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殇(娇妻之殇) > 章节目录 娇妻殇(11)
    2020年7月31日姜雨娴发现董辰皓低头时候,眼睛有水雾,恍然觉得,他还是个孩子,心也柔软几分,没好气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了!”

    姜雨娴虽然训斥,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只有接受时候,她先会去劝导,人和人之间相处很奇怪,有的人是第一印象,有的人是细水长流慢慢了解。

    而姜雨娴则是因为刚才董陈浩悔恨的眼神带有的水雾,让缺少亲情的她,内心生出莫名的怪异,她看董陈浩一言不发,继续循循善诱道:“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结交同学方式很多!”

    她不知道董辰皓心中所想,可既然把他当成后辈,姜雨娴就以淳朴角度去看待,觉得他大概是觉得不适应,而用这种极端方式。

    “舅妈,我错了!“董辰皓眉间一喜,顺着姜雨娴话语,诚恳道:”

    我不知道怎么和同学交流,他们说的那些我都不懂”

    “不懂就慢慢来,去什么环境不要总想别人去认可你,上赶着和别人交流,那样结果通常不太好,要发挥自己特长,比如你喜欢运动呀,做好自己擅长的,朋友自然就多了”

    姜雨娴毫不吝啬的传授后辈人生经验。

    “舅妈说的是,我一定改”

    董辰浩下着保证,看着姜雨娴惊人的美貌,心神一荡,他当然不敢有非分之想,但眼神不经意扫过女人妩媚动人的身姿,心头一片火热。

    “这是你老师教给我的东西!”

    开着车的姜雨娴一只手拿起纸皮袋子,在素手上扬了扬。

    “我没打开看里面是什么,但男儿志在四方,要以学业为重,这个东西我先保存着,等你高中毕业再给你”

    董辰皓见到纸皮袋子,脸色刹那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语气颤抖。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舅妈你就给我吧!”

    到了最后就差没哭出来,姜雨娴明眸皓齿轻笑一声,没有说话,车子直奔小区。

    一路无话。

    “哎呀!”

    下车的姜雨娴,惊呼一声,高挑的娇躯一下蹲在地上,刚才开车还没察觉,但一踏入土地,立马觉得扭伤处痛彻心扉。

    “你怎么了,舅妈?”

    董辰皓慌忙过来,扶着姜雨娴,入手一片冰凉滑腻,冰肌玉骨的词语在他脑海出现。

    “不碍事,去你们学校脚崴了”

    姜雨娴倒吸一口凉气,被董辰皓搀扶,按了下扭伤处,疼的直冒冷汗。

    “我送您去医院吧,瞧着挺严重的!”

    董辰皓嘴上忧心,眼神却忌惮看着姜雨娴被丝袜包裹的小脚。

    “怎么送,你会开车?”

    姜雨娴被逗笑了,旁边的董辰皓被噎的说不出来话,憨厚的挠了挠头。

    一旦把董辰皓当晚辈,乃至孩子看待,被搀扶着,姜雨娴也不会觉得有何不妥,坏事总是一件接着一件,电梯显示故障。

    “先扶我上楼,家里有舒筋活血的备用药物,估计明天就好了”

    看着眉间紧皱的姜雨娴,感受手上传来惊人触感,还有不断钻入鼻间的女人体香,在姜雨娴不注意的情况,董辰皓目光灼热看着她肥硕的翘臀,眼中忽明忽暗,不知想着什么,接着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勐然蹲下,把姜雨娴抱起。

    “辰皓,放我下来!”

    姜雨娴惊呼一下,羞怒交加,不敢置信看着董辰皓。

    “不行,舅妈是为了我受的伤”

    董辰皓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执拗,还有自责。

    难道是我多想了?姜雨娴看着憨厚的董辰皓,心理有些懊悔,自责自己为什么大惊小怪,他只是个孩子,这种行为分明是对自己受伤有着歉意。

    可即使想到这些,姜雨娴身体也开始绷紧,除了老公,他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如此暧昧。

    而董辰皓的手很老实,充分保持一个孩子心态,除了刚开始不经意在姜雨娴诱人的肥臀滑过,没有其他逾越之举。

    只是不知有意无意,抱着姜雨娴上半身那只手,格外用力,抬得很高,着上楼梯,姜雨娴丰满软柔的乳房不经意擦着董辰皓的大手。

    “好了,放我下来吧!”

    姜雨娴见已到门口,秀靥有些不自然,现在对她来说非常尴尬,既怕冷漠伤了这个一心愧疚外甥的心,又怕来人看到这疯狂的一幕,总不能遇到人就解释,自己因为脚受伤,外甥抱自己上楼吧。

    “恩”

    董辰皓听话的放下姜雨娴,低头瞬间,不经意触碰姜雨娴乳房,让她一阵紧张外加羞涩。

    姜雨娴素手在丰满的臀部滑过,把褶皱的衣裙理顺,觉得气氛有些暧昧,漫不经心委婉道:“都长这么大了,以后在学校和生活做事可不要太莽撞!”

    “舅妈,您怎么和我妈妈一样,真能唠叨”

    董辰皓撇了一下嘴,似乎刚才行为让他觉得和姜雨娴亲近不少,事已说话没什么顾及,听到“妈妈”

    两字,姜雨娴开门的手顿了一下,秀眉多了一些愁绪,不过很好掩盖。

    “舒筋活血的药,在下面第二个柜子“姜雨娴被董辰皓搀扶回屋坐下,她褪下高跟,一边摸着疼痛的脚腕,一边指着不远处梳妆台。见董辰皓拿起白色瓶子,姜雨娴确认。”

    对,就那个!”

    看着姜雨娴拿着瓶子没动,董辰皓眼睛一转,蹲在地上,看着黑色缭绕的美腿,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焦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舅妈您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要是舅舅知道因我而起,还不骂死我!”

    姜雨娴莞尔一笑,对自己心态自责,自始至终她看待董辰皓,都已男人角度,所以不好意思褪下丝袜,觉得不妥。

    可瞧着董辰皓那稚嫩带有憨厚的样子,还有“妈妈”

    这两个触动姜雨娴心房的字眼,她好笑道:“我保证不和你舅舅说,不过你要给舅妈倒杯水”

    她当然不是想喝水,而是褪下丝袜,要撩起裙子,即使外甥她也不想展现这幕,董辰皓听到吩咐,眉开眼笑,转眼跑了出去。

    姜雨娴素手伸到裙内,以前所未有速度褪下丝袜,修长笔直的白皙美腿一下子暴露出来,到了脚腕处,那里红肿一片。

    “对不起舅妈”

    董辰皓端水回来,晶莹剔透的脚腕受伤处,再次拘谨道歉。

    同时他目光顺着脚腕向上,看着那两条在边陲小城,永远不会出现的光滑水嫩大长腿,只觉得心里蹦蹦直跳。

    姜雨娴生性家教偏于保守,除了老公以外,她穿短裙时不会如此光着腿,可一旦把董辰皓定义为晚辈,姜雨娴就没多想,安慰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樶…薪…發…吥………“我给您上药”

    董辰皓直接单膝跪在地上,脸上懊悔再现,不等姜雨娴反应,直接抬起她的脚腕,拿着药物开始涂抹。

    在姜雨娴俏容有些慌乱,不知如何是好时,董辰皓忧心道:“要是我爸爸在这就好了,舅妈这种伤势,一会就能消肿!”

    “你爸爸懂这个?”

    姜雨娴不安的心态被转移,听董辰皓说的信誓旦旦,她有些好奇。

    董辰皓手上一停,少年心总是捉摸不定,不知想到什么,脸上流露这失望:“我舅舅就没和您说,我爸以前做什么的?”

    “他以前没做生意之前,就是正骨的!”

    姜雨娴不知董辰皓转眼间为何心情低落,脚腕处感觉麻麻的,伤痛感觉减轻很多,她夸赞道:“那以后要好好继承你爸的传统,按老话这叫手艺!”

    “我不想呆在那个边陲小镇!”

    董辰皓嘴一憋,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姜雨娴这才知道,眼前男孩心境转变,她生于富贵之家,普通的聊天没什么顾忌,但董辰皓不同,出生边陲,刚来大城市,对很多问题很是敏感。

    “是舅妈说错话了,以后我们辰皓肯定能有大出息,到时候你毕业就找你舅舅帮忙,他要是敢不帮就找我”

    说完她如同对待子侄般,芊芊玉手抬起下了保证。

    “谢谢舅妈,以后但又吩咐,外甥在所不辞。”

    董辰皓这刻非常兴奋,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手中更加卖力揉捏丝滑的小脚。

    “你现在能帮什么!”

    姜雨娴打趣一句,感觉身心格外放松,就那么直挺挺躺在床上,殊不知自己这番动作多么诱惑人心。

    “按摩呀!”

    “这块我可青出于蓝,比我爸爸可厉害多了,以后舅妈工作累了,我就给您按摩,舒缓心情”

    董辰皓说着,眼睛紧张看了一下姜雨娴,发现她舒服的闭目,他的眼神渐渐有些放肆,肆无忌惮的端量这修长美腿。

    抚摸着女人滑嫩紧致的皮肤,他差点呻吟出来,更别提不断刺激他鼻子的女人特有的体香,他真想这刻停留。

    姜雨娴虽然是他舅母,但更是个女人,偏远出身的董辰皓,来到许州,如同土包子进城,看着什么都新鲜,姜雨娴无疑是他见过最美丽最有气质女人。

    姜雨娴的冷艳气质,和高贵的身份,让他不敢有非分之想,但不妨碍他享受这刻,他的眼神越发火热,顺着两条修长美腿前进。

    就像揭开一张大奖彩票,姜雨娴的腿很美,让人有些窒息,多一分嫌胖,少一分稍瘦,且完美无瑕,美人如玉不过如此。

    董辰皓视线一直延伸到姜雨娴的大腿根部,虽有衣裙遮挡,但还是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神秘的地带,那里轻微隆起一块,被黑色蕾丝包裹,这种若隐若现的光景,让他脸色涨红。

    “你好好学习,就是对你舅舅和我最好的报答”

    姜雨娴美丽的双眸闭上,享受着对方指尖给脚腕带来的舒服感,哪里知道自己春光乍泄,裙底春光被一览无遗。

    “学校生活还适应吧!”

    姜雨娴轻轻抬了一下臀,浑圆如满月的屁股,压出一个惊人的弧度,发觉空气沉默,她以为董辰皓心虚,便继续道:“生活确实产生鸿沟,当偏远地区学生对成绩引以为傲时候,发现大城市以朝着才艺发展,可没关系的,高中这阶段重新追上为时不晚,可以多培养自己爱好。”

    “我喜欢的太土气!”

    董辰皓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次,简直细不可闻。

    “兴趣可不分高低,辰皓你喜欢什么?”

    姜雨娴把秀发向后梳起,明眸皓齿的秀靥直接展现,胸前峰峦起伏的曲线,出现一道幽深的沟壑。

    呼之欲出的乳房,让蹲在地上的董辰皓的下体,直接竖起,磅礴有力且带有惊人粗度的阳具,彷佛要把裤子撑破。

    董辰皓脑子一热,直接脱口而出,“纹身和养狗!”

    说完有些后悔,小心翼翼看着美目紧闭的姜雨娴。

    “岳母给岳飞刺过字,所以纹身这种技艺自古就有”

    姜雨娴款款而谈,没听出对方语气的怪异,她觉得身体越来越放松,性感的红唇带有笑意,鼓励道:“狗这动物舅妈不太喜欢,不是排斥,是不喜欢照顾,但人的物质充实到一定程度,肯定要向精神发展,很有前途!”

    “舅妈你不反对?”

    “反对什么,我还要支持,舅妈给你出两千,好好学”

    “嘶!”

    姜雨娴突然擅口张开,呻吟一声,睫毛微颤,又察觉有些不妥,死死抿着红唇。

    董辰皓抬头诧异的看着,刚才因为触碰脚心产生的脚趾痉挛,好像发现新大陆。

    ......远在天边的陈旭,当然不知道这里一切,人一旦欲望开头,就容易神思不定,本着就要离开许州的心思,他再次去了那个名字让他熟悉,却想不起哪里听过的雅婷会所。

    他不是喜欢会所小姐身体,单论身材,就是澹台清歌也要比妻子逊色一筹,更多是体验那种,姿势万千,彻底放纵的情怀。

    中途约了老李,不约不行,那里是会员制,可这次没遇到澹台清歌,让他多少心里失望,只能学着老李在一楼找了小姐。

    花样百出的姿势,让陈旭再次大开眼界,确如老所说,这里女人实在不像风尘女子,言谈举止以及素质,倒像良家少妇。

    等享受完,陈旭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外甥在房间读书,姜雨娴饭菜准备妥当,期间感觉妻子走路稍显怪异,但没多想,用过饭菜后,看着梳妆台卸妆的妻子。

    “老婆,给你买的礼物!”

    陈旭神秘的从身后掏出一个盒子,姜雨娴打开,露出里面那串精致的女款手链。

    “不年不节的,怎么想起送我东西了,是不是犯错了?”

    姜雨娴笑意盎然,拎着那串晶莹剔透的施华洛奇手链。

    “怎么可能!”

    陈旭急忙反驳,其实心里吓得咯噔一下,他和妻子非常相爱,自己出去浪荡,让他心理很是不安,送礼物未尝没有弥补过失的阿Q心态。

    但见妻子俏容和平时没什两样,他知道自己多想,转移话题道:“今天学校说什么了,是不是那小子又闯祸了,一会我去批评他,太不让人省心”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公司吧!”

    姜雨娴今天不知为什么,不太喜欢两人谈起董辰皓,她羞涩拍了陈旭一下,白皙的素手蒙上他的眼睛,阻止他继续打量自己身体。

    “老婆,我可能要去邵州出趟差,一时半会回不来!”

    陈旭坐在床边,搂着妻子的纤腰,感受那腰肢的柔弱无骨。

    他眼里带有不舍,结婚以来,两人可算形如胶漆,一想到要走些日子,心里别提多难受,但工作就是工作。

    “就那么怕见我妈妈,她能吃了你不成?”

    姜雨娴按住陈旭越来越往下的大手,美目怪瞋白了一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呀!”

    陈旭灿灿一笑,知道自己心中担忧被妻子发觉,是没错,相比分开,他更担心那个岳母。

    那位曾经可是让陈旭信心全无,三言两语就让他无地自容的女人,在陈旭心中一直位列无敌排行榜第一。

    “好呀!我妈在你眼里就是洪水勐兽”

    姜雨娴顺势把陈旭推到,就那么看着他,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犹豫两人身体紧贴,她的秀靥瞬间染上红潮。

    感受胸口传来妻子乳房惊人的触感,陈旭情欲直接燃起,闻着妻子的发香,话语脱口而出。

    “老婆,你奶子真大”

    说完就发现用词不对,果然,姜雨娴刚才还春情涌动的俏容,直接变成冷艳,她对奶子这种粗鲁的词语很反感。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呃!”

    陈旭浑身一哆嗦,冷汗直冒,哑口无言,他这两天被雅婷会所氛围影响,刚才有欲望上身,说什么都没经过大脑。

    见妻子软滑挺拔的乳房离开自己身体,陈旭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只能用百试不灵的话题转移大法,“我今天遇到个事,差点没气坏我!”

    “怎么了?”

    姜雨娴终归是女人,私密空间好奇心很重。

    陈旭察觉妻子语气清冷,他踌躇一会,脸不红心不跳的编制谎言:“有个工程方,为了合作,居然让自己老婆勾搭项目部的人,你说...”

    说完他观察妻子的表情,但令他有些失望,那美艳的容颜没有丝毫变化。

    陈旭当然不会无故编造,实在是这两天经历,让他心中如同长了野草,多年一直潜藏内心的梦魇,直接被释放。

    他不知怎么,一幻想冷艳的妻子变成床上尤物,被陌生男人在她柔滑的娇躯徘徊,就再也控制不住欲火,下体也会变得更加坚挺。

    “还有这种事情?”

    姜雨娴神情澹漠,语气倒是有些诧异。

    “当时听了我也不信,但事实确凿,听说多的时候一女陪三男,你说荒唐不荒唐?”

    陈旭继续试探,这些年他用了很多方式,来增添夫妻二人情趣,可姜雨娴心中始终有道红线,让怎么也迈不过去。

    “我和你说,你可别参与这种恶心事,我生平最看不起放荡女人!”

    姜雨娴发出警告,慵懒的伸了一下懒腰,动作妩媚撩人。

    陈旭知道,今天的试探又以失败告终,自己心中那节节攀升的疯狂想法,可能变得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