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男友是伯爵 > 章节目录 我的男友是伯爵第16部分阅读
    定她,这已经不是记忆中那个清纯可爱的小女生了,面前的她就像是散发着致命诱惑的罂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美丽,却很危险。

    “呵呵,怎么你不是很想见她吗”sara故作好奇的望着他。

    “她有一点闪失,你知道后果。”越泽垂下目光,不再犹豫的跟着她走进别墅。

    这是一幢很久没有人住的房子,房间里充满了灰尘的味道,角落里到到处都结着蜘蛛网。两人顺着旋梯一直走到三层。

    来到居中的一间房门前,sara突然收住脚步,扭回脸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嘘”

    接着就轻轻拉开门上的木板隔窗,示意越泽过来,看到里面景象的刹那,越泽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全部凝结住。

    房间里的落地窗户大开着,外面就是一眼千里的湛蓝天空,还有海水翻滚的声音。窗外从四层阁楼吊起来一个伤痕累累的女生,脸上早就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嘴角挂着血痕。越泽一眼便认出她就是小凡,如果从这摔了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急忙转动门把手,可早就被锁了上。他一把掐住sara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抵到墙上,怒吼着,“该死你对她做了什么”

    “咳咳咳”sara脸色胀红,抠着紧紧箍住颈间的手,艰难的呼吸着,“想,想她死,你就掐死我吧”

    越泽猛然清醒,倏地松开手,发红的眸子瞪着她,“马上打开门否则,我会让你们一家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sara揉了揉脖子,重拾笑容的望住他,“好啊菲尔,那咱们就来赌一下。用她一个人的命,赌我们全家人的,也包括我的。”她挑了挑纤细的眉毛,“怎么样,很划算吧。”

    仿佛从不认识她一样,越泽定定的看着她,两只手握得“啪啪”作响,别说是她们一家,就是她们整个家族,他都没放在眼里。可是,可是他不能拿小凡来冒险。他承受不住失去她的一丁点可能。

    被吊在窗外的小凡,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容不得他多作考虑,果决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呵呵,”sara不慌不忙的查看着手上的指甲,“很简单啊,只要你能跟我的姐姐签下结婚协议。我马上就放了她”

    “信不信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越泽愤怒的一拳砸向门上,可是那扇门却纹丝不动。

    “信。爱德华≈8226;菲尔发起狠来,谁会不怕呢”sara朝门内呶呶嘴,“看看是你快,还是我的手下快。”

    小凡身上的血,像把利刃一样,狠狠扎进越泽的心里,他扭回头盯着过份自信的sara,

    “我签。”

    “这就对了嘛。”

    sara笑得越发灿烂。

    “妈的,等你祖母我出去后非剥了你的皮,拆你的骨,抽你的筋”小凡的胳膊快要脱臼似的,疼得她直皱眉头,可是她却动也不敢动。谁知道这绳子结不结实啊,万一是从j商那买的,她可真没地儿哭去啊。

    身下是不停翻滚的波涛汹涌的海浪,自脚底窜上来的海风,又冻得她直打哆嗦,据她不精确目测,什么万丈深渊也不过如此。她郁闷坏了,这帮人没事跑到山顶建什么房子啊,还要命的贴着海边的山壁建,也不怕一个不小心摔个尸骨无存喂鲨鱼。

    正对窗口的门被人倏地撞开,看到冲过来的人,小凡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越泽”

    还不等寻思寻思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本来被拴紧的绳子猛然间断了开,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只来得及看到一把散发着刺眼光芒的匕首

    她就像为了验证地心引力的存在,从容的,优雅的,华丽的,摔了下去。

    “啊”

    小凡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脸上面无血色,两只惊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倏地,刚刚下滑的身子骤然停住,小凡早被吓得呆了住,惶恐的抬起头,看见越泽咬着牙抓紧断掉的绳子时,眼泪“唰”地涌了出来。

    “我,我没买意外险啊。如果,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一出,我早就买个几百万留给老爸了。”

    “小凡,不要怕,我会拉你上来的。”越泽紧紧拉着绳子,一下又一下的往上拽。

    “哈哈好感人啊。”sara拍着巴掌,玩弄着手里的匕首,一步步走近,“想不到,你为了她什么都肯做”眸光一冷,“所以,我更不能留下这个女人。”

    越泽额上的冷汗越聚越多,顺着脸颊淌下来,脸色也白得不正常,呼吸沉重许多。白衬衫上一点点渗出血印,最后形成触目惊心的一大片。

    “越泽”小凡急了,脑子立即清醒许多。她知道,他刚缝针的伤口迸裂开了,而一边虎视眈眈的女人,根本就是想置她于死地

    “傻瓜,别理我,先干掉那个女人再说就算我死了,那也值了”

    “闭,闭嘴”越泽咬紧牙关,大半个身子已经挂在窗户外面,忍住身上撕裂般的痛,吃力的拉着。

    身上的血,顺着手臂,滴到小凡的脸上。

    “笨蛋,你这个笨蛋”小凡的眼泪成了两条清澈的小溪,歪歪曲曲的面满了脸颊,“如果你有事,我一样会从这里跳下去的”

    再继续流血,他会死的。

    此时此刻,她竟一点也不怕,就算她掉下去,只要越泽没事,她都不会再眨一下眼睛。

    眼前的一幕,刺痛了sara的美眸,她咪起眼睛,妒恨的瞪着小凡,“没错,你的确该死。”

    说完,毫不犹豫的割向那根绳子。

    “不”

    越泽怒吼一声,一脚踢向她,直把她踢得一头撞到旁边的墙壁上,痛得她晕晕沉沉的半天没爬起来。

    可同一时间,失去重心的越泽,身子不稳的栽出了窗口。

    “不要”小凡惊恐的尖叫一声。

    越泽的一只手,及时的抓住窗边,另一只手仍然死死的攥住绳子。

    看到他的样子,小凡哭得哽咽,“呜不要,越泽,求你放手吧,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会死的。”

    “我不会让你死的,相信我。”越泽坚定的看着下面的小凡,朝她努力的笑笑。随即,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头顶,尝试了几次,都没办法用一只手提起两个人。

    “快放手你想陪着我一起死吗”小凡看得清清楚楚,几乎是用吼的。

    “对”

    越泽没有再看向她,却用着无比肯定的声音回答她,一直敲进小凡的心底。

    一个人的爱,会有多重

    也不过如此。

    小凡颤抖的双唇,触碰几次,才轻轻的说,“越泽,不要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好吗求求你,放手吧,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

    听出了小凡话中的绝望,越泽缓缓低下头,看到她带笑的面容时,从没有向现在这样懊恼自己的无能。

    他的手在一寸寸的下滑,五根手指快要坚持不住了。

    不,他不能让小凡有危险,不能让她死,不能。

    倏地,他惊喜的发现,身下二层楼的位置延伸出一根支撑架。他的双眸染亮,他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

    越泽深吸一口气,对着小凡慎重的说,“小凡,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按照我说的做。听懂了吗”

    一种不详的预感攀上她的心头,小凡不安的问,“你想做什么越泽,我警告你,我不允许你做傻事”

    拜托,要死就让她一个人死吧。

    越泽的目光越过她,全部集中在那根支撑架上。他的双眸倏地睁大,朝着支撑架的另一边果断的跳了下去。

    “啊”

    在小凡的叫声还没消失前,越泽已经成功的将绳子绕过那根支撑架。两人分别被吊在两端,可由于他的体重要比小凡重,所以,小凡被顺利的吊到支撑架边缘,而他则变成了最下端。

    “小凡,马上抓住那根杆子。快”越泽口气焦急的命令着。

    小凡赶紧伸开手,轻易的便抓了住。

    她欣喜的对着越泽叫道,“越泽,我抓住了。”

    “嗯,很好。”越泽终于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吱嘎”支撑架发出了恐怖的声音。

    越泽皱紧了眉头,他很清楚,那代表什么。

    “小凡,”越泽不再多想,抬起那对深邃而漆黑的眸,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听着,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不,我不听,我也不要答应你别想让我听你说的任何话我不听,我不听”小凡不是傻子,手里传来的抖动,已经让她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

    “我妈妈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她的身体一向不好。我希望,你能代我照顾她。”越泽温柔的说着,“以我妻子的名义,照顾她。好吗”

    他不会要求她活下去,他很了解小凡,如果不用责任拴住她,她会毫不犹豫的跟他做出一样的选择。

    “越泽,别想把包袱丢给我你要是敢跳下去,我马上跟你一起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小凡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畏惧过,脸上透着让人心疼的惊恐。

    “嘎嘎”绝望的声音,彻底击败了小凡。

    “你不能不能你不能死,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人像你一样爱我了”

    “小凡,记住我的话”越泽近乎贪婪的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的样子,深深络印在脑海里,镌刻在灵魂深处。

    他微微勾起嘴角,“我爱你。”

    手,轻轻松了开

    “不”

    小凡撕心裂肺的喊声,被淹没在怒吼的海浪声中。

    “菲尔”sara扑到窗口边,眼睁睁的看着海底挽起一个浪花。

    “菲尔,菲尔你回来”她朝着他消失的方向,不敢相信的厉声喊叫着,徒劳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越泽”小凡呆呆的看着下面不停撞击山壁的海水,他消失了,就在她的眼前。

    被绑在一起抓住支撑杆的双手,松了松,身子立即摇晃着,随时都要掉下去。

    “我的妈妈只有我一个儿子以我妻子的名义,照顾她”越泽的话就像是牢牢套在她身上的枷锁,就算她真的想随着他一起葬身海底,也由不得自己。

    “你好自私,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小凡嗓音吵哑的喃喃自语,“你要我活下去是吗你明知道,我做不到,你明知道”这一刻,她早已没了眼泪,心像瞬间死去一样,甚至都不会觉得痛。

    “林小凡,是你,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害死了菲尔”sara像疯了似的对着小凡嘶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说着就离开窗口,冲出门一直跑到楼下。

    她来到二楼的窗口,怒视着抓住支撑杆的小凡,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恨声,“该死的是你”

    小凡的双手木然的抓着,根本不去理那个疯狂的女人会做出什么事。又或者,她的内心深处在期待着什么。

    sara两眼发红的瞪着小凡,“去死吧”举起手里的刀,朝着她的双手狠狠刺去。

    小凡笑着闭上了眼睛。

    越泽,我来了。

    倏地,一声枪响之后,响起了sara的尖叫声,“啊”

    刀掉到了地上,发现刺耳的声音。

    捧着血流不止的右臂,sara还没来得有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涌进屋子里的一群警察压在了地上。

    sara不停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抓错人了,我是11y公主,我也是来这边帮菲尔劝我妹妹sara的,她刚刚离开这里我不是你们要抓的人。”

    “哦可是我却听说,sara公主几天前就因情自杀了,而第一时间得知这件事的你,又为什么要故意封锁消息呢”说话间,走进来一个中年人,竟是越泽的管家,“11y公主,借用自己孪生妹妹的名义杀人,就算回到英国,看来你也是难逃制裁。”

    管家的话让地上的人瞬间僵了住,她慌乱的抬起头,急于否认,“不,没有的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你胡说”

    “是不是胡说,还是由法官来定吧。”管家冷冷的说。

    “不,我不要我不要做牢都是那个林小凡的错,抓她,是她害死了菲尔她是杀人凶手我要指证她”

    11y被两个警察押了出去,她的话却让管家惊出一身冷汗。

    “这里还有人”

    警察发现了挂在窗外的小凡,几个人抓住绳子合力将她拉了上来。

    看到警察,小凡陡然升起一丝希望,“快,快派人去救他他掉到海里了快去救他”

    终结章 幸福伊始

    终结章 幸福伊始

    八天后。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定是你们没有用心在找”

    海湾搜救队的办公室里,几天来一直都会传来这样的置疑声。

    工作人员有些为难的看着对面女孩,耐心的说,“林小姐,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人去找爱德华伯爵。按照惯例,我们完全可以放弃,却一直持续找到现在。我们明白你的心情,也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请你面对现实,遇难八天,生还的可能几乎在百分之三。”

    “百分之三什么百分之三不可能”小凡断然拒绝接受他的说辞,“一定是你们不愿意再搜救,为自己找的借口。你们不去,我去我不会放弃的”

    “小凡”韩果果和欣雅赶紧追了出去。

    “小凡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韩果果一把扯住小凡,板住她的肩,强迫她面向自己,“越泽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你还要把自己也一起逼疯吗”

    “果果,好好跟小凡说嘛,”欣雅捅了捅的她。

    “不,你骗人”小凡想都不想的就否定她,“你们合起伙来骗我他根本就没有死,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说不定,他正在哪里等着我救他呢。”这种可能让小凡一秒钟都呆不下。

    看着这个脸颊凹陷,黑眼圈明显的好友,韩果果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忍不住大声说道,“都八天了,他能在哪等你啊在鲨鱼肚子里吗”

    “啪”

    掌掴的声音惊得欣雅捂住嘴巴。

    “小,小凡”

    韩果果的脸扭向一边,脸上立即出现五个指印。她慢慢转回头,看着双肩不停抖动的小凡,却温柔的笑了笑,“小凡,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家有多担心你林爸爸、蒋阿姨本来都决定要登记结婚了,因为你的事,他们决定无限期的延迟。一凡哥的身体还没养好呢,却一直急着要出院;次凡哥始终自责那天没有跟上越泽,才会让他发生这种意外,天天借酒消愁。却不敢让你看到,每天还要小心的陪着笑脸。而我和欣雅,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会陪着你。可是,我再也不想看你这样继续折磨自己了。小凡,清醒点吧,越泽死了,他死了”

    欣雅早就泣不成声,拉着小凡的手,哭求道,“小凡,我说过我最喜欢你和泽哥哥了,我已经失去他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想,这也是泽哥哥希望的。”

    越泽死了,他死了

    小凡闭上双眼,任泪水肆意蔓延。几天来她不停的自我催眠,为自己换来一线希望。可是,却终究敌不过残酷的现实,他离开她了,自她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了。

    她抬起头,透过朦胧的水雾,看着跟自己同样憔悴的好友,“我,我不要他死”

    韩果果和欣雅哭着抱住她,“他知道的,他一定都会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小凡抱紧两人,对自己只顾发泄痛苦不管身边人而歉疚。

    “我们都了解,都了解。”韩果果哽咽着,“小凡,继续做回以前的小凡。为了我们,为了越泽,你一定要快乐。”

    快乐,失去了越泽,她还能够拥有吗

    三个月后。

    “妈,你怎么又出来吹风了,”一身英国皇家学院制服的小凡,看到坐在草坪上的人后,赶紧抓着薄毯走过去披在她的身上。

    “小凡,你放学了。”钟兰慈爱的笑笑,“考试成绩怎么样”

    小凡得意的挑挑眉,“我说的英语,连教授都听不懂。”

    钟兰笑着点了下她的额头,“你啊,再不好好学英语,下个月女皇陛下的召见,难道要带个翻译去吗”

    小凡挨着钟兰坐下,亲热的挽住她的胳膊,“嘿嘿,让奶奶陪我去嘛。她不是一向最爱出风头嘛。”

    “咦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坏话了。”

    越太太仍旧雍容华贵的出现在两人身后,精明的眼眸盯着小凡。

    小凡吐了吐舌头,马上跳起来搂住她,“哎呀,奶奶最疼我了,怎么会生我的气嘛。”

    越太太忍不住笑了出来,“小鬼灵精,就你嘴甜。”

    今天的她,心情似乎格外的好。

    小凡赶紧趁机撒娇,“奶奶,下个月你陪我一块去见女皇嘛,人家外语不灵光,到时候丢人怎么办嘛。”

    “怕什么,谁敢笑话爱德华家未来的女主人”越太太笑着说,“小凡,钟兰,我预约了三个美容师,咱们一道去。”

    “啊又要美容啊,奶奶,能不能不要在人家青春无敌的脸上再作文章了”小凡苦着脸。

    她的模样逗笑了越太太和钟兰。

    “她啊,上回做spa差点把人家的店给拆了。”钟兰马上取笑起小凡。

    越太太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没错没错,所以更应该多适应,咱们可不能只顾着维持家族形象而忽略了自己。”

    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谁会想到这仅是三个月的相处呢。

    当小凡赶到英国,坚定的对着钟兰和越太太说,“妈,奶奶,从今往后,我会代替越泽照顾你们。”这句话时,她就已经交出了自己的心。

    以心换心,没有比这个更平等的交易。对于爱德华家来说,小凡的到来,是治疗她们伤痛的特效药。越太太不再偏执,不再将家族荣誉看得至关重要,活得真实了很多。钟兰不再整天流泪,反而学会了坚强。

    因为在这个韧性十足的女孩身上,她们看到了深爱她的越泽的影子。

    小凡别扭的躺在美容床上,就算她再喝上几年大西洋的海水,也享受不了这种待遇。

    她闭上眼睛,皱着眉头。

    今天的美容师,手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一伸手就能盖住她的一张脸。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顶级专业人士

    手掌缓缓的抚摩着她的脸,与其说是做脸,不如说是爱抚来得恰当。

    小凡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除了脸上的不适外,还有另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阔别已久。

    她慢慢睁开双眼。

    看到正对自己的那张脸时,她眨巴眨巴眼睛,倏地坐起来,指着他,“越,越,越,越”

    “怎么才几个月没见,就忘记未婚夫的名字了”越泽笑着靠近她,盯着她的微张的小嘴,轻轻吻了上去。

    一如记忆中的美好。

    屋外,越太太和钟兰边高兴的望着这对历经生死的人儿,边抹去眼角的泪。

    “啊”

    小凡尖叫一声,猛地推开他,使劲的捏着他的脸,听到越泽吃痛的声音后,狂喜的蹦起来,给了他一个结实的熊抱。

    “天啊天啊,知道疼,是活人越泽回来了,呜越泽没有死太好了,我不是在做梦,太好了哈哈我,我没有失去他,没有呜他没死哈哈呜”小凡又哭又笑的样子,让越泽心疼的抱紧她。

    这几个月,她的一切一切,他通通都知道。

    她是背负着怎样的痛苦,离开家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英国,不去考虑自己会不会成为对方仇恨的目标,只为完成他交待的事。

    还好他回来了,他回来继续保护她,继续爱护她

    房间里,传来令人捧腹的对话。

    “越泽,你如果再敢丢下我一人,我就把你们爱德华家族,全部拉进黑道帮派”

    “呵呵,未来女主人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

    “还有,如果再惹那些什么11y、sara之类的,我就向英女皇告状”

    “天啊,这么硬的靠山,想不答应都不成了。”

    “最后,你要马上娶我”

    “嘿嘿,遵命我的伯爵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