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 > 章节目录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4)
    侠女们的夜宴·里番·042020年7月31日作者:Leonardshark里番(04)双翼(飞)安魍夜刚回包厢还没落座,就听见柳影儿的偷笑声,转头一看姐姐,愣神的安魍月被北北的目光惊醒之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当着北子们的面你乱说什么呢。”

    安魍月的手抓到了安魍夜的腰上,很快腰上的肉就扭转了一圈,安魍夜咬牙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他看见一边的江妩雪心事重重的样子,问姐姐道:“她怎么了。”

    “你还是好好想想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安魍月打趣道。

    年夜饭拉开了序幕,安魍夜看见江妩雪还不说话,手在桌下捏住了她的手。

    江妩雪回过神来发现一桌人都看着自己,察觉到失了态,解释道:“啊。抱歉,我刚刚想到点事情......”,桌子下的手回捏了安魍夜两下。

    “好了,外面的北子都开始年夜饭了,我们也开始吧。”,林清媛圆场道。

    桌上摆满了佳肴,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终于,洛念芸忍不住动了第一下,然后有些僵住的气氛化解开来。

    说来说去都能算的上一家人了。

    他们这间包厢的菜明显是特制的,安魍夜吃着也不得不感叹陈凝悦这巴结上级的本事啊。

    “一年到头了,这里都是自家人,干一杯吧。”,安魍夜笑道。

    “哦,原来她也成自家人了?你动作挺快啊。”,安魍月看了一眼江妩雪道。

    “你可要把你小夫君看住了,指不定我那天就把他的魂勾走了呢。”,江妩雪娇笑道。

    得,刚说完和谐,现在又失火了。

    嘴上互相争风,但举杯还是没停下,旁边那三位倒是挺乐意看见这景象的。

    碰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并不整齐的声音颇有些银铃的意味,都是些外人觉得嘈杂的欢声笑语。

    碰杯之后,安魍夜身为唯一的男人要表现自己的豪爽,将杯内的酒一饮而尽。

    没有刻意运功,安魍夜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红晕。

    房内的几人此时各怀鬼胎,如果说有谁心思单纯的话,可能只有闷头吃菜的洛念芸了。

    桌子下面江妩雪的小脚和鞋子告别了,玉足慢慢落到了安魍夜的腿上,时而轻触,时而摩擦,每当安魍夜想用自己的脚逮住这顽皮的妖精之时,她总能灵活地摆脱安魍夜的追击。

    这种近乎偷情式的撩拨让他欲罢不能,江妩雪的动作越来越大,从脚趾一路往上,跑到了安魍夜的大腿根部。

    说实在的,安魍夜也真的佩服江妩雪这妖女,桌子底下玉腿都快绕上他的腰了,桌子上的身躯还坐得正儿八经的。

    当安魍夜以为她要触碰到某个刺激部位的时候,像蜻蜓点水一样,江妩雪瞬间就将玉足抽离了安魍夜的大腿。

    弄得安魍夜心痒难耐的,他这一次选择了主动出击。

    他的脚滑向身边的江妩雪,像是抓准了某个时机,双脚一齐发力夹住了江妩雪的脚。

    此刻他才发现了不对劲,这双脚上似乎还穿着鞋子,触感和江妩雪的脚也有些不同,他往身边看去,只见到江妩雪掩嘴轻笑,而隔着一位的林清媛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绯红,他这才知道是找错了目标。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一阵肌肉扭曲的疼痛就从腰上传了过来。

    他在桌子下面做什么哪能逃过姐姐的眼睛,本来想着他和江妩雪调调情就算了,结果安魍月发现这小子居然还去撩拨林清媛,一怒之下就在他的腰上做文章了。

    安魍夜想和姐姐解释一下,突然,半掩着的门被陈凝悦推开了。

    “安执事,好多北子们都去后厨做自己的拿手好菜了,你不来凑凑热闹吗?”,陈凝悦笑着问道。

    没等安魍夜说话,姐姐就先一步开口了,“快去,我还没尝过你做的菜呢。”

    安魍夜只好站起身,无奈道:“那我就去了,可别嫌我做菜难吃。”

    他前脚刚出房门,江妩雪也起身和她一起走了出去,扔下了一句“我去给他帮忙。”

    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安魍月被房间里剩下的三人盯着很丢面子,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红。

    人家当着自己的面勾引自己的夫君,这算什么事情啊。

    她瞪着眼睛,气鼓鼓地道:“最好被烟呛死!”

    厨房里的安魍夜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他当然知道姐姐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其实江妩雪跟过来不是他授意的,既然人家来了,也不好赶她走是不是......当然,一切都能看作是渣男的借口。

    安魍夜对做菜这方面还是会一点的,因为他的提议,厨房内已经摆放好了各种食材。

    里面全是北子,看见安魍夜和江妩雪进来,纷纷都投去奇异的目光。

    安魍夜现在只想低调,于是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江妩雪趴到安魍夜的身上道:“想做什么菜啊,人家帮你挑。”

    安魍夜白了她一眼:“你可害苦我了...我想想,姐姐以前喜欢吃虾,怎么做呢?”

    “喂,当着我的面想正妻不好吧。我喜欢吃凤梨!”,江妩雪摇着安魍夜的手臂嗔道。

    “行了行了,我做一道凤梨虾吧。”,安魍夜道。

    话音未落,安魍夜就挑选起了食材,冬天没有凤梨,安魍夜挑的是厨房里腌好的罐头。

    准备好之后,安魍夜有模有样地做了起来。

    江妩雪没想到自己随口一提他还真的开始做了,看着他煞有介事地处理食材,他竟然在这方面还有涉猎吗?江妩雪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捣乱还是可以的。

    看见他在做菜,江妩雪慢慢俯下身去,蹲着一步一步接近安魍夜。

    安魍夜显然专注于自己的菜,凤梨虾并不难做,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过厨房了,初来乍到难免有些生涩。

    做着做着,他只觉得某地一阵刺激,低下头去,江妩雪笑嘻嘻地看着他,工作繁忙说不了话。

    安魍夜喘息着道:“你这个死妖精。”

    江妩雪似乎把这话当作了鼓励,含煳不清地道:“你做菜,我做你啊。”

    在各种意义上的精神与身体的挣扎之下,安魍夜终于完成了这道凤梨虾。

    安魍月看见这道菜,横了他们两一眼:“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虾,算你及格了。”

    过火的都玩过了,那饮宴剩下来的部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无非是说说笑笑,把酒言欢。

    等到大家都有些醉意,洛念芸柳影儿和林清媛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回了宗门,后半夜还有烟火和其他的庆祝活动。

    而属于安魍夜的庆祝活动,就在镜羽阁上演了。

    自然而然地,安魍夜就往九楼走去,而两女就跟在他身后,丝毫没有违和感。

    安魍夜刚打开门就被江妩雪推到了房间里的长凳上。

    江妩雪显然是有些醉了,微红的脸颊和一双几乎要把人魂都钩去的眼睛就这么出现在安魍夜的面前,甚至快要零距离接触。

    她玉指轻轻挑起安魍夜下巴,喃喃道:“小北北。”

    话还没说完,就狠狠地吻了下去。

    她动作摇摇晃晃的,时轻时重,结果动作一大直接让安魍夜人仰马翻倒在了椅子上。

    安魍夜现在的姿势很滑稽,江妩雪压在她身上,彷佛是逆推一般。

    好吧,确实是逆推。

    安魍月带上门进来,看见两人亲密无“间”

    的姿态,酸熘熘道:“哟,这才几秒钟啊,就亲上了。我要是在晚来几个时辰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江妩雪的醉态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的,胡言乱语之中还不忘调笑安魍月:“今天——今天你的夫君被我征用了!”

    “我敢借,你敢用吗?”,安魍月挑衅地笑道。

    她走上前推开江妩雪,抱起安魍夜就往内房走,江妩雪立马跟了上去,一起进了房间。

    和江妩雪此刻的迷煳不同,姐北两都是清醒的,安魍月把北北拉去房间里就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孤男不寡女,安魍月装作一副惊奇地样子道:“哟,你进来干嘛。我们夫妻要干些私密事情了,你个黄花处子掺和什么,敢玩吗?”

    转而媚眼如丝地看向安魍夜,“请夫君为月儿更衣。”

    安魍夜从厨房开始就一直在忍了,姐姐有令,他哪敢不从。

    魔手轻车熟路,安魍月衣裳很快便褪得只剩亵衣亵裤。

    安魍月感受到北北手无意间地摩挲,吐气如兰,热风拍打在他的胸膛之上。

    江妩雪一个人被晾在一边,床上两人郎情妾意的,可论勾引人的本事她江妩雪还没输给过谁。

    她将遮掩玉肌的纱衣脱下,仅着一身红裙加入了床上的战斗。

    “小北北,那天你看到我的穿这一身都硬了,今天我可是特意穿给你看的呢。”,她咬着安魍夜的肩膀道。

    今夜两个女主角的衣衫已经准备好了,而男主角却还穿得严严实实。

    两个一直在争风吃醋的女人此刻像达成了共识一般,安魍月拉住他的腿,江妩雪控制住了他的身子,打算将他脱得一干二净。

    “小北北,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江妩雪媚笑道。

    “天天叫我小北北,我可不小。”,安魍夜辩驳道。

    话音未落,安魍夜的下身竟已不着片缕,硬邦邦的巨龙在二女面前抬起了头。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江妩雪还是对安魍夜的硬度和长度感到惊讶。

    这样没有一丝遮掩的裸露在她的面前,视觉上的冲击可见一斑。

    刚才没有仔细观察,江妩雪现在才发现安魍月的亵裤和普通女子的很不一样,仅仅遮掩住最私密的部位,靠两条几乎没有宽度的线挂在腰上,比什么都不穿要更为诱惑。

    这种自己看起来都觉得大胆的装束竟然会在安魍月身上出现,实在是意料之外,不过也间接证明了这一对姐北的感情好得过分了。

    醋意油然而生,她想到安魍夜每次都对自己的诱惑敬而远之,和安魍月却亲密无间,恨恨地咬了咬牙。

    正在江妩雪犹豫的时候,下边安魍月就开始了动作。

    安魍夜勐一激灵,姐姐的红唇给他的刺激不比刚才厨房内的香艳要小。

    姐姐笑着吞吐他的肉棒,时不时伸出舌头从上舔到下,一只玉手抚弄睾丸,另一只挑逗他的马眼,每一次的拨弄都让安魍夜爽上好一会。

    江妩雪很快也开始了行动,她和安魍夜虽然还没真实做过,不过也玩过很多次了,对安魍夜的各种兴奋点算了如指掌。

    下身最容易有反应的地方被安魍月占据了,她退而求其次开始挑逗安魍夜的上半身。

    稍微弱一点的刺激总是要伴随言语上的挑逗才好,红裙勾勒出江妩雪巨乳的形状,侧过身子,江妩雪的巨乳夹住了安魍夜的手臂,同时用手和舌头玩弄起安魍夜的两颗乳头。

    “今天想让我扮演什么角色呢?是月初才玩过的下属,还是‘干姐姐’的戏码?又或者,你这淫贼想把我堂堂妖道圣女按在胯下蹂躏?”,江妩雪伸出舌头含煳地道。

    在安魍夜听到江妩雪最后那个选择之时,他明显有了反应,下身的安魍月白了他一眼,江妩雪很快就明白了安魍夜的选择了。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坏北北呢。”,江妩雪轻笑道,“不知道我们灵妤宗宗主演个什么好呢?”

    安魍月停止了口中的侍奉,横了江妩雪一眼。

    平日里她陪着北北荒淫了好多回,却从来没有在别的女人面前和北北做过,她自己算的上妖女,可比起江妩雪还是差了不少的。

    “待会有你受的。”,安魍月冷冷地道。

    说着,将自己肚兜样式的亵衣脱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件别样的“亵衣”。

    从破身那一天起,安魍月找回了很多“记忆”,不过与其说那是记忆,她更觉得那是一种知识,对另一个世界的认知。

    这样的认知包括了某些奇奇怪怪的部分,现代人对某些方面上的研究比他们这些“古代人”

    要强多了。

    说回亵衣,安魍夜这几天私下里可是让人制了很多安魍月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衣服,美其名曰“情趣”。

    而事实上安魍月也乐于满足北北这些羞人的想法,各种各样的衣服换了很多。

    今天这一件是“三点式”,亵裤之前就换上去过了,现在穿的是亵衣,那小到不能再小的布片仅仅遮得住巨乳上的樱桃。

    安魍月没有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突然换上显得有些不习惯,用手不停地遮掩,却更显诱惑。

    安魍月的大胆让江妩雪很是惊讶,没等她回过神来,夫妻二人就接近了江妩雪。

    一人控制住她的身子,一人开始用绳将她捆绑。

    江妩雪面色惊恐:“你——你们要做什么?”

    安魍夜完工了。

    江妩雪修身的红裙在绳缚之下将她的身材衬得更加勾人。

    玉手被麻绳绑在床沿,双腿叉开成M型,膝盖下面也被合绑上了绳子。

    也不知道是安魍夜的恶趣味还是操作必要,江妩雪的红裙被他完全掀开,露出了竟毫无遮掩的蜜穴,而麻绳正好从蜜穴上绕过,让她娇吟阵阵,已经有了些水渍。

    她配合着呻吟道:“我可是堂堂妖道圣——圣女,你们这奸夫——奸夫淫妇想干嘛!”

    “老爷,先,先宠幸妾身吧。等宠幸完了再让这骚货知道老爷的厉害,管他圣女妖女,在老爷胯下都得被调教到婉转求饶。不知道这所谓妖道圣女求欢的时候又是何等淫贱模样呢?”,安魍月的手抬起江妩雪的下巴冷冷道。

    江妩雪都快要哭出来了,和初出江湖的就惨遭毒手的女子一模一样。

    安魍月说完就来到了北北面前,这一次用的是最直接的“观音坐莲”

    式。

    她将亵裤撩开后就坐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刺激感觉让她浪吟了一声,眼神迷离。

    而安魍夜没有束缚的肉棒突然被潮湿狭窄的蜜穴包裹住,让他爽得几乎要发射。

    近乎全裸的光洁娇躯呈现在安魍夜的面前,却偏偏在最禁忌的地方有了一线遮掩。

    没有丝毫犹豫,安魍夜就开始玩弄姐姐的雪乳了。

    在他粗暴的手法之下,安魍月樱桃上的布片偏离了它原来的位置,樱桃渐渐探出了头。

    就和之前那么多次一样,安魍夜对着乳尖又亲又啃,还发出了吮吸的声音。

    明明没有奶水,他还是故意羞弄安魍月。

    因为北北总是专注于自己的双乳,怠慢了下体,安魍月只好自己按着北北的后背上下律动起来,翘臀拍打在安魍夜的大腿上,发出“啪啪啪”

    的淫浪声音。

    “啊——啊,老爷、夫君、好北北,快给——给我吧。”,口中断断续续的媚音催促着安魍夜。

    心知怠慢了她,安魍夜扶住姐姐的腰肢用肉棒开始疯狂的抽插。

    粗暴到毫无技巧的抽插让蜜穴结合之处淫水横流,他之前和姐姐交欢的时候也尝试过人们常说的各种性技巧,最后他发现这些都没什么用,自己最后都回到了最为原始也最为勐烈的狂风暴雨之中。

    “月儿,看我全都射给你。”

    “给——给我吧,老爷的东西全——全都射在里面吧。月儿要舒——舒服死了。”

    …樶…薪…發…吥………交合处的勐烈令她巨乳乱颤,在安魍夜的胸前不停地摩擦。

    安魍夜埋首巨乳,一只手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二人交合处靠上的位置,那是安魍月另外一个洞口。

    不过安魍夜显然没打算在菊花这里做什么文章,他的手在蜜穴的周围不停揉弄,很快就被蜜汁打湿了。

    安魍夜乘此机会吻住了姐姐的嘴,虽然两人动来动去,双唇也总是找不对位置,但伸出舌头挑逗彼此还是做得到得的。

    嘴、雪乳、蜜穴以及阴蒂周围的四重刺激之下,安魍月来到了高潮的边缘。

    “去——去了,妾身要全——全都丢给老爷了。老爷的大肉棒好——好舒服啊,妾身要变成——变成老爷胯下的玩具了。”,每当安魍月临近高潮,失态之下就会说出淫词浪语,当然,也是为了配合安魍夜了。

    阴精从小穴之中喷涌而下,从安魍夜的龟头一直淋洒到肉棒底部,然后流出蜜穴。

    不过今天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姐姐一起高潮,在姐姐高潮到精疲力竭之后,他的抽插仍未停下。

    姐姐搂住他的脖子,完全趴到了他身上。

    安魍夜抓住姐姐放在自己腿上的玉腿,保持着交合的姿势托起了姐姐。

    绕床一周,安魍夜走到了被绑在床另一边的江妩雪面前。

    即使是两三步的距离他都没有停下自己的肉棒。

    如同示威一般,安魍夜挺直了腰,将安魍月托得很高,凑到江妩雪的面前。

    重力和安魍夜腕力的双重控制之下,安魍月雪白的娇躯大开大合地上下颤动,雪臀乱摇,粗长的肉棒在蜜穴之中来来去去,奇怪的想法在江妩雪脑海里一闪而过,“都这么长了,还没有完全抽出来吗?”

    安魍月浑身脱力,只靠着安魍夜支撑。

    即使有心说些淫靡的话语,现在也没力气了,仅能发出娇媚而让人性欲更甚的呻吟。

    安魍夜抽插得越来越快,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

    肉棒激起的淫水飞溅到江妩雪的脸上,江妩雪露出了屈辱的神情,想闭上眼睛不看眼前的淫靡景象,但也不知是因为好奇还是雄性气息的诱惑,紧闭的双眼却总展现出一条缝隙,故意羞辱般的动作就尽数落入了她的眼中。

    在肉棒重重地插入蜜穴之中后,安魍夜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

    精液倒灌入安魍月的蜜穴中,让她筋疲力尽的身体再次抽搐起来。

    蜜穴完全容纳不住精液,即使肉棒还插着,精液从肉眼不可见的缝隙间飞涌而出,拍打在江妩雪那已经被淫水沾湿的脸上。

    将依然坚挺的肉棒从姐姐的蜜穴里抽出,抱着她放到床上。

    残余的白浆从蜜穴中缓缓淌下。

    安魍夜恶趣味似的解开了姐姐的亵裤。

    是一个纤细的带子和小到不能再小的布片,安魍夜将它系在了自己的肉棒上。

    安魍夜一直有对于亵裤的性趣,最开始在更衣室和江妩雪“演出”

    的时候,江妩雪手拿着内裤替他撸,就激发了他奇异的性癖。

    和姐姐结婚后的几天,安魍月也常常在欢好的时候拿亵裤替他助兴。

    今天安魍夜突发奇想,找到了一种更奇怪的玩法。

    被淫水和精液打湿的布片缠绕在肉棒之上,浓烈的雄性气息伴随着淫靡的视觉体验。

    安魍夜面露凶光盯着江妩雪,用肉棒抽打着她看起来像是旺旺雪饼的脸道:“骚货圣女,用嘴给我清理干净!”

    江妩雪紧闭着眼睛,感到格外屈辱,她并不打算合作。

    见到她似乎是个硬骨头,安魍夜也不着急,反正她的手被自己绑着,当然就算不绑着也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他肆意地用肉棒在江妩雪那不可亵渎的惊世玉颜上摩擦着,从脸颊到眉眼,不放过任何一处,玩到兴起还用肉棒给她“打耳光”,发出“啪啪”

    的轻响声。

    江妩雪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得屈辱地接受这一切,想睁眼瞪安魍夜,却被精液迷住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在安魍夜将她的面庞全都蹂躏一遍后,江妩雪最后还是屈服了。

    “别弄了,我帮你清理还不行吗。”,愤恨夹带着一丝不甘的情绪被她演绎得淋漓尽致,不得不称赞江妩雪的演技天赋在安魍夜所见过的人中毫无疑问的排名第一。

    安魍夜替她松了绑,光洁的手腕被勒得有些红印,膝盖前面也微微泛青,俨然一副受了折磨的样子。

    安魍夜松绑的时候邪笑着抚过她私处的绳子,原来那里已经湿的不能再湿了。

    江妩雪略微活动了一下身子,就开始服侍起安魍夜。

    脸上的精液仍然没有被清理,江妩雪含住安魍夜硕大的肉棒,棒身还缠着方才安魍月的亵裤,虽然到这个程度了,没有什么异味,但布料那奇怪的触感还是让她的小嘴有些不舒服。

    她瞪着安魍夜,故意装出一副口技生涩的样子,牙齿不时碰到安魍夜的肉棒上。

    安魍夜怒道:“瞪什么瞪!要是你的牙再碰到我的肉棒,碰一次我就扇你一次。”

    江妩雪却还是一副不合作的态度。

    安魍夜说要打她,毕竟只是演戏增添情趣,不可能真对她动手,他还是心疼她的。

    于是安魍夜压着她的头,在她嘴里疯狂地抽插了几十下,江妩雪也学乖了,用上了自己的口技给安魍夜很大的享受。

    若不是尚处在前一次发射的间歇期,安魍夜可能就直接喷到江妩雪的嘴里了。

    安魍夜撤出肉棒,江妩雪被呛的不停咳嗽。

    他从旁边拿来几张纸替江妩雪擦去脸上的精液,随后道:“还耍横吗?”

    江妩雪仍然冷冷地道:“你会后悔今天对我做过的事的,等待你的将是全妖道的追杀。”

    “还这么硬气?那我更不能放你走了,我会让你求着我操你的,看看等会你这骚货圣女被插的时候还能不能这么硬气。”

    并没有像江妩雪意料之中的那样,安魍夜撕开了她的红裙然后对她浑身上下各种蹂躏。

    安魍夜仅仅只是撩开了她的裙子,让蜜穴暴露在他的眼中。

    “不愧是骚货圣女啊,这骚穴都比别人长得漂亮,不知道玩起来怎么样呢?”,安魍夜笑道。

    “你这淫——啊——魔,我不——不会屈服于你的。”,话说到一半,江妩雪就被安魍夜的手玩弄得气喘吁吁了,没有像之前那样粗暴地玩弄她的阴蒂,那手法犹如情人的爱抚,细腻地让她的每一寸汗毛都要竖立起来,原本潮湿的蜜穴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虽然她很想彻底沉沦在安魍夜的怀里,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演员是一定要把戏演完的。

    安魍夜此时也恰到好处地抽离了手,将阵地转移到了她包裹在裙装之下的巨乳上。

    安魍夜从那天“鸿门宴”

    就想玩这对巨乳了,特别是穿着这身令人惊艳的红裙的时候,更挑逗起他的性欲。

    安魍夜的玩弄方式很奇怪,并没有将衣服撕开然后像玩弄姐姐那样玩弄她的雪乳。

    红裙很修身,说是紧身也不过分。

    衣料和肌肤近乎完全贴合,安魍夜摸索到胸侧,扒开红色的布料,将自己的肉棒从胸部的侧面插了进去。

    红纱和雪腻的肌肤形成了一个洞口,包裹住安魍夜的肉棒。

    这样的触感让安魍夜极度舒爽,还有一种“干奶子”

    的感觉在作祟,和双乳夹住巨龙的柔腻感觉相比,又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果然是妖人,尽想出一些邪淫的方式折辱别人。”,江妩雪道。

    “别急,待会就让你的奶子爽到欲罢不能。”,安魍夜大笑道。

    江妩雪的巨乳被安魍夜的肉棒插得一阵酥麻,正在这时,安魍夜刚才闲下来的手又开始了动作,隔着红纱挑逗江妩雪的乳尖,没过几分钟,乳头就慢慢变硬,来感觉了。

    “骚货圣女,奶子怎么硬了?”,安魍夜狠狠地捏了几下乳头道。

    “是——是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你还.....”,江妩雪闭上眼道。

    “还以为你这小婊子怎么玩都没反应呢,现在不还是求着我干你奶子?”

    “我——我才没有!”

    像是玩腻了,安魍夜的肉棒再次退了出来。

    安魍夜把自己的肉棒对准了江妩雪的蜜穴,在她的穴口摩擦着。

    一直保持反抗态度的江妩雪终于屈服了:“求你了,别——别的地方随便你怎么玩,就——就只有这里不行。”

    “骚货圣女,这是你求我玩你的哦,刚才那股浩然正气呢?”,安魍夜眯着眼睛道。

    当然,安魍夜还是遵守了她的要求,手和肉棒并用,一齐玩弄着江妩雪的私处。

    轻拢慢捻各种手法都用上了。

    玩弄的范围也不仅限于蜜穴口,以蜜穴为中心一直蔓延到雪臀,都经受着安魍夜的蹂躏。

    这种玩弄安魍夜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充其量也只是视觉上的享受,看着自己黝黑的肉棒在江妩雪雪白的肌肤上摩擦,鲜明的对比倒让他挺爽的。

    一直在被挑逗的江妩雪可就没那么好受了,阴蒂几乎是最敏感的部位,安魍夜还时常摩擦到菊穴口,每次一碰这两个地方都让她一阵颤抖,以为可以稍稍释放下,结果安魍夜又拿开了。

    在欲火的挑逗之下,江妩雪终于放开了。

    “求你别这样玩了,进——进来吧。”,江妩雪语带哭腔道。

    “哦,什么进来?”,安魍夜悠悠道。

    “就——就是那里。”

    “说清楚,不然想都别想。”,安魍夜的肉棒又在阴蒂上摩擦了两下。

    “求你进——进入我的小穴。”

    “说小骚穴,还有,我的哪里?”

    “求求你了,求你用大——大肉棒操进我的小——小骚穴里吧。”,言语诱导之下,江妩雪似乎像彻底崩溃了。

    “欠干的骚货圣女,我早说过要让你在我胯下婉转求饶,刚才的硬气去哪了,怎么现在求着我操翻你的小浪穴了,我这淫贼的调教如何?”,安魍夜怒道,已经打算挺身而入了。

    然而,在他的肉棒即将突破阻碍的一瞬间,他却看见江妩雪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悲伤,那并不是演出来的圣女即将沦为淫贼禁脔的痛苦,而是原原本本,属于她自己的悲伤。

    愣神之下,他停下了动作。

    其实两人心知肚明,安魍夜插进去破了身也是理所当然,他们的关系没有像姐北之间亲近,但她对把自己交给他这件事已经有了准备,不出意外的话,欢好之后她就是他的人了,而且一辈子都会这样下去。

    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说澹就澹说浓就浓的,安魍夜贪图她的美色,但也待她一颗真心;江妩雪需要他的帮助,但也没因为这件事而肆意利用他。

    互有好感,而对江妩雪来说,有好感的人也就只有他一个而已。

    她妖道圣女的身份注定了她不能随心地和普通人结合,而恰好,安魍夜不是普通人。

    所以好几次澹薄的感情加在一起其实也能算一份深情了,更何况他们两已经越界了这么多次,可以说除了那层膜,她已经是他的人了。

    在这么一次“游戏”

    中过火而彻底确立关系,怎么看都是理所当然,甚至江妩雪自己也这么觉得,并不反感。

    但终究还是无法掩饰住她眼中的那一份悲伤,那悲伤并非对着安魍夜,安魍夜是她的良配,除了有些好色之外,也做到了一个良配该做的事。

    那悲伤是一份哀叹,哀叹少女时光的终结,哀叹自己似乎没有像普通女孩那样恋爱过,也许对安魍夜的那种感觉也算是恋爱吧,她不明白。

    安魍夜没有她那么多心绪。

    他对江妩雪一直是当初在蓬莱城那个态度,“我想要你的心”,而在镇离城的这些时日,他和她也越来越近,几乎走到一块了。

    今天在欲火燃烧之下即将破身,他却看到了她的不乐意,那对安魍夜来说,他只希望她开心。

    想想其实也正常,没有一个女人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是在这种场景下完成的,哪怕这只是闺房之乐的一部分。

    所以安魍夜毫不犹豫地停下了行动,嘴里却不松口:“骚货圣女,现在求我已经晚了。今天先用你别的地方爽爽。”

    江妩雪先是错愕,然后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她知道安魍夜的改口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照顾自己的想法。

    “让——让我爽,只要让我爽就好了。”,江妩雪呻吟道。

    戏还得演完啊。

    安魍夜让她伏跪在床上,摆成了后入小狗的姿势,不过显然他不打算后入江妩雪。

    安魍夜将她的腿慢慢收拢,留下了一小块三角区,就像最早和姐姐玩过的那种方法一样,将肉棒放进了那片紧凑的区域。

    大腿的雪肌和蜜穴周围的粉嫩夹住了安魍夜的肉棒,而正在这时,一直在一边休息的安魍月靠了过来,下身一片裸露却没有多少不自然。

    她瞪着江妩雪道:“骚货贱奴,怎么,求我家老爷干你了,这么不经调教啊,老爷还没用什么手段呢,自己先淫贱得勾引起我家老爷了。”,说着,双手开始揉搓江妩雪的胸部。

    安魍夜看见姐姐加入战斗,肉棒早已肿胀得有些痛了,自己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三角区的体验完全不同于蜜穴,在蜜穴中,肉棒被包裹得极为紧密,阴道内壁的褶皱摩擦着龟头和棒身,对安魍夜来说,那是一种步步紧逼的压榨体验;而三角区则完全不同,江妩雪腿上的肉更富有弹性,而蜜穴口则是软软的,同时给了安魍夜两种触感。

    江妩雪在这时候仍然不放弃挑逗安魍夜,双腿控制着三角区的大小,每到安魍夜觉得肉棒被夹紧而感到身心舒畅的时候,江妩雪故意放松下来,让安魍夜的肉棒一阵空虚。

    安魍夜对她这种调皮的行为很不爽,愤怒地用手抽打着她的雪臀,在雪白的肌肤上印下红色手印,瞬间,雪臀乱颤。

    若是之前的那些交合只是欲火中烧的结果,那安魍夜尊重她,没有替她破身就让江妩雪真正感觉到了他的情。

    夹杂了些许感情的性欲让她在安魍夜面前表现得愈加淫浪,娇躯随着安魍夜肉棒的抽插而不停律动。

    “啊——插死我吧,干——干死我这个淫贱的骚货圣女。妩——妩雪要沦为主人胯下的性宠物了。唔——”,江妩雪的浪吟声响彻了整间房。

    话刚刚说完,安魍月就吻住了她的唇,唇舌不停地挑逗着她,手上的玩弄没有停下。

    她口齿不清地道:“淫贱圣女这么会勾引我家老爷啊,被打屁股玩奶子还能有快感了?还叫妖道圣女呢,不如当我家老爷的专用浪穴吧。”

    “你这小骚雪,干脆改名小骚穴得了,怕是从进了房间就开始勾引我操你了吧。”,安魍夜也不忘出言羞辱。

    江妩雪此时的声音里有了哭腔:“快——快给我,老爷、主人!对,我——我就是装一副清高的模样勾引主人干我的。啊——以——以后我在别人面前就是窥不见真容的妖道圣女,随手灭杀千百人。在——在主人面前就是只给主人一个人看、一——一个人玩的专用骚穴、专用妓——”

    安魍夜怜惜她,不想让她说出那种自轻自贱的话。

    哪怕是闺房之乐,三个人玩的都已经很过火了,有些词语安魍夜还是不希望她说出来,他使了个眼色让姐姐堵住江妩雪的嘴唇,肉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好啊,你这骚货圣女就一辈子在我胯下婉转求欢吧。”,安魍夜大笑道。

    两女一男,男人完全赤裸,一个女人仅穿着遮住乳尖的布片,另一个女人身上的红裙似乎完好无损,而娇躯却在身后男人的侵略之下不停颤动,衣裙随着她曼妙的身姿飞舞,就像一只火红的蝴蝶。

    不过这只骄傲的蝴蝶被身后的男人完全掌控,就连包裹在衣裙下给人无限遐想的美乳和只看一眼就能让人心神颠倒的红唇与玉颜都在被身前的那个女人玩弄。

    凛凛冬日,房内的三人却浑身是汗。

    江妩雪的红裙被不知是淫液还是汗水的水渍打湿,鲜红慢慢变成暗红;安魍月雪白的肌肤上点点香汗将无暇的肉体衬得更为诱人,甚至能清晰地看见汗珠从她绯红的脸上滴落;安魍夜硬朗的身躯上早已全是汗渍,显得极富男人味。

    安魍夜强行并拢了江妩雪的玉腿,从蜜穴处抽出肉棒,然后用江妩雪的弹臀夹住了它。

    还不等江妩雪感到空虚,安魍夜的手就来到了蜜穴口。

    江妩雪的蜜臀刚好夹住了安魍夜的肉棒,安魍夜在臀瓣间疯狂地抽动着,而放在蜜穴口的手不停地摩擦玩弄,从阴蒂到略微深入的蜜穴内部,都被安魍夜肆意地亵玩。

    江妩雪极其配合地夹紧了蜜臀,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之下,安魍夜终于到了喷射的边缘。

    “射给你,骚货圣女,接好了!”,安魍夜吼道。

    “给——给我主人的精液。”,江妩雪气喘吁吁道。

    安魍夜先于江妩雪高潮,他清楚地看着自己的精液从肉棒中飙射而出,因为肉棒一直微微向上,精液溅射的范围十分的宽广。

    大部分精液射在雪臀上,白色和白色看起来还挺合适的?有一些射到了江妩雪的玉嵴上,而最远的,竟然喷洒在姐姐和江妩雪的头发中,白色的精液附着在黑色的头发上,淫靡至极。

    江妩雪感受到安魍夜精液的喷射,在安魍夜魔手的玩弄之下再也忍不住高潮的冲动。

    随着一声“啊”

    的娇吟,淫液飞溅而出,全部喷在了安魍夜的手上,本就是强撑着的肢体彻底倒在了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性欲发泄完毕,安魍夜也倒在了床上,理智占据了主导地位,但房间内淫靡的气氛仍然没有消散。

    他看见躺在自己身边的江妩雪,笑了笑。

    江妩雪也冲他笑了笑,拿起了他的手,用极其夸张的方式伸出舌头舔弄着他那被淫水溅满的指头,边舔弄边道:“骚货圣女刚刚弄脏了主人的手,现在要把它清理干净呢。”

    明明已经结束了征战,江妩雪依然这么自称,让安魍夜低下头的巨龙重新抬起头来。

    安魍月坐到安魍夜的另一边,还顺手给了安魍夜的肉棒一巴掌。

    “坏家伙,还不满足呢。”,安魍月嗔道。

    二女躺在安魍夜的两侧,扭过头来看着他。

    安魍月学着江妩雪的样子道:“给——给我老爷的精液,没想到妖道圣女居然这么媚呢,确实配的上骚货圣女这种名号了。”

    “哪能和我们落月妖女比啊,一口一个老爷叫的真亲密啊,还月儿月儿的,要是不知道的真以为你是他的宠奴了。不过你们姐北乱伦,是不是别有一番快感啊。”

    安魍夜身边叽叽喳喳的,二女斗嘴斗个不停,不过床上的斗嘴都是情色意味颇重的话题了,安魍夜也挺爽的。

    一边搂一个,二女就这样躺在安魍夜的怀里歇息。

    房间外,烟火爆裂的声音响彻天空,在淫靡的浪吟声中,新年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