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借我点超能力 > 章节目录 借我点超能力第69部分阅读
    要多少次才能够杀掉我”

    我接连毁灭了六次灵主的身体之后,才最终确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杀它真的是很难的工作,因为根本无法确定他的身体到底可以重生多少次。如果是无限重生,那我不是瞎了。

    “没办法,我先跑路了。”我说。

    然后,我就真的跑路了。所庆幸的是,灵主并未追赶上来。

    知道我飞行到银河系边缘,才发现灵主的身影。

    我叹了口气。

    还好没有利用六道法轮方便的传送功能去帝皇星或者地球。否则说不定还会因为灵主带来什么麻烦。比如地球不小心被毁灭掉什么的。这种事件的发生概率从现在的情况看,还是蛮大的。

    “放弃抵抗吧,你注定会成为我的武器。吾乃灵主,诸灵之主。只要是有灵的地方就有我存在。你无论如何也逃不脱我的手心。”

    我握紧了手中的深蓝之剑。“那么,我只能与你拼死一战了。”

    这个时候,林湘妃出现在了灵主身后。“灵主,这么着急想要得到和谐吗这可不符合我们的约定。”

    灵主冷哼一声,“这小子吞了我的妙乐仙泉,我自然要让他付出一些代价。”

    “林湘妃”看见林湘妃,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可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林湘妃张开具有木纹的嘴唇说道。

    灵主也说道,“它是祖木,你不要认错人了。”

    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个人,躯干上生长着十八只手臂,每只手臂都握着一杆不同的武器。

    这货又是什么人

    “吾乃西方兵主是也。”

    灵主、祖木、兵主齐聚在这里

    “北方水精是不是该上场了”我问。

    兵主摇了摇头,“北方水精的话,之前就已经被我们干掉了。”

    “你们不是我们一伙的吗”

    “你是如何得出我们是一伙人的错误结论的”

    好吧。看来我的推论是错的。

    事实证明,我的推论不仅是错误的,而且错得离谱。因为这三个人当着我的面就混战了起来。

    看见三个人混战在一块,我很想偷偷溜走。但是显而易见的一个事实是,虽然他们处于战斗状态中,却始终盯防着我。一旦我有什么行动,他们都能够立即反应过来。

    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赌一把。因此我驱动着六道法轮,撒开脚丫子跑路了。

    就在我跑路的瞬间,南方灵主、东方祖木、西方兵主同时注意到了我。停止了相互间的战斗,拦截在我面前。

    “要是被这家伙偷偷跑掉,我们岂不是变成别人的笑柄了”灵主道。

    “不如将他分成三段如何”兵主道,“将这家伙等分成三份,我们三人分别取走一份。”

    祖木摇了摇头,“兵主,你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我们所要夺取的,不过是这家伙的和谐罢了。若是将他就这么杀掉,和谐不也被毁掉了么”

    “杀掉了也好,免得我们三人为了争夺他展开厮杀。”兵主喟然长叹道,“圣王道听途说的事情,你们也当真了么”

    祖木皱了皱眉头,“圣王的传说,绝非空岤来风。你们知道魔界吧数亿年来,魔界四处搜寻人典残卷。传说这人典便是圣王主持编撰的。我也幸运得到过三张人典残卷。仅仅是三张残卷便已经使我受益匪浅了。”

    祖木说着,身边忽然显化出三张破烂的纸张。纸张之上写着一些与魔界文字十分相似的文字,但是却比现在魔界流行的文字要深奥许多。

    据说,魔界以前的文字并不是统一的。后来有一位名望极高的大学者组织魔界各地的学者,一起根据发现的人典,创造出了现在的魔界文字。可以说,魔界文字就是人典的衍生文字。

    根据人典衍生的魔界文字对魔界的发展促进极大。因为这种文字不仅可以像通常的文字一样传达语义。它的单字本身也是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后来,魔界甚至于流行这样的行为:每一个孩子出生,都要在他脑内输入魔界文字的信息。这样就算他不用对魔界文字进行学习,也可以自动掌握这门文字。

    现在的魔界文字也不仅仅只是在魔界使用而已。魔界统治银河系时期,魔界文字也成为了银河系的通用文字。直至东方祖木、南方灵主、西方兵主、北方水精四人取代魔界在银河系的地位之后,魔界文字才逐渐在银河系失传。

    这就是为什么在地球的时候,我可以一眼认出遗迹上文字的原因了。因为我也同魔界的许多人一样,一出生脑海中就被灌输了魔界文字的知识。而地球上的废都城遗迹使用的正是魔界文字。

    漂浮在祖木身边的三张书页,看起来破破烂烂,轻易就会损坏的模样。但是仔细看,却发现这三张书页蕴涵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第三卷 十二鬼神 第324章 三页书

    辣文 更新时间:2o111226 15:21:15 本章字数:263o

    “这三张纸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凡之处,但我看也仅限于此了。”兵主瞥视着漂浮在祖木周围的三张人典残卷,傲然道。

    “目光短浅之辈。”祖木嗤笑道。

    兵主眉头一皱,“祖木,你刚才说什么”

    祖木鄙视地看着兵主,“我说你目光短浅,有眼无珠,是个不识货的莽夫。”

    “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所谓的人典残卷有什么厉害的吧。”兵主说着,便操纵着十八般武器朝祖木攻杀了过去。

    祖木一边用各种树木阻挡着兵主的攻击,一边说道,“你这样一时之间恐怕没有什么结果,只会让灵主那家伙占去便宜。不要忘记,我们三人当年围杀北方水精,也是耗费了三百年时间才将它磨死。”

    兵主并不理会祖木的话,边战边道,“你是祖木,世间所有树木衍生出来的妖物。寻常兵器自然伤你不得,但是有一件兵器却可以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

    根据兵主的话,我大致猜测到了祖木的真正身份。

    天地万物,都有可能成为妖怪。比如树妖、狐妖、玉石精等等。当然,妖怪的形成是非常困难的,因此世间的妖怪异常稀少。

    除了世间实际存在的物体可能变成妖怪之外,广泛存在的概念也可能变成妖怪。祖木应当就是“树木”这个概念衍生出来的妖怪。当然了,像是祖木这种,与其说是“妖怪”,倒不如说是“自然神”更恰当一些。

    这么想的话,东方祖木、南方灵主、西方兵主、北方水精可能都是这样的东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活了很长时间的原因,它们现在已经非常强大了。

    兵主所说的可以对祖木造成很大的伤害的武器,乃是一把斧头。这斧头看起来并不像是战斧,更像是樵夫所使用的专门用来伐木的斧子。

    见到这把看起来很普通的斧子,祖木的神色却凝重了起来。

    “你应该认得出这把斧子吧”兵主问。

    “莫非是伐桂斧”

    兵主笑了笑,便举起斧子朝祖木砍了过去。即便前方有数百根树木阻挡,也轻易被兵主的斧子砍断。

    然而这把斧子砍到漂浮在祖木旁边的三张残卷时候,却是再也无法砍下去了。

    “这残卷居然有这么厉害”兵主不相信眼前的场景,他不相信这样破烂的纸张就可以阻挡自己的斧子。

    于是他有抡起斧子朝纸张狠狠砍了十多下。

    灵主看着兵主手里握着的斧子,忽然惊叫了起来,“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个时候兵主手中的斧子已经变得锈迹斑斑,与其说是斧子,倒不如说是一块废铁了。

    灵主惊道,“人典残卷可以阻挡伐桂斧的攻击,这我还可以勉强接收。但是伐桂斧居然会被人典损坏,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兵主也皱起了眉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伐桂斧对树木具有极强的破坏性。虽然说那三张是人典的残卷,但应该也是用纸张进行书写的吧伐桂斧面对木属性的东西应该是无坚不摧才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祖木脸上露出了令人玩味的笑容,“你身为伐桂斧的主人,还不知道它的特性吧伐桂斧对付木属性的事物,的确是占据极大的优势。但这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兵主问。

    “一旦信心不足,伐桂斧就会失去原来的力量,变成一件没用的武器。”

    祖木说着,突然举起一杆木枪朝兵主的身体戳去。木枪穿透了兵主的身体,将它固定在宇宙空间中。

    “我的弱点就是伐桂斧吗那么,你的弱点是什么呢兵主,兵主,你应该是世间从世间所有兵器中衍生出来的吧”

    兵主咬牙道,“你休想有什么武器可以打败我我本就是古往今来所有武器的化身,所有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武器可以伤害我”

    祖木阴恻恻地笑了起来,“的确,任何武器都无法伤害你,因为你本身就是武器这个概念的集合体。但是,为什么我杀你要使用武器呢”

    祖木说着,就在兵主身边布置下一个结界,“试想一下。如果历史被销毁的话,武器这个概念是不是就消失了呢”

    “抹杀历史哈哈哈”兵主就好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狂笑不止。“若是历史真的被抹杀,那我的确会死。可是以你的能力,真的可以抹杀历史么退一万步说,如果你真的可以抹杀历史,那也就不必使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来杀我了。这根本就是个悖论啊。”

    祖木冷淡地说道,“我不需要抹杀所有历史。在一定区域内消弭历史这种事情对我而言还是可以做到的。别忘了,你暂时被我困在了结界中。”

    “可是,即便这样你也无法杀我。”兵主竟然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但是从他的表情上看,应该已经非常紧张了,“即便我在这里被消灭,也会在别处复生。杀我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历史湮灭”祖木用自己的声音,宣告了兵主的战败。

    先是兵主所处的结界中历史消亡,接着便是兵主自身的崩灭。

    “我又不是一定要杀死你才行。”祖木长长地吁了口气说,“只要让你失去战斗力,对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是这样的,没错。

    “干得不错。”灵主兀自鼓起掌来,“祖木你居然干掉了兵主。真是干得不错。我也很早就想杀掉兵主这个家伙了。”

    祖木的眉毛微微簇在一起,“我可没有杀他。要用这种方法彻底杀死兵主,除非对整个银河系使用历史消弭。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灵主说,“不管怎么说,你刚才的确是发动了消弭历史招数。这样的招数,恐怕相当耗费体力吧”

    “哼。你以为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取我的性命吗”祖木冷笑道。

    灵主轻笑道,“那便试试,我能否取你的性命吧。”

    第三卷 十二鬼神 第325章 断念屠灵

    辣文 更新时间:2o111226 15:21:15 本章字数:2625

    “你刚才是通过消弭历史来抹杀西方兵主的吧”灵主道,“从这里推论,我应该可以通过消弭生命来抹杀你吧。毕竟你是祖木。”

    灵主说完,用与祖木对付兵主相同的办法,将祖木困在了一个结界之中。

    但是结果却与先前不同,祖木轻易地突破了结界的封锁。

    “不要将我当成兵主那种软弱的角色。”祖木说。

    “看来用这招还是没办法对付你啊。”灵主道,“不过这也无所谓,因为我本来就没指望这样就可以杀掉你。”

    灵主说着,手中也出现了一把同兵主刚才使用的斧子一样的武器。

    “难道说,这才是真正的伐桂斧”祖木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似乎在打量着这武器的威力究竟如何。

    灵主微微笑道,“兵主那把才是真正的伐桂斧,这把不是。这把斧子只是伐桂斧的仿制品而已。”

    “哈哈哈。”祖木笑了起来,“刚才的情况你难道没有看到吗兵主使用真正的伐桂斧尚且无法对我造成伤害,你用仿制品对付我这真是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那么,便试试吧。”灵主说着,便将斧子朝祖木挥去。仅仅一下,便突破了诸多树木的限制,甚至于将人典残卷穿透,将祖木击伤。

    灵主自得地说道,“我这虽然不是真正的伐桂斧,却比真正的伐桂斧更加强大。因为它是取樵夫伐木之意炼制出来的斧子。当然,考虑到你可能还有其它形态,因此这把斧子上凝结的不仅仅只有樵夫伐木之意,还有裁纸之意、蔑匠劈竹之意等等。”

    “看来你为了杀我真是费了不少功夫啊。”

    灵主点了点头,“西方兵主虚有其表,北方水精迂腐之辈。四灵之中,我唯一在意的对手就只有你而已。又怎么会不准备一两件武器来专门杀你”

    祖木从自己身上拔出了斧子,反朝灵主丢出去。“可惜啊。你这把斧子若是成品,或许真的可以将我一举击杀。可惜它根本就没有完成。用这样的半成品就想杀我实在是太可笑了。”

    祖木刚说完,灵主身边便生长出无数树枝,将灵主困在中间。“许多人用四灵来称呼我们。但是今天,我要让那些人知道,你们三个与我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祖木说着,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看起来锈迹斑斑十分黯淡的剑。

    灵主微微皱起眉头,“这是你身为祖木,不是最讨厌刀剑之类会伤害树木的东西吗”

    “那是骗人的啊”祖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剑已经刺入了灵主体内。

    “这把剑,名为断念。乃是我采集世间的绝望凝练出来的一件兵器。从这件兵器上,你应该也可以看出我对你是多么重视吧你是灵的主宰,若是被这件兵器伤害,其中的绝望应该足够让你崩溃了。”

    “棋差一招啊”灵主悲鸣道,“你不仅修炼了专门对付兵主的术法,还是专门炼制了对付我的兵器。以前果然还是小看你了。”

    祖木微微一笑,“能让我这么重视,你就算是死也足够骄傲了。”

    灵主的身体因为“断念剑”的侵袭而逐渐崩溃。他的神情也随着身体的崩溃而变得扭曲起来。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死啊”灵主高喊着这样的话,抱住了祖木。

    “你准备自爆么”祖木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看来就算是它也无法保证一定可以轻易杀死灵主。

    在一场剧烈的爆炸过后,出现在战场上的只有一具残破的身体。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要不是它们三人互相争斗的话,我还真没有什么逃跑的机会。现在好了。兵主被祖木杀死。灵主与祖木同归于尽。

    这么一来,我的敌人岂不是等于零了吗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啊。

    然而,我高兴地还是有些太早了。那具残破的身体,在三秒时间内就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正是林湘妃。也就是祖木现在的身体。

    “你想逃么”祖木阴笑着朝我靠近。

    我二话不说,就朝它发出了一记大和谐术。大和谐术就像是子弹一样,穿透了祖木的身体。然而,这样的伤口还是无法给祖木造成真正的伤害。

    “虽然在刚才与灵主的战斗中,我消耗了大量战斗力。但即便是这样,我也足够对付你了。”

    祖木说着,伸出手朝我抓摄了过来。

    这只手好像化作千万只手,像一个球体一样将我包裹在中间。

    “这样的攻击,你是无法闪避、无法防御的。”祖木说。

    然而,就是这样“无法闪避、无法防御”的攻击,却是被一个少女用一只手阻挡住了。

    少女身穿着水蓝色的连衣裙,背后长着六对冰晶一样的羽翼。最奇妙的地方在于,这个少女的身形十分虚幻,根本无法仔细分辨身形。

    我并不认识这名少女。

    祖木有些畏惧地将手缩了回去,“水精你不是已经被我们彻底杀死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是啊,我已经死了。我现在只不过是复仇的幽灵。”

    “我们这种由概念衍生的生物,生命力非常强大。不过我没想到竟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祖木说着,神情逐渐轻松了下来,“没想到你还没被彻底杀死啊。不过没有关系,现在的你不过是残魂罢了。若是连水精的残魂都无法对付,实在是有愧我祖木之名。”

    “你在害怕我吗”水精问。

    “现在的你,不过是残魂而已。我怕你这太可笑了。”

    “那为什么,你在一开始就联络兵主和灵主围杀我呢因为我是水之精灵,你是木之精灵,所以你害怕我拥有掌控你生命力的能力吧”

    祖木抡起锈迹斑斑的剑,朝水精劈砍过去。但是水精却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你太紧张了。”水精说,“这把剑是专门为了杀灵主而准备的吧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够杀我呢”

    第三卷 十二鬼神 第326章 大结局

    辣文 更新时间:2o111226 15:21:15 本章字数:2566

    祖木的瞳孔陡然收缩,脸色变得十分惨淡。

    “你夺走了我的水分”祖木质问道。

    “显而易见。”水精回答道,“我可是为复仇而来的幽灵。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吧”

    “你的目的就是妨碍我吗这对你有什么好处”祖木问,“如果你现在不阻止我,我以后一定会给你好处的。甚至帮助你重生也可以”

    “我说过,我是为复仇而来的幽灵。与我谈条件,是否太愚蠢了一些让你难受,对我而言已经是最大的好处了。”

    见到这两个家伙胶着在一起,我立即准备逃跑。此时不跑,等水精被祖木打败之后,我就没有什么机会逃跑了。

    但是水精却冲我招了招手,“年轻人,你想不想玩一盘大的”

    “什么大的”

    “当然是杀死祖木了。否则它迟早还是会找你麻烦的。”

    “可是,我信不过你。”我直言道。

    水精却笑了起来,“这是当然了。如果你信得过我,这就不叫赌博了。”

    水精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祖木突然恢复了正常的状态。“真是可惜啊,我已经夺回自己的水了。水精,看来你变成残魂之后,对水的掌控能力也是大幅下降啊。”

    水精见到祖木似乎恢复了的样子,却一点也不担心。反而是开心地笑了起来。“恰恰相反,现在这种情况正是我所期待的。”

    “不要说大话了”祖木大叫道,“你不过是残魂而已想吓唬我白日做梦吧”

    水精不理会祖木,反而是张开手臂,面向我,“那边的人类,朝我使用大和谐术吧这样应该可以杀死我的。”

    “你疯了吗”我与祖木同时朝水精叫道。

    片刻之后,祖木露出一副恍然的神情。“你并不是没有力量操控水分才让我恢复正常状态的你是故意夺走我原本的水,置换成你自己的水这样一来,只要你一死,我就会受重伤”

    “正解我所过,我是为复仇归来的幽灵。只要能够复仇,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来吧,那个人类,用你的大和谐术杀死我吧。”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想的了。直接开炮吧。

    十六发大和谐术一齐击中水精。她几乎是在一瞬间湮灭。

    随着水精的死,祖木的身体也枯萎下去。就像是完全失去水分的树木,变得焦黑一样。

    “水精。你做的很好啊。”祖木充满了怨念的声音传达了过来。

    但是祖木仍然没有放弃对我的攻击。张牙舞爪地朝我扑了过来,就像是某种野兽。

    然而,它的攻击被深蓝之剑轻易化解了。

    “你似乎是忘记了一个事实了。”我说,“我还没有弱到连这种状态的你都无法打败的地步。”

    祖木的脸充满了沮丧,“是啊,你还没有弱到那种地步。因此到这个时候我还留在这里,简直就是找死。”

    “那么,死吧。”深蓝之剑刺入了祖木的眉心。随着狂暴之气的灌注,祖木的身体逐渐溃散,最终化作虚无。

    但是祖木并不会这么轻易被杀死。

    一千多年以后,我在银河系边缘又一次见到了以林湘妃模样出场的祖木。

    “一千次了。”祖木道。

    “是一千零二十三次。”我纠正道。

    一千年以来,祖木已经被我杀死了一千零二十三次。如果这次再死的话,那就是一千零二十四次。刚好是二的十次方。

    祖木早已没有一千年前强大的力量。我却是比一千年强了无数倍。对现在的我而言,杀死祖木就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然而我每年还是像祖木第一次复活一样,来到这个地方。祖木每年都复活一次,而我也每年都杀他一次。

    第一千零二十四次杀死祖木。

    杀死祖木之后,我似乎出现了幻觉。因为我看见林湘妃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祖木你刚刚不是被我杀死了么”

    对方摇了摇头,“我不是祖木,我是林湘妃。我回来了。”

    “你变回林湘妃了”

    “并不是那样。”回答我的是,是一个身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少女,名为“水精”,“是因为祖木的力量逐渐衰弱,所以曾经与它合为一体的人都被释放了出来。这位姑娘应该也是这个情况。”

    “你不是一千年前就死了吗”我问。

    水精无奈地叹了口气,“所以说,我们这种生物生命力顽强啊。只要这世间还有水这个概念存在,只要我还有一丝意念在宇宙间飘荡,我就有可能复活。南方灵主、西方兵主应该也跟我一种情况吧。”

    “你来这里,不怕我杀了你吗你们四灵可都是我的敌人啊。”

    “我又没做过什么妨碍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杀我”水精问,“再说了,我可是救过你的命。你该不会这么忘恩负义,将我杀掉吧”

    “也对。”我点了点头,“我的确是没有杀你的理由。”

    林湘妃一脸迷惘地望着远方的星空,似乎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水精朝我挥了挥手,“看来你们两个应该有一些话想谈吧。那我就先走咯”

    水精说完,就化作水雾消散在这颗行星的空气中。

    “回家吧。”我拉起林湘妃的手说。

    “回家”

    我点点头,“是啊。回家。因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嗯嗯。”林湘妃的眼中虽然仍然有迷惘,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我想回地球。”

    大结局

    弱化版 第1章 谁在窥视慕容雪

    辣文 更新时间:2o111226 15:21:15 本章字数:2685

    本篇已完结,本章故事与本篇无关

    阳刚超市的店员慕容雪最近总是惴惴不安。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人在暗暗在窥视自己。

    在经历了三天这样的煎熬之后,慕容雪终于决定向阳刚超市的老板杨刚吐露这件事。

    这家小超市虽然是杨刚的,但他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店里。对他而言来,比起赚钱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主持正义。

    杨刚是一个超人。拥有飞行的能力,体能、速度也大大超越常人。从各种角度上来说,他都是一个天生的英雄。

    “我觉得似乎一直有人在偷窥我。”慕容雪有些慌张地小声对杨刚说。

    “没那回事。少年,你想太多了。”

    “我真的觉得有人在偷窥我。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三天了。”

    “没那回事。少年,你想太多了。你需要好好休息。”

    “我的感觉绝对是真实的。”

    杨刚这才认真起来,“慕容雪,你敢保证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一点虚假吗”

    慕容雪点了点头,“我敢保证。”

    杨刚随即陷入了沉默之中,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慕容雪不敢打断杨刚的思路。直到十五分钟之后,才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杨刚叹了口气,“我在想,这算不算工伤。送你去精神病院,还得花不少钱啊。”

    “我知道了。”慕容雪叹了口气,默默离开。

    如果自己没有证据,就算是杨刚这样的超人也无法相信自己啊。

    入夜。

    慕容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旦闭上眼睛,就觉得窗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睁开眼睛,却发现窗口什么也没有。

    痛苦的慕容雪从床上爬起来,将窗帘拉上。

    即便这样,他仍然感觉到深深的不安。

    到了凌晨三点,慕容雪才终于进入梦乡。在梦中,慕容雪似乎闻到某种美妙的香气,柔顺如头发的东西,撩拨着他的脸。

    慕容雪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非常疲惫。想着果然是自己没有睡好。

    “或许我真是有精神问题了。”慕容雪向杨刚抱怨道,“有没有什么偏方可以治疗精神病啊。”

    杨刚注意到慕容雪的衣袖间似乎有几根非常长的头发,有些猥琐地笑了起来,“我明白你为什么最近精神状态不好了。”

    慕容雪虽然不指望杨刚认同自己,却仍然将昨晚的经历说了出来。这种事情憋在心里实在是太难受,即便对方不理解自己,说出来也会好受一些。

    “你一定是撞见女鬼了吧”杨刚最终得出了结论。

    “这个解释根本就不科学。”

    趁着慕容雪不注意的时候,杨刚在他房间的角落布置了一个隐蔽的红外线摄像头。

    这天晚上,慕容雪仍然是辗转反侧,始终难眠。他不知道的是,另一间房间中的杨刚通过红外线摄像头观察着他。

    凌晨两点的时候,慕容雪终于撑不住打起了呼噜。

    杨刚这个时候也是哈欠连连,即便是超人,也有疲惫的时候。

    这家伙什么事情也没有嘛。绝对是心理作用

    杨刚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影子突然出现在慕容雪的窗口。

    影子蹑手蹑脚地推开了窗户,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子。影子进入房间之后,走到慕容雪床边,躺了下去。

    “卧槽。”杨刚忍不住叫了起来。这还真是女鬼纠缠啊。难道说这女鬼是来采阴补阳的么十有是了。

    杨刚这么想着,闯入了慕容雪的房间。

    “呔妖孽我乃超人是也有我在此,容不得你作孽”

    杨刚打开电灯,发现躺在慕容雪身边的是一个极美貌的少女。思虑片刻之后,又关上电灯退了出去。“你们继续,是我打扰了。”

    第二天,慕容雪依旧是一脸疲惫地从睡梦中醒过来。

    “昨天我好像梦见自己被妖怪抓走,你拿着金箍棒来妖怪的洞岤中救我。”慕容雪对杨刚说,“你好像还喊了呔,妖孽之类的台词。我果然是病了,连做梦都是做这么奇怪的梦。”

    杨刚拍拍慕容雪的肩膀,“没有关系,你没病。心态放轻松一些,一切都会好的。”

    “可是我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会死的啊。”慕容雪沮丧地说。

    杨刚一脸正气地开导道,“人固有一死,或死于撸管,或被女鬼吸尽而死。所以,还是放轻松一些吧。”

    一墙之隔,一个谪尘仙子般的少女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听着两人的对话。脸上的表情时而喜悦,时而不快。

    一个僵尸一样的男人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小茹,换一种方式吧。你似乎将他吓坏了。”

    少女回过头,叹了口气,“唉。我似乎做得太过火了点。”

    “下一次干脆直接进去找他吧。”僵尸一样的男人建议道,“将你对他的想法全部都说出来。你这么漂亮,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的。”

    “走吧。”少女沮丧地说道,“对他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我靠近他,只会给他带来许多麻烦。”

    僵尸男跟上少女的脚步,心里想着:要是你早这么想,那个男人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吧。

    墙壁之内,杨刚露出了笑容。超人的听力也是十分灵敏的,即便是隔着墙壁,只要他想听,也还是可以听清楚。

    “你在笑什么”慕容雪问。

    “没笑什么啊。”杨刚说,“不过,你今晚应该就能够好好睡一觉了。”

    “你怎么知道”

    杨刚耸了耸肩,“天机不可泄露。”

    不保证更新,可能周更,可能月更,也可能年更

    弱化版 第2章 冬天的冷笑话一

    辣文 更新时间:2o111226 15:21:15 本章字数:14o9

    本书已经完结,本文与正文内容无关

    杨刚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杨刚:“吊爆了。”

    于是杨刚的吊就爆了。

    慕容雪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慕容雪:“好吊。”

    于是慕容雪今晚的晚餐是牛鞭汤

    梁小茹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梁小茹:“真好。”

    于是梁小茹获得绣花针一副。

    秦霜痕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秦霜痕:“好奇怪。”

    于是秦霜痕变得好奇怪。

    月如心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月如心:“”

    妖精等了很久,月如心还是一句话不说,只好无趣地飞走。

    林湘妃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林湘妃:“额”

    于是林湘妃获得白鹅一只。

    莎露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莎露:“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妖精被莎露吃了。

    秦舞阳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秦舞阳:“切。”

    于是秦舞阳就被切了。

    如是我在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如是我在:“我想变成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

    于是如是我在得到一本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

    银刀焰斩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银刀焰斩:“我想干掉杨刚。”

    于是发生了第一则故事。

    菠萝吹雪在路上捡到一个瓶子。

    瓶子里的妖精:“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菠萝吹雪:“我想见到橙留香和6小果”

    于是菠萝吹雪得到甜橙一个,青苹果一个。

    本书已经完结,不可能会继续定期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