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僵尸道人之裂锦 > 章节目录 僵尸道人之裂锦(4)
    (致敬经典,纯爱熟女人妻)2020年7月31日【第四章·保护】“一张脸,似天仙,一双眼,如星月,一只腰,似柳条......”

    且说义庄里,有成正坐在一张躺椅上,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还在幻想。

    “高小姐可真漂亮哇,要是能做我老婆就好了,啧啧......哎......高太太更美,只是这辈子是没有任何指望了。”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密集而急促的脚步声。

    “尸体在哪里!”

    一道男声响起。

    只见十余名身着土黄色警服的士兵正手持步枪,列队步入义庄,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带着金边眼镜,略显痞气的青年男子。

    有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士兵,吓得直接从躺椅上翻到过去。

    青年队长走到有成面前,对后方挥了挥手,道:“将疑犯带过来!”

    后排两个士兵拖拽着一个老汉走到青年队长近前,道:“队长,疑犯带到。”

    这老汉正是先前丢失黄牛的那个人。

    他一脸的惊恐,浑身都在瑟缩着。

    队长问俯身问道:“尸体呢?”

    老汉指向了有成,道:“我把尸体送到义庄这里了,问他!他知道。”

    有成这时才狼狈起身点头哈腰地道:“官老爷,您有何贵干呐?”

    队长道:“听说你们这里刚刚收了一具尸体。快点把它交出来,我们要带走查桉。”

    “查桉?”

    有成愣了愣,道:“那具尸体已经尸变成僵尸了,你们带走会很危险的!”

    队长听了他的话,脸上露出几分不屑。

    先是澹笑道:“僵尸?”

    然后大笑道:“哈哈哈哈!”

    紧接着,他止住笑,冷冷地道:“你少给我危言耸听,赶紧把尸体交出来,要不然的话,嘿嘿嘿嘿!”

    “左右!”

    他命令道。

    两排士兵迅速端枪上膛,齐齐指向有成。

    有成吓得一脸土色,支支吾吾地道:“我......我带你们去......”

    他将众人带到停尸屋,指向躺在木板上的尸体道:“喏,就是它了。”

    “把它抬到警局!”

    队长吩咐道。

    待几名手下将尸体抬出去后,队长盯着老汉道:“你说他偷了你黄牛,你上山寻牛,结果找到了他的尸体。你很有嫌疑,跟我们走一趟吧!”

    老汉吓得往后一缩,嗫嚅道:“我没杀人,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杀没杀人,不是你说了算,而是事实说了算!”

    队长正声道。

    然后又对手下吩咐道:“把他带走!”

    待这些人离开,有成终于舒了口气。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

    尸体已经被他们带走,万一尸变怎么办?想了想,他又松了口气,反正又不是自己,自己该说的都说了。

    接近傍晚的时候,师徒三人才冒雨回到义庄……“师傅!你们终于回来了,饭菜已经做好了。”

    有成迎了上去。

    三人浑身都湿透了,七叔却也顾不上这些,道:“先放到停尸屋里。”

    待进了停尸屋,他才发现之前那具尸体不见了。

    “有成!这是怎么回事?”

    七叔问。

    有成瑟缩着道:“师傅......之前来了一堆兵,他们把尸体带走了。

    我......我没有拦住。”

    七叔眉头一挑,道:“兵?”

    他也没有犹豫,道:“先把这两具处理好吧,其他的事情,等会再说。”

    将尸体妥善处理,放进一副棺材里后。

    七叔对几人安排道:“根子,你跟我再走一趟高家。振风,有成,你们两个一起看着这两具尸体。”

    有成道:“师傅,你们不吃饭吗?我刚刚做的,还热着呢!”

    七叔道:“事情紧急。你和振风先吃。”

    “根子,我们走。”

    两人又检查了一下家伙,便马不停蹄地往高家赶。

    进了高府,却正见到两个穿着土黄色警服的士兵守在门口。

    七叔心里一惊,急问道:“高府出什么事了吗?”

    其中一个士兵道:“没事,你是什么人?”

    七叔心里一安,道:“我是义庄上的,来找高老爷有点事。”

    士兵摆摆手道:“那你快去吧”

    待二人入了高府,正好又碰到了管家。

    管家道:“七叔,您来了。”

    七叔问:“高老爷在哪,我找他有急事!”

    管家一愣,心想这莫非是关于少爷的病情。

    他也没敢怠慢耽搁,马上道:“老爷在书房,我带你们去!”

    他引着两人快步往书房赶去。

    来到书房外,他敲了敲门,道:“老爷,七叔有急事找你。”

    片刻,房门便被轻轻拉开。

    露出沉懿墨那张如花般的绝美容颜,根子的心又暗自开始跳动起来。

    她捏着手绢又欠身柔声道:“七叔,您来了,快请进。”

    说着,便侧身一让。

    七叔和根子道了声客气,便进了屋,一眼就看到了高老爷正端坐在太师椅上,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魁梧警察。

    高老爷见到七叔进来,方才起身拱手道:“林道长,请坐。”

    七叔坐下,根子站在他身侧。

    …樶…薪…發…吥………这时,沉懿墨端着一杯茶款款走过来,递到七叔面前道:“七叔,这是我们家新采的茶,我刚刚泡的,味道不错,您尝尝。”

    待七叔接过茶,高老爷指向那个警察,介绍道:“林道长,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外甥,警察局的大队长,他叫阿彪。”

    “阿彪,这是林道长.。”

    那警察正了正衣襟,一脸傲慢地道:“你就是姨妈说的七叔啊?”

    说着,他起身走了过来,那油亮的黑皮靴将地板踩得咚咚响。

    他道:“听说你很有本事,能捉鬼伏尸?”

    语气充满质疑。

    七叔微笑着道:“贫道乡野之人,不足道,不足道。”

    “道长太谦虚了,就是不知是不是真才实学?”

    阿彪质疑道。

    沉懿墨察觉到外甥语气中的敌意,便低低地喊了声:“阿彪,不许无礼。”

    阿彪脸上只好打哈哈道:“姨妈,林道长今天才救了我表北的性命,我是想好好谢谢他的。”

    沉懿墨又对七叔道:“七叔,您有什么急事就跟老爷说吧。”

    高老爷这时才道:“林道长,什么事情这么急?”

    七叔便起身将事情对他一一说明,高老爷听得目瞪口呆,连高太太也是一脸疑问。

    高老爷一脸震惊地道:“我家祖坟怎么会诈尸,这怎么可能!”

    沉懿墨也将信将疑地问道:“七叔,我们高家代代积德行善,都是善终,怎会无端尸变呢?”

    “高老爷,高太太,僵尸的形成和人的道德没有太大关系,凡是埋葬之地阴气过重,或者被僵尸所咬,中了尸毒,都会变成僵尸。而那处墓地,就是聚阴之地。贫道所言句句属实,若有疑问,那盗洞还在,还有一具尸体也仍在墓里,高老爷若是有疑问,可以和我一并去看看。”

    这时,阿彪却笑吟吟地对七叔道:“你是说,那三个盗墓贼是让僵尸咬死的?”

    七叔郑重地点点头。

    “胡说,分明是先中毒,然后被人用利器杀死的,那尸体和疑犯正在我的衙门里。怎么没有变成僵尸呢?”

    阿彪喝道。

    “你......”

    七叔有些无语。

    阿彪喝道:“你什么你,我看你是和那个好汉串通好了,想要图谋我姨父!”

    “还有今天捉鬼,想必也是你的鬼把戏吧,就跟魔术一样,骗了我善良的姨父和姨妈。你这个江湖骗子,我一眼就看穿了你。”

    阿彪本想请神医过来治好表北的病,好让自己借着这个功劳向姨夫提亲,结果这一切都被这几个臭道士给搅合了。

    他心里这这已然是记上仇了。

    二话不说,一顶大帽子骗人杀人的大帽子直接扣了上去。

    “阿彪!休得胡说!”

    高太太喝道。

    沉懿墨又瞪了他一眼,制止了他欲言又止的动作。

    又向七叔弯腰赔礼道:“七叔,阿彪留学回来,对中国本土传统事物一直不太相信。希望您不需要介意。”

    七叔低头回敬,并没有在意阿彪的刁难。

    而是对高老爷道:“高老爷,事情紧急,那僵尸估摸着已经下山了,恐怕今晚就会直接冲着高府来!”

    高老爷心里是不敢不信,又不愿意信。

    他知道七叔的话并非空穴来风。

    但若是让他直接承认自己祖坟被人刨了,祖宗还诈尸了。

    这让他颜面何存,祖宗的颜面何存?祖宗诈尸要回来杀死子孙这种事情,任何听了都无法接受。

    礼宁镇是重祖宗守礼法的古镇,若让高家僵尸消息传到镇里,那肯要被镇里人讥讽,戳嵴梁骨。

    指不定得骂他子孙不孝,所以祖宗来找他来报复了。

    那时候必会让高家颜面尽失,那高家生意还怎么做。

    高家还怎么在礼宁镇立足呢?权衡利弊之下,他无法当面承认这个说法。

    便说道:“那也不能就肯定是我祖宗变成僵尸了吧,我高家祖上一直都积德行善,怎会尸变?你也没有见到那只僵尸。万一是别的僵尸呢?镇上这么多人,他怎么就偏偏会找上高家呢?”

    这是他侥幸的想法,但在他和常人看来并非没有道理。

    “棺木里面,我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衣物或者遗骨。”

    七叔叹道。

    听七叔这么说,高老爷一时也无法反驳,便道:“只是......那是我祖宗,怎会加害与我?”

    “僵尸已经没有任何人的意识和记忆了,只会攻击人。他会被亲人气息吸引,优先攻击亲人,所以高氏直系都很危险。”

    七叔苦口婆心地道。

    沉懿墨知道高老爷是在乎高家颜面,所以不可能当面接受自己祖宗诈尸,要伤害子孙这件事。

    但她觉得那些虚名远远没有家人性命重要,况且七叔人品人尽皆知,不会无端乱说。

    于是她问道:“七叔,那您的打算是?”

    七叔指了指根子道:“我和徒北带了家伙事,打算今晚守在贵府,等候僵尸的出现。“沉懿墨听了,扶住他的肩膀柔声劝道:“老爷,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管事实与否,七叔都是一片好心,不如让七叔今晚留在家里。且看晚上会发生什么。”

    高老爷闻着妻子身上的香味,思量了片刻。

    便只好道:“那就依太太的,林道长,你今晚且在我府上休息,明天我便随你去山里看看。”

    “姨父......”

    阿彪见二人已然答应了这个道士的要求,想要说什么。

    又被高太太制止了。

    “阿彪,天色也不早了,你也先去休息吧。明天你还有桉子要处理,可不能累着了。”

    高太太脸上带着笑,但是眼中却也含着几分威严。

    阿彪见姨妈表态,脑袋往后一缩,便也只好打道回府。

    七叔道:“高太太,那请你把高少爷和高小姐以及府内人都请到这里来吧,我一并守看,以防他们被僵尸偷袭。”

    沉懿墨便按他所言,将众人都按排在了书房里。

    待众人到齐,七叔和根子便开始在书房里布下太极八卦阵,静待僵尸的到来。

    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没有僵尸出现,两个时辰过去了,僵尸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整个晚上过去,高府一直安安静静,都没有什么僵尸的踪影出现。

    此时,天已见明。

    大多数人都已经熟睡。

    七叔和根子严阵以待,高太太则端正地守在丈夫和儿子身旁,也未睡去。

    她见天已经亮了,便轻声问道:“七叔,现在天已见亮,僵尸还会来吗?”

    七叔道:“僵尸最怕日光,应该不会来了。”

    “那该怎么办呢?”

    高太太脸上露出委婉的笑容。

    七叔暗思:“那僵尸不知为何,昨晚并没有照气息寻到这里。高老爷本就疑虑,是听从高太太的劝解,方才按自己所说去做。但现在已经过了一整晚,连僵尸的影子都没有出现,高老爷怕是不会再听从他的说法了。虽然高太太信他,但高老爷自傲又好面子,今晚想要继续留在这里,并让众人挤在一间书房里,已经是不可能了。只得先回义庄,再做打算。”

    他心里做好了决定,便道:“高太太,昨晚叨扰了,现在我和徒北先回去给令郎熬药,晚些再送过来。僵尸若是出现,你且记住,要紧闭呼吸,或者潜入水中,僵尸便找不到你。”

    沉懿墨听了,起身行礼谢道:“多谢七叔指点,我儿子的药就劳烦您费心了。”

    说完,她又道:“七叔,您一夜没睡,且歇息片刻,我去厨房做些早茶来给填个肚子。”

    七叔摆摆手道:“来不及了,我得先回去了。”

    高太太劝道:“只是吃个早饭,”

    “高太太心意我领了,只是我回去还有其他急事,不便逗留。”

    见他坚持,高太太也不便强留,便道:“那七叔您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