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 > 章节目录 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07)
    【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第七章作者:DLeader00002020年7月31日字数:12714字“小峰,小峰,不好了!”小胖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扶着膝盖喘着粗气。

    我皱了皱眉,对他打扰我和女友的私会很是不满意,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怎么了吗?”

    “这……”小胖看了一眼坐在我旁边的女友,尴尬地说道:“有些私事想和你谈谈。”

    不知不觉中,小姨在我周围朋友的印象中建立出了模糊的女友形象与地位,即便我和女友从未提起过我俩的私密关系。

    女友善解人意地说道:“你们去吧!我就在这等你,小峰!”

    得到了女友的许可,小胖一把把我拉到一旁,小声而急促地说道:“小峰,我前面去食堂的时候,看到欣雨墨和小黑佬一起在食堂吃饭,看他们的样子关系挺,挺好的……”小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的脸色,没有再说下去。

    “操!你确定是吗!”我愤怒地说道。

    “嗯,要是现在去,他们应该刚刚开始吃饭不久。”小胖又看了一眼坐在石板凳上的女友,继续说道:“你可要管住情绪,不能再闹出事情了啊!”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道:“走!”

    我们所在的小卖部离食堂很近,才不到一分钟我们就赶到了食堂门口。

    现在已经不是饭点,食堂里的学生不是很多。小黑佬那黝黑发亮的肌肤很是显眼,我们一眼就看到了他和他旁边的漂亮女孩。

    女孩个子不算高,坐在矮小的小黑佬旁边还是高出了半个脑袋。她是个十分耐看的女孩,小麦色的肌肤显得她青春而有活力。不是青梅竹马,又会是谁?

    此时,她正和小黑佬开心地聊着天,还亲昵地揪着小黑佬校服的衣角,撒着娇。

    操他妈的,怎么回事!怎么雨墨和小黑佬关系突然这么好!昨天还在和我说她和小黑佬没关系,今天就这样亲亲我我?把我姬星峰放哪了?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想要迈进食堂,却被小胖一把抓住,他认真地说道:“小峰,眼见不一定为实,你一定要冷静啊!”

    “呵,我很冷静,比任何时候都有冷静。”我狠狠地说道,甩开小胖的手,往反方向离开了。

    小黑佬,别怪我没提醒你!也不知道你哪来得胆子,敢碰我的女人,今天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午休时分的校园里,来往的学生寥寥无几。

    即便如此,青梅竹马总有一种无数怪异目光注视自己的错觉,她都不敢抬起头来,深怕被认识的人发现。

    而让青梅竹马如此害羞不适的源头正是走在她身旁的小黑佬!

    他的黝黑大手搭在青梅竹马的腰上,霸道地把她软弱的身子压在自己身旁。

    任谁看来,都会以为是青梅竹马主动粘着小黑佬,甚至会怀疑是情侣身份。

    青梅竹马的神情暴露了她的不悦,她的眉间拧成了一块,更是气愤地磨着牙,就如同一只炸毛的傲娇野猫一般。若不是答应了小黑佬的条件,她绝对会奋起反抗,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黑佬知道刮油的后果。

    事情是这样的,小黑佬以帮助青梅竹马为由,要求青梅竹马满足自己的愿望,在不穿内衣内裤的情况下,扮演情侣在食堂吃一顿午饭!

    在小黑佬有意地用激将法刺激她后,自尊心强的青梅竹马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唉!你能不能走快点?磨磨蹭蹭的。”青梅竹马不耐烦地催促道。

    “急什么呢!有美人相伴,我当然要慢慢享受!”小黑佬悠哉悠哉地说道。

    青梅竹马低着头看了看周围,语气软了下来,“你快点嘛!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怎么?你是怕被姬星峰看到?我估计啊,他现在和他那小姨呆一起,玩得可开心了,谁来管你哦!”小黑佬讥笑道。

    “哼!要你管!”青梅竹马神情低落下来,小黑佬的话语正好戳到了她的痛处。还没等青梅竹马反应过来,小黑佬的手掌突然就摸进了校裤,抚摸着青梅竹马的翘臀上,手指伸进了股缝间。

    “啊!疼!你在干嘛!这样,这样不行!”本来就被肏得红肿的肉穴立刻有了反应,青梅竹马娇声喊道。她紧张地回头看去,幸运的是后面没有过路的学生。

    青梅竹马不开心地对小黑佬说道:“我们说好了只是假扮情侣,可没同意你做出出格的事情!”

    小黑佬并没有收回自己咸猪手的意思,他笑着说道:“怎么?我们可是关系密切的炮友,摸一下怎么了?难道我不摸你,姬星峰就会回心转意?”

    “谁,谁和你是炮友哦!”一提到小峰,青梅竹马心里又是一沉。

    或许是对小峰的报复心理在作祟,她也没有把咸猪手拿出来的心思了,任由小黑佬玩弄着自己的翘臀和阴道,甚至默许了将手指伸进阴道的行为。

    青梅竹马强忍着肉穴的瘙痒,时刻警惕地观察周围,才有惊无险地到达了食堂。这个时候,小黑佬终于放过了青梅竹马,却故意在她眼前玩弄着手上的淫水,他笑着说道:“去!母狗,给我买饭去,只要肉,听懂了没?”

    青梅竹马白了他一眼,没有想到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生竟然会厚脸无耻地让女生请客。

    她的怪异表情自然被小黑佬看在眼里,他一屁股坐在长椅上,翘起二郎腿,语气凶狠地说道:“操!母狗,怎么,不听话是吧!三,二……”

    “我去就是了!话那么多!”青梅竹马嘴上硬气,还是妥协了下来。

    排队买饭的人不多,青梅竹马很快就按小黑佬的要求买到了午饭,小黑佬显然是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那恶心的吃相让青梅竹马完全不想和他一起用餐。

    “只吃肉不吃菜,对身体不好!”热爱运动的青梅竹马很注重饮食的搭配,她在小黑佬的右侧坐了下来,看着那满是肉块的饭碟,忍不住劝道。话一说出口,青梅竹马就后悔了,我关心他干嘛?等两周药剂调理完,他要是吃肉吃出病来,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小黑佬咧嘴一笑,牙缝间卡着的肉丝看得一清二楚,他说道:“老子就爱吃肉,蔬菜就你们这些娘们和姬星峰这样的娘炮才吃!就是多吃肉,老子的精液才会又浓又多,这不就把你的子宫喂得饱饱的!”

    青梅竹马又想起十几分钟前和小黑佬在厕所间的做爱,想起那浓厚的精液灌满子宫的感觉,俏丽一红,亲昵地拍打着小黑佬的肩膀,害羞地说道:“讨厌!

    说什么歪理!”

    本来就被挑逗起情欲的肉穴立刻就淫水泛滥了,她偷偷瞄了一眼小黑佬的裆部,哪怕阴茎没有勃起,裤裆上已经露出了夸张的凸痕。青梅竹马重重地咽了一口口水,双腿不自觉地来回磨蹭着,对刚吃几口的饭菜也没了胃口。

    此时,小黑佬已经意犹未尽地将饭菜吃光,他看了一眼旁边几乎没有动筷的饭菜,又看了一眼旁边神色与举动都十分怪异的青梅竹马,笑道:“怎么,母狗?

    又发情了?”

    “才,才没有呢!”青梅竹马狡辩道。

    “那这样,你把饭菜喂给我吃,我帮你摸摸!”小黑佬说道。

    该死的药剂!要不是这药剂在作祟,我才不会,不会那么饥渴!

    青梅竹马犹豫了片刻,耐不住肉穴的瘙痒,最终低着头回应道:“嗯!”

    小黑佬眯着眼看着青梅竹马,他已经彻底掌握了和青梅竹马的相处方式。没有多说,小黑佬又一次摸进了青梅竹马的裤子内,玩弄着她的嫩穴。

    “啊,嗯嗯嗯,啊啊啊,嗯……”青梅竹马紧张地捂住嘴,她已经后悔做出如此不计后果的决定了。她忘了这里是食堂,自己正在大庭广众下让小黑佬玩弄自己的阴道。

    她身子微微往前倾,尽量用身子挡住小黑佬的黝黑手臂,紧张地四处张望。

    可是这次,她已经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同排的一个小男生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一幕,发现了小黑佬的隐密行为。

    小男生长得很青涩,不太面熟,应该是初一的学北。他感受到了青梅竹马的目光,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哎呀,都被人看到了!”青梅竹马低声喊道,她握住小黑佬的手臂,试图阻止他的行为。

    小黑佬也注意到了学北,毫不慌张地说道:“怕什么!一个只敢偷看的软蛋而已!这种人只配呆在一边嫉妒老子!母狗,喂我吃口肉啊!”

    青梅竹马进退两难,她即阻止不了小黑佬的玩弄,也阻止不了学北再一次的偷看。毕竟约定好的事情,青梅竹马硬着头皮服从小黑佬的命令,颤颤巍巍地夹起一块红烧肉,喂到了小黑佬的嘴边。

    小黑佬一边舒服地咀嚼,享受美人的服务,一边得意地看着满脸羡慕的学北,炫耀的意思几乎都写在脸上了。或许是兴致高昂的缘故,插在阴道内的手指更快地进出,刺激着她的敏感点。

    “嗯,嗯嗯……”本来就是个容易高潮的女人,在暴露的刺激下,高潮很快地就来临。青梅竹马浑身颤抖,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喊出声来,浅绿色的校裤很快被大量的淫水染成了墨绿色。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学北,显然他已经兴奋地勃起,平坦的裆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凸痕。学北感受到青梅竹马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裆部,他竟然慌乱地收拾碗筷,落荒而逃。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小黑佬讥笑道:“呵呵!就他那小鸡巴,和他那胆子还挺搭的。”

    “哎呀!讨厌,你是不是故意把我弄高潮,就是想让我在别的男生面前丢脸!”

    青梅竹马娇羞地说道,她揪着小黑佬的衣服,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

    “怎么?我看你被摸得挺舒服的!”小黑佬将手上的淫水擦在大腿内侧,抽了出来,他继续说道:“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来,我还没吃饱呢!”

    “讨厌,你不是有手吃饭了吗!还要我喂!”说是这么说,青梅竹马还是遵受约定,夹起肉块一口口喂给小黑佬。

    看着小黑佬津津有味的模样,青梅竹马一时也没有心思追究他大胆的举动,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张崇黑,下次什么时候可以那个啊?”

    按照小黑佬的说法,以他那浓稠大量的精液来算,至少要射上两发才能满足一天的需求。小黑佬只在厕所射了一次,还有一发他一直没有和青梅竹马约定什么时候解决。

    “啊?什么意思!”小黑佬假装没听明白的模样。

    青梅竹马焦急地说道:“就是肏穴啊!”

    “哦哦,你早说嘛!”小黑佬恍然大悟,那贱样气得青梅竹马都想打他,他继续说道:“这不简单!你跟我去姬家住几天,刚好明天就是周末了,一并解决!”

    “这……”青梅竹马不由得犹豫了,想着自己与小峰同一个屋檐下,偷偷地和他的仇人做爱,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我可是很忙的,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要么你就来姬家,要么就自己忍受药物的副作用!”小黑佬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他继续说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姬星峰,有什么好顾虑的?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

    青梅竹马已经有些意动了,看着他不耐烦的神情,妥协道:“那好吧!你可不能让姬星峰发现了!我会和姬阿姨商量的……”

    距离午休时间结束只剩一个小时,食堂的学生已经寥寥无几,就连食堂大妈都开始收拾厨余垃圾了。青梅竹马被田径部的学妹叫去训练,而小黑佬则悠哉悠哉地往姬老师的办公室走去。

    才走到楼梯口,三个高大的凶悍男生挡住了小黑佬的去路,其中一个留着短寸头的男生问道:“是张崇黑吧!跟我们去走走!”

    ……晚饭时分,入座的姬家成员不多,只有外公,外婆,妈妈,三姨,女友和我。

    除此之外,就是准备留宿数月的小黑佬,以及一个意想不到的住客——青梅竹马欣雨墨。

    宋阿姨和妈妈是相当要好的闺蜜,青梅竹马也算是姬家的长辈看着长大的。

    高冷的妈妈对青梅竹马十分上心,热情地让她坐在我和妈妈的中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看青梅竹马那满意的眼神,就像在看自己的儿媳妇一样。

    “来,墨墨,多吃点菜!你妈妈平时太忙了,都没什么时间照顾你!也不知道我们家的菜合不合你胃口?”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将菜夹到青梅竹马碗里。

    “谢谢阿姨!很好吃,我自己夹就可以了。”青梅竹马不好意思地说道。

    妈妈又严肃地对我说道:“小峰,墨墨来了,你要好好照顾她,知道了吗?”

    “哎呀,知道了。”我乖乖地回应道,本来我和青梅竹马的关系就有些尴尬,再加上中午在食堂的一幕,更是让我感到膈应。

    我并没有理会青梅竹马,而是第一时间看向坐在对面的青梅竹马。正如我所猜想的,女友已经被妈妈对青梅竹马的态度搞得不开心,只能用眼神安慰着她。

    好在女友不是个不顾场合的女孩,她很快就整理好情绪和神态。

    松了口气的我目光移到坐在最后面的小黑佬,差点当场笑出声来。此时的他想要保持坐姿都十分困难,握着筷子的手也是颤颤巍巍的,食欲也不太好。果然,有钱好办事,小黑佬在学校没少挨流氓学长的毒打!我还特意叮嘱学长,打人不打脸,小黑佬是有怨也喊不出啊!

    正当我沾沾自喜时,眼前的一幕让我心情一沉。只见三姨细心地将肉和米饭放在放在勺子上,亲昵地喂到小黑佬的嘴边。而小黑佬则像大爷一样享受着三姨的伺候。

    我气愤地看着他们二人亲亲我我,浑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青梅竹马流露出的嫉妒与落寞。

    这时候,外公也看不下去了,严肃地说道:“一个男孩坐没坐相,吃没吃相,像什么样子!张崇黑,坐正了,好好吃饭。”

    …樶…薪…發…吥………小黑佬诚惶诚恐,准备坐起身子,在我看来,他完全就是在演戏。三姨反倒是先说话了,“爸爸,张崇黑今天摔了一跤,到处都受伤了,吃饭不太方便,你就不要那么计较了嘛!”

    “哦,是这样?再疼,一个男孩子也要学会坚持忍耐,以后怎么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外公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嗯,小伤而已。”小黑佬端正坐好,没有再接受三姨的服侍。他的目光却死死地盯着我,就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黑猩猩。

    不知为何,我竟然冒出了一丝胆怯,这是作为姬家继承人不该出现的。我立刻整理好情绪,好不退缩地与小黑佬对视着。

    他一定猜出毒打自己的幕后黑手就是我,可是没关系,在我的地盘,看我怎么玩死你!

    ……晚饭过后,外公姬阳烈的书房内,一份信件躺在书桌上,字迹工整有力。

    “尊敬的伯父,您好!您和我已经有二十年没有书信来往,想起二十年前我做出来的行为就感到很是羞愧和自责,在此和您诚恳地道歉。现在,我在海外创立了一个公司,专门做贸易方面的事情。听闻姬霸集团在海外发展方面屡屡不顺,希望我能献上一份微薄之力。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希望能和贵集团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发展国内外的市场。只是,我希望犬子姬星野可以在姬霸集团得到一份职位。

    看在我已亡的父母的份上,能否给我和犬子一次机会……”

    外公严肃地坐着书桌旁,手指敲打着桌面,沉思许久后缓缓说道:“我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就看他们父子能不能把握这次机会了。”

    ……女人的第六感已经让青梅竹马隐隐地感觉到小黑佬和姬老师的关系不一般,师生间的伦理让青梅竹马不敢相信自己大胆的猜测。

    直到她目睹姬老师和小黑佬的做爱,才明白这个世界可以如此荒谬。受自己敬爱的姬老师真就坐在小黑佬的身上,挪动自己的身躯,索求着黝黑大阴茎给予她无与伦比的快感。不知为何,莫名的醋意让她很不自在,逃避的想法挥之不去。

    三姨穿着一件连体的三点式豹纹情趣内衣,开档的设计让她在不影响美感的情况下尽情地肏穴。尤其是那对D罩杯的乳房将这豹纹撑得十分立体,起伏时荡起一阵阵肉浪,看得青梅竹马羡慕不已。

    她丰满的身材以蹲坐的姿势压在平躺的小黑佬身上,就如同五指山镇压着猴王,强烈的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诱人的呻吟声更是听得青梅竹马面红耳赤,“啊,啊啊啊,主人,肏我,啊啊啊,狠狠地肏母猪,啊啊,啊啊啊,母猪就是你的出气筒,啊,肏,啊,顶,顶得好深,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母猪爱死主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小黑佬并没有因为三姨的卖力表现而心情愉悦,他的脸色乌云密布,眼中流露着仇恨。他看了一眼在眼前乱晃的乳房,都感觉如此碍眼,一巴掌就抽在了她肥厚的乳房上。

    “他妈的,母猪你这奶子他妈长这么大有什么用,她,妈,这,么,大,有什么用!操!”小黑佬怒吼道。

    “啊,啊,主人,对不起,啊,母猪长这么大奶子,就,就是用来给,啊啊,啊,给主人打的,如果主人打我的奶子可以消气,请,请主人使劲打我,啊,啊啊啊,奶子好疼,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好疼,好爽,啊啊啊啊,主人使劲打,啊……”三姨甚至主动握住自己乱晃的乳房,方便她的学生发泄自己的情绪。小黑佬可不是什么珍惜女人的好男人,他故意往敏感脆弱的乳头拍去,打得三姨痛苦不堪,淫水却越流越多。

    他侧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青梅竹马,随意地问道:“考虑清楚,就把桌上的内衣穿上找我!”

    要不是张崇黑中午的时候没有把我喂饱,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还是在小峰的家里……浓浓的罪恶感涌上心头,她没有第一时间接受小黑佬的邀请,静静地站在一旁,双手盘在一起,防止自己忍不住爱抚瘙痒的肉穴。即便如此,青梅竹马管得住自己的身体,也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她痴痴地看着姬老师和小黑佬做爱,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药丸的催情副作用已经发作了许久,子宫仿佛都在饥渴地哀嚎,她浑身滚烫,大汗淋漓,肉体强烈的欲望终究是磨灭了她最后一丝理智。

    没事的!我是为了小峰,为了能够拥有他喜爱的身材,才和张崇黑做爱!嗯,就是这样!

    青梅竹马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看向桌上的衣物。小黑佬为她准备的,是白丝手套和过膝超薄丝袜。穿在身上,和青梅竹马的小麦色肌肤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反差,为青梅竹马的青春活力添上了几分妩媚。

    “来,坐我脸上来!”小黑佬说道。

    青梅竹马俏脸一红,在学姐的肉体调教里也有过这样的指示。她面色娇羞地爬上床,跪在小黑佬脸上,缓缓地坐下,粉嫩的阴唇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小黑佬的嘴上。敏感的身子立刻就感觉到油腻黏滑的舌头触碰到了私处,小黑佬故意用舌头有意地在大腿与私处的夹缝间舔弄着,用嘴吸吮着香汗。

    “讨,讨厌!那,啊,那里脏,啊啊!”青梅竹马低声娇喊,她在姬老师面前很是放不开。

    正当她的注意力都在自己下体时,浑然没有发觉对面的姬老师贴了上来,舌头撬开青梅竹马的嫩唇,与自己的学生舌吻起来。

    “唔,呜呜!”青梅竹马吓了一跳,原先不太适应的她很快沉醉在了姬老师的舌技下。还没等这位青涩少女习惯舌吻带来的精神刺激,姬老师的玉手已经摸上青梅竹马的小鸽乳,熟练地用手指挑逗着敏感的乳头。

    “帮我也摸摸,啊,啊啊啊!”姬老师娇声说道,并没有因为青梅竹马是自己的学生而感到拘谨。

    青梅竹马眼神迷离,顺从地摸在了姬老师的巨乳上。亲自揉捏姬老师的乳房,她才明白了乳房的柔软与肥厚是自己的小鸽乳无法相提并论的。

    或许只有这样的丰乳肥臀才会吸引小峰吧!姬家的基因真好,哪怕是那个姬颜洁都拥有很好的身材!一时间,青梅竹马有一些落寞。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姬老师的娇叫声把青梅竹马拉了回来,只见她身体的起伏愈发地剧烈,就连舌吻也没有精力继续,她放声呻吟着,“啊啊啊,主人,啊啊啊,母猪要高潮了,要,啊啊,肏死我了,啊,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高潮,好舒服,啊啊,要疯了,母猪要疯了,啊啊,啊啊啊!”

    青梅竹马愣愣地看着姬老师在小黑佬的黝黑大阴茎下高潮,那娇媚动人的模样是自己在学校与生活中不可能看到的,这又像是一面镜子,将自己被小黑佬肏到高潮的模样映射了出来。

    她的心脏砰砰直跳,一股淡淡的恐慌涌上心头。她在害怕,害怕自己会像姬老师一样被小黑佬深深影响,变成一个就连自己的不认识的女孩。

    不,没事的,只不过十四天的时间罢了!十四天以后,我就和他毫无瓜葛!

    绝不会被张崇黑带坏的!

    青梅竹马很快就整理好情绪,可她不知道的是,姬老师的堕落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

    “主人,不能在我的子宫里射精嘛?”姬老师如同小女生般地和自己的学生撒娇,显然,高潮过一次的姬老师并不满足,还想向自己学生索求更多。

    埋在青梅竹马跨间的小黑佬说道:“还有一个欲求不满的小婊子等着肏穴呢!

    你这个母猪老师可真是好玩,还和自己学生争鸡巴!哈哈哈哈!”

    “我才……”青梅竹马刚想反驳,又害怕小黑佬故意刁难,不给她肏穴的机会。

    姬老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小黑佬的裆部,坐在一旁继续用手抚摸湿漉漉的阴道。沾着淫水的黝黑阴茎直直挺立,看得青梅竹马和姬老师都移不开眼。

    那是一根多么狰狞可怖的凶物,足足有二十厘米,黝黑的肌肤泛着凶狠的光泽,只要是女性有幸目睹,都会生理本能地臣服。

    青梅竹马只感觉自己子宫都在痛了,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子宫在渴望着强大男人的精液,即便这所谓的强大男人是一个瘦小单薄的黝黑男孩。

    小黑佬的一根阴茎是不够分的,青梅竹马没有犹豫,跪坐在了阴茎的正上方,龟头散发的热气烫得她淫水直冒。她握住阴茎找准位置,直接坐了下去。

    “啊,好深!”青梅竹马舒舒服服地感叹道,她渐渐迷恋上了狭窄阴道被阴茎撑开的感觉。

    她学着姬老师的姿势,从跪坐转为蹲坐,上下晃动着臀部,让阴茎进进出出。

    “啊啊,啊,好棒,肉穴,啊,肉穴都被鸡巴撑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的鸡巴好大,啊,好深……”青梅竹马娇声呻吟着,她渐渐习惯了姬老师的存在,专注于与小黑佬的性爱中。

    而姬老师也爬了过来,她伏在小黑佬胸前,用舌头舔弄着小黑佬的乳头,她问道:“主人身上的味道好浓烈,这么多天没有洗澡,请允许母狗用舌头帮主人舔干净,可以吗?”

    “你这母狗还是很听话的!”小黑佬摸着姬老师的头,就如同在逗宠物一样。

    得到了许可的姬老师控制着自己的舌头在小黑佬的身上舔起来,尤其在最为恶臭的腋窝停留了许久的时间,那浓厚的腋臭味对于他人而言是如此恶心厌恶,对于痴爱体味的三姨却是甘之如饴,几乎将自己的鼻子埋进腋窝里,将腋臭味牢牢刻在脑子,淫水更是犹如溪水般流淌。

    小黑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青梅竹马身上,他原先有些好转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他不悦地问道:“操!你他妈连动都不会动是吧!母狗都没有母狗的样子!

    老子他妈都要软了,操!”

    青梅竹马都被吓了一跳,差点都要哭出声来,委屈地说道:“我这不是在动啦!你不要这样凶我嘛!”

    “你他妈不想做的话,就给老子下来!呵,我告诉你,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以为今天我是摔伤的?他妈,就是那狗东西姬星峰找人来打我,故意报复我!”

    小黑佬狠狠说道,他刚想鞭打青梅竹马的乳房出气,又发现青梅竹马的乳房太小了,伸出来的手转为揉捏她的粉嫩乳头。

    “别,啊,好疼!不要这样捏我的乳头,乳头要爆了!”吃疼的青梅竹马哀声喊道,她嘴上还是偏袒着自己的心爱男孩,“不,小峰,小峰不是这样的人!”

    “怎么,你还帮姬星峰这龟儿子说话?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妈的,他天天霸凌我,这种事也只有他才做的出来!”小黑佬愤怒地说道,似乎是要将集赞了许久的愤怒都发泄出来。

    青梅竹马看着小黑佬的扭曲的面孔,已经相信了他说出来的很可能就是事实。

    她一直以为小峰和张崇黑只是男生之间的小打小闹,从未想过会升级到校园霸凌,也没想到小峰会叫人把他打伤。

    “别,你别说了,我错了,我替小峰认错……”青梅竹马捂着脸说道,她左右为难,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着青梅竹马为难的模样,小黑佬乘胜追击,继续说道:“我操,你就这态度?老子竟然要被姬星峰打伤了,还要帮助你这个婊子,你他妈要不要脸?”

    这个时候,姬老师出来解围了,她温柔地说道:“主人,请你消消气嘛!你看,我奶子都红成这样了,能不能不要对墨墨语气那么凶嘛!她都快被你说哭了,一定认识到错误了,是不是这样?墨墨?”

    原来,姬老师早就知道是姬星峰把小黑佬打伤,才任由他在自己肉体发泄自己的愤怒与欲望。

    青梅竹马感激地看了一眼姬老师,重重地点了点头,“对不起!主人!”

    “这次是姬星峰有错在先,他就是个不懂分寸的小屁孩!主人,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要是你还不开心,请狠狠地肏我打我,无论什么样的惩罚,母狗都愿意承受。”姬老师乖巧地安抚着小黑佬的情绪,小黑佬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他看向青梅竹马,等待着青梅竹马的回答。

    “我……”青梅竹马坐在小黑佬的跨上很是尴尬,插在体内的阴茎也不知道该不该拔出来,她歉意地说道:“请主人随意地玩弄,惩罚母狗,希望主人不要因为小峰的过错生气。”

    “呵,这还差不多!这次要是再表现不好,你就自己承受药物的副作用吧!”

    小黑佬坐起身子,与青梅竹马面对面说道。

    青梅竹马被男孩的体臭味熏得不行,她强装镇定,在小黑佬的注视下晃动起臀部。

    她从未想过自己多年锻炼的成果会用在做爱上。只见她轻松地在阴茎上做着上下臀,均匀健美的白丝美腿也跟着挤压放松,诱人无比。每次抬起臀部都只剩龟头露在外面,每次落下更是将阴茎完全吞没。

    “啊,啊啊,阴茎插得好深,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么粗,这么长,啊,啊啊,肉穴,肉穴要被,啊啊,啊啊,啊……”青梅竹马逐渐掌握女上位的节奏,享受着阴茎抽插时带来的快感。

    小黑佬看着青梅竹马沉迷于性爱的模样,问道:“怎么样!主人的大鸡巴舒不舒服?”

    “舒服,好舒服……”青梅竹马失神地说道。

    “那比姬星峰这个狗东西怎么样?”小黑佬直直盯着青梅竹马的眼睛问道。

    “别,讨厌,啊,你别问这样的问题,啊,啊啊,我怎么知道,啊啊啊,我喜欢姬星峰,啊,不,不会在意,他,啊,他那里的大小的,啊啊啊,啊啊……”

    青梅竹马还是本能地拒绝这样的话题,她单纯地相信着爱情可以解决任何问题。

    小黑佬哈哈大笑,讥讽地说道:“老实告诉你吧!你那心爱的姬星峰,鸡儿和我这根手指差不多大小,哈哈哈哈!”

    “妹妹,姬星峰的鸡巴太小了,根本满足不了女人!当时他勃起的时候,连裤子都撑不起来,要不是他是我侄子,我理都不想理他!”姬老师抚摸着青梅竹马妙美的胴体,轻声劝导着。她已经用舌头对小黑佬进行了简单地处理,闲来无事地她玩弄起女孩的身体。

    怎么会这样,难道和她们说得都是真的?姬星峰的那里,真得有那么小?小鸡巴真的能满足得了我吗?青梅竹马心中的信念第一次被撼动了,就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心爱男人的能力。

    这时候,小黑佬将自己手机上的照片找了出来,他说道:“看吧!这就是你最爱的姬星峰的小鸡巴!我特意让他的狐朋狗友拍的!”

    青梅竹马惊讶地看着照片上姬星峰小便的模样,那没有勃起的小鸡巴就和婴儿的差不多大小,若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尿液从什么地方尿出来的。

    小黑佬重重拍打着女孩的翘臀,逼问道:“说,我的鸡巴比姬星峰的大,只有我的大鸡巴才能让你舒服。”

    就这?一个男生的鸡巴可以这么小?张崇黑的鸡巴没有勃起的时候已经比他大上无数倍,男生与男生的差距真得可以这么大?

    肉体的疼痛和精神上的冲击终究还是让青梅竹马送了口,她放弃地大声说道:“主人,主人的鸡巴比姬星峰大多了,啊,啊啊,又大又粗,啊啊啊,啊啊,完全无法比较,只有,啊啊啊,啊啊,只有主人的阴茎才能满足母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话刚说完,包裹着阴茎的阴道再一次缩紧,大量的淫水打在龟头上,到处喷射,青梅竹马高潮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高潮的原因更多是来源于精神上的刺激,来源于对心爱男孩姬星峰的羞辱!

    青梅竹马被高潮的余韵冲击得失神,她双腿发软地摊在一旁,嘴上还含糊不清地说道:“不,怎么会这么舒服,比之前的高潮还要舒服,不行,要疯了……”

    “哇,妹妹的水是真的多!”姬老师惊叹道,确实,青梅竹马此时已经大汗淋漓,淫水泛滥,就如同一个出浴美人。

    小黑佬看着青梅竹马的模样嘿嘿一笑,他又想到了好玩的玩法,“来,母猪,扶我起来……”

    青梅竹马被拽了起来,浑身无力的她任由小黑佬摆布着。

    很快,小黑佬的作品就诞生了。

    这是一个另类的人肉三明治,由屋内的三人组成。青梅竹马扶着墙站立在床上,小黑佬以后入式站在她身后,而姬老师则紧贴着小黑佬的后背,扶着小黑佬受伤虚弱的身躯。小麦色,巧克力黑色和白色巧妙叠在一起,滑稽而又有趣,却又淫荡不已,只怕千万男人都想享受这样的待遇。

    性爱的主场掌握在了姬老师身上。为了方便自己的主人感受乳房的柔软,姬老师特意把乳房从豹纹连体衣的两侧拨出来,用丰满的乳房夹住小黑佬的脑袋。

    她更是用双臂握住主人的胯部,通过前后晃动自己的腰部,撞击小黑佬的屁股,就如同隔山打牛一般帮助受伤得没有力气动弹的小黑佬肏着他前面的青梅竹马。

    “啊,啊啊,好深,啊啊啊啊,肏,肏我,啊啊,使劲肏母狗,啊,啊啊……”

    在最前面的青梅竹马已经被肏得呻吟不断,比起女上位,她更偏爱被小黑佬肏的感觉。只不过,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总是差了点滋味。及其容易高潮的她到现在都没有高潮的迹象。

    很快,她就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对自己心爱男孩的羞辱,同时,这也是她无法实现的行为。

    “母狗,被我这个姬星峰的仇人肏是不是很开心啊?怎么,还想着要那根小鸡巴呢?”小黑佬狠狠地说道。

    “没,没有……”青梅竹马说道。

    怎么办?要是我不听张崇黑的话,他可能就不会继续帮我药物调理了,这可不行,我才不是想要羞辱姬星峰才说出口的,嗯!都是为了让姬星峰改邪归正!

    青梅竹马自欺欺人地将自己身上的包袱甩开,她放肆地呻吟着:“对,啊啊,主人说得对,姬,姬星峰那,啊啊,那小鸡巴,配不上我,啊啊啊,主人,只有主人的大鸡巴,才能把母狗肏到高潮,啊,啊啊啊……”

    “操,你这小婊子,真想让姬星峰看看你这贱样,哈哈哈哈!”小黑佬的眼神里充满了快意,甚至抗着疼痛自己动起了腰。将仇人的女人调教成在自己胯下的性奴母狗无疑是最好的报复方法,但这远远不够,他的复仇之路才刚刚开始。

    “啊,啊啊,母狗,听主人的话,啊啊啊,就要那小鸡巴姬星峰看看,啊啊,啊,看看母狗在主人鸡巴下的模样,啊啊,爱死主人了,姬,姬星峰这个绿王八,他永远就用他的小鸡巴撸管,啊,啊啊,不行,啊啊啊……”青梅竹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说出如此违背道德的话语,她只是单纯地享受着羞辱心爱男孩的精神刺激。

    显然,她的羞辱话语对小黑佬很是受用,阴茎再一次涨起,抽插地速度也进一步加快,足以顶开青梅竹马的子宫口,他已经准备射精了,“母狗,可要给老子接好了,把老子的精液一滴不剩地保存在你子宫里,你那小鸡巴姬星峰可是完全做不到的!”

    “啊,啊啊,主人,请你射进来,射满我的子宫,在姬星峰这个小鸡巴废物永远射不到的地方,狠狠地射进来,啊,啊,来了,啊,啊啊,全部射进来了,啊啊啊,啊,子宫好满,啊啊啊,要,要高潮了,啊啊啊,小鸡巴废物,你都不知道,我被主人肏得多爽,啊,啊啊啊,我已经离不开主人的大鸡巴了,啊啊啊,啊,要升天了,啊啊啊……”

    浓稠滚烫的精液逐渐灌满整个子宫,承受不住子宫快感和语言羞辱的精神刺激,青梅竹马达到了人生中最为记忆深刻的高潮,这次的高潮会刻在青梅竹马的骨子里,其他的做爱方式都会变得索然无味。

    过了许久,青梅竹马才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看着在房间内到处做爱的姬老师和小黑佬,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药物调理时间已经结束。

    按照约定,小黑佬已经在自己子宫内射够了两次精液,自己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充满了违背道德,充满淫荡气氛的房间。她的目光却在二人的身上移不开眼,手指已经在不自觉地玩弄着湿润的私处。

    不,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小峰,再呆下去,意义就不一样了!我不是个淫荡的女孩,我不是……同时,无尽的后悔涌上心头,她都想打自己一耳光。自己都说了什么!我怎么可以这样说小峰呢!还是在小峰最讨厌的张崇黑面前,丢尽了小峰和我的脸面!

    以后,我可怎么面对小峰啊!

    正与天人交战的青梅竹马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一个如恶魔低语般的心声传了出来。

    万一,万一精液的数量没达标怎么办?会不会对药物调理造成不好的影响!

    不行,为了保证达标,我不能回去!

    青梅竹马下了床,如母狗一样爬到小黑佬跟前,卑微地低着头恳求道:“主人,请您继续调教母狗!”

    正在肏穴的小黑佬低头看着这只年轻母狗,笑着说道:“嘿呦,正好,我正准备搞第二场!”

    话罢,他从抽屉拿出黑色项圈和肛塞尾巴,向着青梅竹马摇晃示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