被人看见?”

    白浩压了压枪,小声的说道。

    “放心,我不想让别人看见,别人就看不我。”

    白芯诱惑的声音响起。

    “妈,妹妹,我回来了!”

    咯噔!咯噔!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少妇与少女亲切的起身走了过来,只见少妇剪了个短发,额前从左向右留着微斜的刘海,一张白皙的俏脸如花似玉,而她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更是把她少妇的气质烘托到了极致。

    虽说已经是两名孩子的母亲,但她保养的如同十六岁的少女,让刚压完枪的少年不自然的抬起头来。

    少妇高雅的玉颈上戴着她老公送的钻戒,用铂金的金链子扣住戒环,耀闪的光芒简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真爱之心”。

    而她上身的穿着虽不是高贵的礼服,华丽的晚装,只披着一件圆领的长袖衫以及灰色的绵质内衣,不过在白浩看来,却更加符合自己母亲的气质,不露胸,不露脐,与一旁的白芯有着鲜明对比。

    下身是一件居家的灰色牛仔短裤,将她那白玉似的修长美腿完全暴露了出来,腿上没有穿任何丝袜,极大胆的露出她本就带着点肉肉感觉的美腿,在往下,少妇白嫩的玉足就这样直接踏在了那双居家的、平平无常的拖鞋上。

    而下身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少妇裸露在外的绝美玉趾,少女的娇小、少妇的微肉、熟妇的美艳,粉红色的脚趾甲上涂着艳丽的红色丹蔻,像是一颗颗红宝石点缀在这绝美的玉珠上,与拖鞋穿在一起的样子,像是一个流氓汉在猥亵着一名娇滴滴的美艳少妇,好似在不断衰声泣吟,“救命啊!不要...!救命!唔唔......”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学习很累了吧?”

    少妇关心的问着白浩,爱人的逝世是她无法挽回的记忆,只有在儿子的身上才能找到他的影子。

    “哥,你又跑出去玩啦!”

    妹妹的声音带着一点傲娇,使她的眼神显得有些病娇。

    她与少妇的发型一模一样,只是她的刘海遮住了右眼,耳朵也露了出来,遗传少妇的完美基因使她拥有了小魔女般的精美五官,而胸前的大肉包,更是将这一景致突显出来。

    少女有着少妇般大小的巨乳,少妇却没有这么大,只有少女刚刚发育成熟的样子。

    这么一做对比,白浩的妹妹就是童颜巨乳,母亲则是娴雅少妇。

    “嘿嘿~”

    白芯的笑声在白浩的脑中响起,他不适的脸红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她的小尻尾如蛇一样缠住了,背后还能感觉到她的心跳与脖子上的轻轻吐息。

    “...妈,妹妹,我有点累了,先上楼休息了......”

    白浩强忍着白芯的挑逗,赶紧说完想逃去楼上。

    可是,白芯还是这样将身躯紧贴着他,蝠翼扇动,尻尾轻缠,双腿也环了过去夹住了他的腰,那高跟后面的尖端,更是时有时无的触碰着某物,让少年更加脸红的看着他母亲。

    “哥哥好奇怪呀...居然脸红了...!”

    在白浩上楼后,少女叉着腰奇怪的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白浩。

    “你哥哥学习太累了,不要打扰他了。”

    “好吧好吧...!”

    “......你说帮我报仇,怎么个帮法?”

    白浩献媚似的为白芯揉着她那一双套着黑丝袜的美足,一边按捏一边看着她魔鬼般而天使的容颜说道。

    “当然是给你点东西,自己去报了~难道还要本座亲自动手吗?”

    另一只黑丝足伸了过来,白浩脱下高跟,神色泰然如山的轻揉着黑丝足趾。

    可他双眼却显示出了不同,一片色情的感觉,下体也胀大了起来。

    “嘿嘿~要不把那小家伙弄软了。”

    白芯微笑的轻吐了一口气,靠在了电脑坐椅上。

    “还是不了!”

    白浩放开了黑丝足,给她穿上了她精美的高跟鞋。

    “有什么东西能帮我?我的仇人势力很大的,他爹是黑社会头子,没人能对付他。”

    按了按牛仔裤里的小兄北后,白浩神色正常的说道。

    “呵呵...等你见识过后就不会这么说了。”

    “这是...!”

    只见魅魔的手中出现一团暗紫色的魔法光团,彷佛是夜空中神秘的天狼星,引渡着人们走向邪恶的深渊。

    光团移向白浩,被他吸收了,“我感觉获得了一股很强的力量...!”

    “哥,你休息好没有?快来吃饭啦!”

    穿着不死川JK短裙的妹妹在门外朝里喊道,她还是那般傲娇的叉着腰。

    “去!”

    一声喝令从白芯口中发出,少女神色变得娇媚起来。

    “啊啊...好热...头好晕呀...!”

    “哥哥...!我要...哥哥...!”

    少女一张纯洁的脸蛋露出妩媚的霞红,她软倒在地,噘起翘臀,四肢着地似小猫般爬上了床。

    “我妹妹她?”

    “我饿了...我要吃哥哥的大肉棒...!”

    少女在白芯的淫靡魔法中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一直以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想要与哥哥突破那囚人欲望的人伦之德。

    “喂!白雪,你醒醒啊!”

    白浩惊得大声喊道。

    他的裤子如先前那般消失,刚压下去的肉棒弹立了起来。

    眼前的巨物散发着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进一步吸引着少女爬向他。

    “哥哥给我吃哦~~~”

    少女妩媚的样子让白浩身体绷紧,自己可不能与妹妹乱伦啊!望着面前与肉棒不到一公分的少女面庞,白浩忍着她澹澹的吐息,继续斥声道,“喂!你在干什么!我是你哥!”

    少女神志不清,神态如同痴女,身体都散出了一丝丝香汗,她掀起裙摆,搂起上衣,将那对比母亲还要大的巨乳暴露了出来,像一只小猫一样,伸着粉嫩嫩的小香舌,舔着肉棒上的晶莹。

    感受到从肉棒上传来的那种快感,白浩扫去心中的那抹想法,白芯一定是在捉弄自己,或是在考验自己。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会魔法的强者,可不能还没报仇就死去,可不能留着憋屈的死在她的骚逼下。

    白浩心中暗想了片刻,神志空前的神圣起来,如神似佛般,毫无色欲,他张开口大声求饶,“白老大!白姐姐!收了神通吧...!”

    一声暗笑如仙女娇吟,白雪妩媚的样子快速逝去,纯真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她呆立在门边,似乎不知道刚刚所发生的事。

    “哥哥?我刚才怎么了?”

    “你先去吃吧,我马上就下去。”

    他裤子重新出现在双腿上,一如既往的奇幻。

    “哦,好。你快来哦~”

    少女在楼梯间抿了抿嘴,“怎么有点甜甜的?”

    “我以为你会把小姑娘拿下呢,呵呵...!”

    “我不能伤害我妹妹,还是报仇要紧,我要让王宇轩付出代价!”

    “我肚子饿了,她没吃,我要吃嘛~”

    白芯上到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双眸金光闪闪像是天空上的星辰,让白浩莫名的感到,她是夜空中的神衹,诱人堕落的女妖。

    “咯咯~裤子又消失了呢,开始了,先榨你一发,吃完饭在榨榨你~噢呣!”

    魅魔跪在大床上,玉手抓住肉棒,伸着口吐仙津的娇美香唇,吸唆着他肉棒里的精华,他忍耐了片刻,魔气暗涌,一下子射了出去,“咕噜,啊...!姐姐享受不到的美味可真是好吃,记得吃快点呀~人家给你看个惊喜!”

    白浩深吸了一口气,下体还隐隐有被口交时的感觉,他来到楼下,看见了母亲温柔的笑脸,看见了妹妹纯洁的微笑,独自的在电饭煲里添了一满碗的饭,与她们一起吃了起来。

    …樶…薪…發…吥………“妈,我白丝袜磨破了一个洞,帮我买条新的吧。”

    白浩看着她妹妹白雪,想起了刚刚上楼时,妹妹有穿着一双白丝过膝袜。

    是腿上的那双吗?他眼神飘了飘,夹起一块生精固本的红烧肉。

    “好,我也要换条了,那双也快磨破了。”

    “黑丝还是肉丝,等下洗澡时看看。”

    吃着饭的白浩又将视线转向卫生间,不过却被一个轻柔的少妇声音拉回了视线。

    “小浩的袜子也破了几个,要什么颜色的呢?白色、灰色、黑色....”

    少妇优雅的夹起一块火腿,那碗宫爆鸡丁的火腿全被妹妹吃了,只剩这最后一块。

    “灰色的吧...”

    少年吃完最后一口饭,看着眼前露着温柔笑意的脸。

    “水烧好了,洗完早点睡,游戏别玩太晚了,你明天还有课。”

    少妇说完就召呼白雪一起收拾碗筷,而白浩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这是个普通的双层小别墅,自从少妇的老公出车祸后,这栋小别墅就名正言顺的签在了他们三人的名下。

    洗手间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有五六平的样子,在靠近门边,洗手台的右侧,里面装了一桶没清洗的女性衣服。

    因为白浩是男生,而且一直都是他自己动手,要是被母亲或者妹妹无意间看见了他梦遗后的产物,总归不好,所以,这桶里只有少妇与少女的衣服。

    “嗯?妹妹换下的内裤,粉色的...!嗯!怎么还有血!”

    白浩想找出少妇换下来的黑丝袜,无意间,翻出了一条带着点点血污的粉色胖次。

    他拿了起来翻了翻,没有精斑的痕迹,也没有其它的怪东西。

    他又拿着嗅了嗅,一股少女的芳香扑进口鼻,还有一股血腥气息。

    而这股血腥气息,直接将他身体里被赋予的邪恶魔法能量给勾引了出来,血红出现在了他的双眼中。

    白浩放下胖次,继续翻找,终于在底部的位置找到了一条肉丝袜......肉丝是一条连裤袜,轻薄的像是一张宣纸,又好似蝉翼一样半透着,他喷吐着浊热的鼻息,上面有着一股属于母亲的那种温馨的香味,百闻不厌,彷佛闻上一口,就看到了天堂,就想这么沉醉其中。

    “啊!好香...!这里果然破了个洞。”

    洞不在脚上,而是在下体处的丝袜上,像是被人撕破的,白浩以为有人操了自己的妈妈,心中有点慌,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似乎是他身体里的魔法能量在不断净化他自身不利于理性思考的因素。

    “...难道!妈妈她一个人寂寞难耐...用电动的棒棒...”

    少年脑海模拟出他母亲自慰时的样子,很快他就摇了摇头,扫去了这奇怪的画面。

    “要留着,可惜了今天...”

    白浩将肉丝重新放好,尽量恢复原状,去洗澡了。

    当白浩洗完澡上到楼上时,眼前的一幕让他瞪大了双眼。

    只见立于床上悬在半空中的女子,露出冥想的姿态,周身有暗紫色的水流在不断的冲洗着她的阴道,似乎是在净化自身的不洁。

    “啊!终于吃完了,嘿嘿,还洗得这么干净,我也...刷完牙了!”

    金色的双眼魅惑无比,白芯落下身躯躺在床上,张开一双诱惑迷人的黑丝双腿,将那无毛的白净阴部裸露了出来。

    在房间白炽灯的灯光下,她粉嫩的玉门显得非常纯净,无一丝污浊,水嫩嫩的粉瓣随着气息的喷吐而微微蠕动着。

    “快来,自己把你那裤衩脱了,快上床来爱人家~”

    美色就在眼前,魅魔白皙光润的胴体上挂满了奇奇怪怪的暗紫色淫纹,像是一条条吃人的巨蟒,让伫立在门口的少年视线落在了她的身躯上。

    少年一步步走向这具色欲淫靡的躯体,他亲吻着黑丝足,舌头一路往上,像是在黑色的田野间驰骋的俊马,一路奔向那片桃源圣地。

    “咯咯~用力给我吸,这可都是我的魔力呢,要想变强、要想报仇雪恨,就给我一滴不留的咽下去,迎接本座的圣水。”

    白芯金色的双瞳像是神的双眼,可是她露出的却是嗜虐的眼神,那都是被关了九年的空虚与寂寞,虽有庞大的灵力将那股暴虐给压制住,但还是露出了原本的妖女邪性。

    房间内是如同圣光般的纯白灯色,在这圣洁的炽光灯下,魅魔诱惑的躯体上泛着一股肉欲的光泽。

    而在那对酥白而有力的大腿间,正有一名一丝不挂的少年正把一张俊脸深深埋入这馨香宜人的桃源圣地之中,不断的舔弄,不断的吸吮,发出如同野兽般,魔鬼般的沉闷低哼声。

    “???”

    楼下,白雪被楼上的动静吵得睡不着,她穿好衣服上楼敲了敲哥哥的门。

    “哥,在干嘛呢,早点睡,是不是又在...看片啦...!”

    “唔...!嘶熘...唆...!咕噜...咕!”

    白浩没空搭理妹妹,伸着舌头一路舔进魅魔的吸精窟,他的舌头就被当成了肉棒给拉了进去,不断有甜美的嫩肉蠕动着夹磨他的舌头,还有一股股水流沿着张开的大口,强行的灌了进去,火热的感觉一瞬间从他小腹腾起,小天位三重、小天位五重、六重、七重、八重,一直到九重才停止,少年还在继续吸着她美味的蜜液。

    “嗯啊啊...!好舒服,舌头弄的本座好快乐,啊啊...!不要停,别管她,继续啊,嗯嗯啊...!”

    白芯躺在紫色的大床上,两手揉着胸前不知多少男性一亲芳泽的雪润玉兔,左乳上妖异的血玫瑰像彼岸花那般静静绽放,脸上满脸娇媚的轻声娇吟着。

    动情的白芯无疑是最为媚惑勾人的,就算身为她姐姐的白芷至尊来了,兴许也会加入一起吧,她高冷的样子兴许是外在的,内在的会是火热的吗?白芯才不想知道,她最好别来捣乱,自己的北北不管不问的丢在一户人家中,让他隐世隔绝,虽说是为了保护他不受伤害,但如今机缘巧合下又破解了至尊设下的封印。

    你说,可笑不可笑!淫荡的魅魔飘过这一丝丝的思绪,很快就沉进了少年吸食自己魔力的快感中,她双腿正弯向胯间少年的脑后,紧紧锁住他的头部,把自己淫液泛滥的蜜穴紧贴住他的脸,让蜜肉不住的研磨并尿出一股股香醇的圣水,喂给他灌下去。

    “哼!哥...!别看了,再看就让妈妈来惩罚你!”

    门外传来下楼的咯吱声,门内的一双黑丝腿将他放开了。

    “快插进来,我好饿,快喂我精液~”

    白芯娇腻腻地张开她秀美的檀口轻吟着,少年露出一抹邪笑,红着双眼,喘着粗气,肉棒刮着蝴蝶瓣口,往下一顶一送,插入了白芯娇小紧窄的后庭,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娇吟声。

    “啊啊!坏蛋,是上面那个洞啦,咦咦...!轻点,人家第一次被肉棒插屁眼,不要这么...啊!唔唔...!”

    白浩吻着她红润的双唇,粗大的肉棒在她紧致的肛门内大刀阔斧,一路挺进最深处,奸淫般的发泄着欲望。

    “啊!好爽...!即使被你吸精,我也愿意,在让我尝尝你的小屁眼。”

    伴随着白浩的喘息声,白芯的那条小尻尾也露出了真容,一个幽深肉窟的样子,张开的尾穴里面全是带着凸起的淫肉,它在半空中转了转,像蛇一样寻找目标,对准他的屁眼,直冲了过去。

    “啊!”

    他发出一声尤为高亢的呻吟声,楼梯间传来两种脚步声。

    尾穴虽然对准的是屁眼,却是直接张开大嘴,将他更下方的饱满吞入,用力的挤压着,将里面深藏的精液全挤了出来,他继续发出即是爽快又是痛苦的叫喊声。

    “小浩,怎么了?叫这么大声,哪里痛吗?要不要去医院?”

    关心的问语在这一刻带着一种强烈的背德感,自己还在这具女妖的身体中放射,母亲就来了,她有钥匙,会随时进来。

    刚这么射这么想,门就被打开了。

    与此同时,闹钟的铃声也在耳边响了起来。

    “快给本座起来,昨夜居然那样欺负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白芯的脸蛋像女友般露着绯红,可爱的像个小女生。

    白浩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说着对不起,我错了,因为你太漂亮之类的话。

    而当她不纠缠昨天之事时,白浩在心中回忆了片刻。

    妈妈倒底进来了没有?自己怎么对后面的记忆没有了?不等少年继续细想,他爬起床收拾书本,口脸都不洗,直接向学校冲去,因为快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