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仙子下地狱(同人改编) > 章节目录 仙子下地狱(同人改编)35
    第三十五章2020年7月31日这段时间来,我失去了无数重要的事物。贞洁,家庭,丈夫,自己的孩子!

    而这,皆是由自己软弱无能造成!

    那每一天每一刻都是煎熬,那个贪得无厌的无耻之徒在自己身体上驰骋,发泄,每一次淫乐开始前自己便警告自己该鼓起力量反击,但每一次都被那涂犬如同公狗一般的旺盛精力,远超自己丈夫持久力的抽送慢慢激起了情欲,自己开始承欢,迎合那个男人——绝影说的没错,如今我连反抗的动力都没有了···就如同现在,我的身子又开始发作了!这邪法咒术究竟是什么路数?我一直有在思量···对,绝影,绝影是术法大家,他肯定会帮我解咒!解了邪咒之后,我便能全幅心思去复仇了!···就算解不了,我那渴求也会得到满足,就算是今夜,今夜也好啊···这些念头从脑海中出现后,便占据了心神,在自己屋内床榻上无法入眠了!

    此刻,推开绝影的房门后,自己却有了犹豫:我该如何向他说起事由,如果真发生了关系,以后该如何相处,如何面对沉秋?

    绝影果真不是正经的男人——看到他直直摊出的手臂,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俯下身来,枕住他粗壮的手臂,抱住他的胸膛·····的画面。

    而我也如同意志被催眠了一般,躺在了他身旁——来此是为了解咒吧?不管了,这个男人肯定是一个比我丈夫,比涂犬要强的多的男人。今晚可以放心渡过了,明天?明天不管了······“这情况以前倒是碰的少,志怪小说不是侠女们中了淫毒需要男主角交欢才能解毒么?以前我在行宫只玩过这游戏的!不过中了邪咒这种倒也算解毒的一个变种···”亏得老色鬼抱住美人后还有心思探查下情况。

    “呵,三宫主居然只穿着肚兜和一件胫衣披着薄纱就来了。”由于屋内没点油灯,一片漆黑下,两人只凭放大后的五感来感受着对方。

    唇舌交缠逐渐火热,沉幼蝶两手不断套弄着老色鬼那粗大的肉棒。她欣喜的发现这物事是如此有料远远超出自己想象,白天见他与沉秋打熬肉身筋骨时就注意到了绝影下身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坨!

    而老祖双手只爱抚了妇人片刻,只觉妇人那直奔他下身的双手热情异常,也抓住了她浑圆挺翘的丰臀,抓揉几下后也伸出手指探入那处蜜洞狠狠的用指腹刺激着沉幼蝶花径内的沟壑!不用太多调情,两人就怒龙勃发,淫水潺潺了。

    老祖见此也只得让自己的大兄北赶紧去往那处销魂窟:把躺在自己身上的沉幼蝶往上提了些,妇人也感受到老色鬼催动肉茎鼓动,会意地用双手扶住滚烫的巨龙对准了穴口,腰肢扭动,花穴开始将肉棒吞入了。

    但情欲勃发,岂能让美人细品慢咽。老色鬼耐不住这调情的调儿激起的满腔欲火,翻过身来将沉幼蝶压于身下便是一通狠肏。还好老色鬼守得住心神底线,要不然这一通狠操猛顶,美人早被他弄伤了。

    女修士由于修行功法异术,体质远超凡人,以至于花穴妙处也是远超凡人想象,暂且不说大宫主沉融月那般闻所未闻,绝无仅有,给幽冥老祖带来无限快美的神异花蛤,三宫主沉幼蝶虽是五阶,但也绝妙非常:肉枪挺入其中,那紧窄柔嫩的膣肉犹如最肥美的雪花腻子,抽插毫不费力又裹得他的肉屌严严实实!

    老色鬼曾经说她水多,还真没说错,若不是这些淫水爱液丰润,哪有这般矛盾的事实,哪有这样极致的快美。

    沉幼蝶只觉得下身花径被一根粗大的男根一次又一次深深探索,又胀又满的深深充实着自己那最火热,最幽深的空虚之城。

    刚被绝影那一上来就狂抽狠刺,美妇人只有娇羞怯怯地娇啼婉转,浅呻艳吟:“哎~~嗯~~嗯~啊!哎唷!~~啊~~~你轻点,轻点~你进得~~人家好~好深噢!哎唷~啊!”沉幼蝶那春意盎然,美妙难言的淫语艳声令人血脉贲张地回荡在这间昏暗无光的房间内,但老祖的目力非凡,他看到美妇人桃腮绯红如火,绝色丽胭,娇羞万分,星眸微掩。

    不愧是有个蝶字,与花儿有些沾边了,丽人动情之后居然散发出了淡淡异香,随着交欢如火似荼也开始逐渐变浓,老色鬼虽是见多识广,但体香如此独特的美人也是独一份。

    沉幼蝶早被老祖剥得一丝不挂,那雪白动人的无瑕玉体在老色鬼黝黑壮实的身体下美妙地扭动着,蠕动着,羞赧而火热地响应他巨大肉棒的每一次进入,抽出···而这一次,老色鬼又深深顶到了她的花心,对着沉幼蝶这处最幽深处的娇嫩,狠狠揉动一番,又再抽出!

    美艳的沉幼蝶此刻妩媚娇啼、抵死逢迎,羞花闭月的绝美秀靥晕红万千,在老色鬼经久不息,章法有度的抽插下婉转相就、含羞承欢。

    也不知干了多久,老祖把身下这位神女宫三宫主,可说是自己的小姨子,与自己夫人各擅胜场不相上下的绝色尤物肏得死去活来,将沉幼蝶蹂躏得娇啼婉转!

    最后,美妇人沉幼蝶那身雪白丰腴的身躯一阵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膣内的粘膜死死紧夹、缠绕着那巨大火热的肉棒,深处又泄出一股浓浊的花浆淫精!……而老色鬼见状也在这是将一股股精液的直射进沉幼蝶的花穴深处。

    …樶…薪…發…吥………两个渴求情欲快美的男女双双同登极乐高峰才停了下来。两人相搂相拥,久久不想分开还紧紧连着的身体,沉浸在刚才高潮的余波之中。

    逐渐回过神来的沉幼蝶只觉双腿间湿漉漉、粘滑滑,美妇人知道自己又一次放纵自己了,肯定臀下的床单上已经湿濡一片了,心中叹息,却又芳心羞不可抑,桃腮晕红地轻声对老色鬼说道:“放……放开……我……我……我要回……回去了!”

    “三宫主,你深夜来此应该不应当只为与我绝影交欢享乐吧!况且,你满足了,却丢下了我!”老祖用力捉住沉幼蝶的细腰,将她拉进了怀里,上下其手搂住,贴在美妇人身后,将自己那威风再起的话儿紧贴进沉幼蝶那柔软丰盈的浑圆美臀上。

    “哎,让先生看到妾身那丑态了。”“之前你被邪法所控,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痛心回忆···但咒法未得正确的根除。以至于自己深陷泥沼不得自救。”“绝影先生可有法子?妾身,真是不想做那千夫所指的淫妇!这些贼人害得我可算是家庭破碎,孩儿也不得见······”听见搂住的美妇人痛苦万分,泪流满面的哭声,老祖只好将沉幼蝶翻过身来,紧紧抱住她,一手环住脖颈,一手轻轻拍打,抚弄她的背部。

    心中思索有何方式解咒,若美妇人只是情欲难抑倒还好办,虽然他丈夫乃是俗根凡人,但也只能多补补身子多多操劳了,时日一久,肯定会自然化解,因为下咒术的人不敢再动手了!没法巩固咒术效果,自然而然就消退症状。

    而如今这节骨眼,乃是多事之秋,还敢把沉幼蝶安置在唐家府苑,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真正家破人亡!而自己这厢便是为了复仇,震慑,报复那些敢给神女宫扣屎盆子的势力,更是没法让这妇人带着隐患行走江湖。

    想到此,只得点起油灯,细细端详沉幼蝶的身体状况了。

    绝色美貌的玉人在床上裸露出一具冰雕玉琢、如羊脂如玉的雪白美体。沉幼蝶那凹凸有致的优美身材,配上她那一双无与伦比的粉嫩玉腿,蜷曲地横陈在床榻上,那梨花带雨的面容是那样的楚楚可怜、含羞脉脉,仿佛正在期盼一个采花魔来行云布雨、摧花折蕊。

    这还是一位刚生产婴孩数月的少妇吗?身材恢复的太好了!并且那能哺育孩子的乳房是如此汹涌澎湃,乳峰也是如同紫色的葡萄那般肿胀,让老色鬼不由得吞了下口水,那可是能孕育乳汁的圣品!

    不过沉幼蝶的玉颈与小腹部有着一些扭曲的黑色邪纹,不知怎么的,老祖也觉得这分邪异让美妇人更显诱惑了。

    见“绝影先生”那怪异眼神盯住那私处附近的黑色邪纹时,沉幼蝶马上感受到了老色鬼那分淫邪心思。心中无奈:“哎,就当自己命苦吧。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是把自己当做泄欲的工具!”“三宫主,且先忍耐苦痛。我先试试数种名门正宗的驱邪手段。”那些以毒攻毒的更粗暴的手法,用在这美人身上,自己也会心疼啊。

    “先生尽管施为,妾身,忍得住!”······虽然此术初次得见,老祖不敢贸然以自己的咒法解咒。但手头奇物中有一个貔貅玉石,乃是他往昔从一个道人手中夺得。尝试数般正宗的解咒方式后,不想这件小物事倒是化解了沉幼蝶目前的窘境。

    不过这轮番施为下来,沉幼蝶的体力消耗也颇大,香汗淋漓,肤色潮红,那双扣人心弦的圣峰随着樱桃小嘴喘息而起伏不已。登时又把幽冥老祖这色中饿鬼勾起了心思。

    见到搂住自己的男人那粗巨的活儿如此暴躁不安,又想起了绝影他之前为自己施术时便一直在忍耐。沉幼蝶不由得玉颊生晕,丽色娇艳羞红不可方物,全身也变得火热滚烫,有点口干舌燥起来。她耳根都通红如火,低垂着美好臻首:“绝影先生,熄,熄灭那盏油灯吧!好像,好像妾身又有些异常了···”老色鬼心中暗笑:其实咒术已经解开了,但见你疲劳过度便为你好好按摩推拿了一番,激起你的情欲也属正常啦。

    他当然不会点破这个事情,与这妇人欢好一次怎么够呢?

    虽然自己已经领略过那细滑的香肌雪肤所特有的美妙手感,并领略过那处妙物那美妙的的滋味,但是由于这个“国色天香”的三宫主那罕有罕见的娇软细滑、柔嫩无比的质感和稀世难遇的奇异体香,令老色鬼猛吞口水,更何况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绝色美女娇滴滴羞答答,现在是任凭自己羞花折蕊、大快朵颐再也无法拒绝。

    将妇人侧躺于床,举托着一条丰美的玉腿,自己跪坐与她另一大腿上,又一次挺入进那处销魂妙处。

    壮硕的肉棒不断推进,毫不停顿地向沉幼蝶体内深处滑去,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沉幼蝶羞赧地感觉到越来越胀……越来越胀……“全根”进入后,就毫不留情地开始狂抽狠插起来。而沉幼蝶则随着肉棒粗野的刺进抽出,被动地蠕动着娇软绵滑的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响应着老祖的动作,迎合着老色鬼狂猛侵略。

    幽冥老祖只觉得美人的内那层层密密的膣肉粘膜紧紧地缠绕在巨棒上,而且美艳的沉幼蝶那天生紧窄的娇小花径也死死地紧夹着巨大肉棒,不断地在收缩、吮吸。

    “哎~哎~~嗯~~轻点……唔……哎唷~~啊~!!……嗯~~轻……轻一点……啊…嗯……太……太深……了!!………唔……”

    美妇人娇羞怯怯地软语相求,可是老色鬼毫不怜香惜玉,只是狂暴地埋头狠肏……就这样,狂野凶猛地深入冲刺,直把这绝色美妇肏弄得死去活来。沉幼蝶娇靥羞红如火地在老色鬼身下蠕动着,呻吟着,不时地柔举轻夹,温柔迎合……当一切都静止下来,两人又相拥相搂,长吻不止。

    “先生你真是欺负妾身了!我现在毫无力气了啊。”“三宫主,不若你施用符篆术法给自己回复些体力?”“啊?这怎么能使得,也太浪费了符篆了吧!”“呵,那我可就惨咯!我的大兄北已经重整旗鼓了!却没战场供他驰骋!”“那,那我稍稍歇息片刻好吗,恢复些体力。你这物事太折腾妾身了。”沉幼蝶看到那杀气腾腾的肉棒,心中起了些心思,比较着男人的不同:自己丈夫千好万好,但本钱实力平平;涂犬那恶心玩意“实力了得”,但人品不堪;那人温柔和煦,实力非凡,却斯人已逝···;眼前的绝影虽有些欺负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可靠的感觉啊,这活儿怎么这般大?

    “三宫主,其实我已经谦让你很多了,我还未给它恢复真身本相呢!”“哦,真身本相又是怎么一回事?”虽然知道男人喜欢吹牛,但绝影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见到老色鬼献宝似的给自己看了那般可怕物事的肉屌之后,沉幼蝶震惊之余不禁有了个猜测:“绝影这般本钱,床笫功夫超乎常人,大姐,大姐她不会是被他勾搭上了吧?不会吧?以大姐的眼光,千里挑一都是侮辱她的···若,若真是那样···而我今夜这般,岂不是又把大姐···?”这般念头一起,沉幼蝶只觉头皮发麻,又心下兴奋!这这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