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心总裁遇强夫 > 章节目录 花心总裁遇强夫第17部分阅读
    从内心的欲念,微微低头,亲吮着他白皙冰冷的耳窝,声音沙哑地道:“很冷吗”

    “嗯烈哥会温暖我吧”祁俊收起了所有的情绪,似笑非笑的放低声音柔柔地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既然是一场交易,他就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分这是祁俊在主动送上唇的霎那,脑海里留下的唯一想法。

    “不会后悔”风烈很清楚当年他是对自己动了情的,可是因为他的坚持,也因为他是真的怜惜他,所以他和他之间一直都很清白,他也本分的谨守着亦师亦友亦兄的界限。在将压倒在床上时,风烈给了他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可惜身下的男子似乎已经铁了心。

    祁俊主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再次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风烈是个温柔的情人,调情的手段也颇为高明,至少在他进入自己时,祁俊没有感受到什么疼痛,可是他还是觉得在身后被填满的那一刻,他的心空了,仿佛被人挖了一个大大的黑洞,很空很空眼角很酸涩,不知何时滑下了泪珠,冰冷的泪水很快就消失在了迹。

    风烈出满足的喘气,有些不满身下之人的走神,他故意加大了力气,看到他终于将目光调向自己,他这才叹息一声,轻俯身躯亲吻着他睁开的眼眸,道:“小俊,记住这半年你是属于我的,无论何时何地你的脑子里都只能想我。”

    原本以为只要可以得到他的身体就会知足,可是风烈现仅仅是他在自己身下的走神都可以让他心底浮现怒气,这令他极度不悦。多年的军旅生涯早就将训练的如同一个机器人,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可以控制好的自己的情绪,可是他现面对祁俊时,他竟然会退化成一个有情绪的普通人。

    “对不起,烈哥。”祁俊也自知理亏,有些难堪地垂下了眼帘,低喃道。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今晚我只当你是不习惯,以后不要再犯了。”风烈也知道自己有点小题大做,可是他就是无法接受他刚才那副神游天外的痛楚表情,那样的他刺痛了他的眼,让他的心也仿佛被箍住了般。他缓缓退出他的身体,还没完全疏解的地方肿胀地难受,可他还是若无其事地起身,走向浴室,道:“小俊,你先休息吧。”

    即使只是交易,他似乎还是舍不得伤害他风烈有些无力地任由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体内的热度丝毫未减,他幽幽叹息一声,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丝:“小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不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只要肉体上的享乐,绝对不牵扯其他的吗为何还是会风烈从祁俊公事公办地提出交易时,就明白他和他之间原本的那一点点的纯真的暧昧都会随着身体上的靠近而消失殆尽。他以为他也可以向他一样做到只当这是交易,却没想到还是不行

    正文 番外之风烈篇四:

    祁俊知道风烈很生气了,自那晚之后,他整整有一个星期没有再见到他。虽然时间一天天过去,祁俊内心就越来越烦躁。到了今时今日,他除了往前走似乎已经没了退路。

    祁俊愣地看着窗外的草坪,看着那些佣人忙碌着,眼底毫无焦距,仿佛一个没了生气的娃娃般。

    “祁少爷,我们少爷吩咐送您去他的私人岛屿。”张伯恭恭敬敬地告知后,就退出去了。

    风烈看着桌子上的文件,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头,幽深的眸底布满了复杂的情绪:“小俊,为了报复一个花花公子值得吗”

    看到属下调查来的资料,风烈虽然面上平静如常,可是心底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宁可他回来只是为了权力金钱,也不愿意接受他已经爱上旁人的事实风烈也知道自己的心情很奇怪,明明早就知道,早就知道他有一天一定会爱上别人的,可是为什么,但亲眼看到这个事实时,心会那么痛

    他花了许多的心血才有今日的成就,也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只会是出于对仕途的考虑,为什么今天会那么郁燥,会有了悔不当初的感概呢如果当年,如果当年他顺从了自己的心愿,他和他之间是否会有幸福呢

    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烟草的味道久久无法平复他起伏的心跳。风烈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俯瞰着脚下的这个霓虹灯闪烁的夜城,他将手中已经燃烧了大半的香烟狠狠按灭在了玻璃窗上,低声道:“风烈,你早就作出了选择”是啊,他早就作出了选择了,他的人生中最最没有价值的就是爱情

    祁俊坐上直升机的时候,心情没有多大的波动,虽然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去哪里,但是他很清楚,很清楚那个交易似乎还作数,那就够了,不是吗

    “这个岛屿很隐秘,在地图上都找不到。”风烈端着酒杯,款款迎向祁俊,笑着道:“这里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所有的物资都要通过直升机运达,这里环境无污染,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是我很早以前就为自己选定的退休胜地,希望你能喜欢这里。”

    风烈这个人做事一直都很有目的性,也很有规划,如果说之前他因为祁俊而情绪波动,那么现在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享受一段只有半年的爱情,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小俊,就让我做彼此半年唯一的爱人,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这半年。”风烈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已经褪去了青涩多了一份沉淀后魅力,心头微微一紧,道。

    “好,就怕烈哥半年后会舍不得我离开。”祁俊笑了,笑容很浅却格外令人舒服,话语带着一点点的调侃,却也化解了不必要的尴尬。

    “在这半年里,我会宠你、爱你,你只要享受就好。”风烈的目光变得柔和下来,将他轻轻拥进怀里,低声轻语着。

    祁俊安安分分地享受着他的宠溺,老老实实地呆在这个岛屿上,最初还是不太习惯和风烈的床上运动,也曾日日失眠,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融洽,只有偶尔午夜梦回时,他还会被噩梦惊醒。平日里除了陪伴风烈,更多的时间都是用来游玩,生活很惬意,惬意地让他差点忘记了半年之约。

    “祁少爷,少爷吩咐带你回去,这个档案袋是他让我转交给您的。”张伯真的是个很忠心的佣人,永远没有好奇心,永远都不多话。

    祁俊呆了呆,随即笑了,他伸手接过档案袋,道:“替我谢谢烈哥。”被宠被爱的感觉太好,祁俊差点就忘了,忘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只是交易

    坐上直升机的那一刻,祁俊没有解脱了的轻松感,反而有些替自己感到悲哀。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个最先被放弃的人他很清楚他对风烈并非完全的无情,可是他更加清楚,那个男子永远都不会因为自己而停留

    螺旋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祁俊知道他和他之间的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往

    “谢谢你,烈哥。”也许他们之间没有像焰火一般的爱情,也许这场交易让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但是他还是很感谢他给了他这半年。

    “少爷,人已经送走了。”

    “下去吧。”风烈看着那架升空的直升机,心上明显少了一块,他不说,并不表示不知道祁俊内心的不安和挣扎,每当那个躺在身旁的男子无法入眠时,他就会感到很无力。

    “小俊,有些后悔送你走了呢”直升机早已经看不见,风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乎在向什么做告别。

    完

    正文 番外之情人节一:

    祁俊看着默默无语进食的南宫御,不满地哼了一声。从他将所有家产过户给自己,又被自己请回来后,似乎就明白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不再嚣张霸道,变得格外温和有礼。明明两个人同住一个屋檐已经有几个月了,南宫御也没有对自己做出过任何亲昵暧昧的举动,这让祁俊一天比一天烦躁。

    南宫暄似乎也感觉到了爹地和爸爸之间诡异的气氛,这些时日以来总是喜欢呆在范之臣那边。还不时小大人般地唉声叹气,看得司徒空一脸火大。

    眼前情人节就要到了,司徒空对这个介入两人之间的臭小鬼越来越无法忍耐,又不能当着男人的面把小鬼给扔出去,不得已主动找上了南宫御。看到好友一晚上无精打采的神色,稍稍用了一点技巧就套出了他要的信息。听着好友什么不敢碰他,怕惹他生气之类的言语,司徒空只想呕血。

    2月14日,天微微有些阴沉,祁俊虽然没什么活动,可当他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心情就有些烦闷。他其实早就已经不气南宫御了,可让他主动放下身段,貌似他还做不到。想到郁闷处,祁俊将手中的笔狠狠丢了出去想到这是给南宫御买的礼物,他立刻起身又捡了回来。

    重重地叹了口气,他走出了已经寂静无声的大楼。驱车随意地饶了饶,他还是回到了别墅。

    “祁少爷您晚饭用过了吗今晚就我留守,如果您还没吃,我给您下碗面”佣人迎来了上来,恭敬地道:“御少爷好像被空少爷请走了。”

    “吃了。”肚子不是很饿,已经过了晚餐时间,难得一个节日,祁俊不愿意麻烦他人,道:“行了,你们都下班回家去吧。”

    “谢谢祁少爷。”听到这话,佣人明显都露出了感激的笑容,道:“对了,有您的礼物。”佣人将一盒包装精美的东西递给祁俊,离开之前道:“节日快乐。”

    祁俊觉得自己有点悲哀,这么个节日没人陪不算,听到的头一句节日快乐居然还是来自一个不相干的人。幽幽叹了口气,祁俊捧着盒子走上了楼梯,在路过南宫御的房间门口时,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看着紧闭的房门,他颇有点幽怨地狠瞪了一眼,快步走进了一旁自己的卧室。他刚刚走进卧室,将手上的盒子放在桌上,就听到身后砰的一声重重的撞门声,一回头,就看到南宫御气喘吁吁地盯着自己不,不对,是盯着自己身后的那个盒子。

    “俊,那那个盒子”南宫御的脸颊微微有些红,急切的语气中有些令人无法读懂的情绪,结结巴巴地道:“那个是,是给,给我的。”

    祁俊皱了皱眉头,异常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回身将盒子拿起,重重地朝着他摔了过去,道:“拿去”妈的,谁稀罕啊

    “谢谢”南宫御被他这么一瞪,情绪更是紧张,接到盒子就赶忙退了出去。

    祁俊在他的身影退出去时,心里的火就腾一下窜得老高他用力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强压住心头涌上来的酸酸的感觉,转身走进了浴室。

    南宫御一回到房间,就觉得有些脱力。被司徒空叫去连顿晚饭都没吃,就被告知他送了他一份好东西,害得他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好在东西祁俊还没拆封,不然还不

    手铐、皮鞭、蜡烛、贞操带伪装成巧克力豆状的各色功能的药丸看着床上五花八门地情趣道具,南宫御满脸黑线。虽然知道好友是一番好意,可这些东西要是被祁俊看到,那他还想不想活了

    祁俊洗完澡出来,情绪已经稍稍缓和下来,看着空荡荡的卧室,身体越来越冷:“去叫他帮我烧碗面好了”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他系好浴袍,打开房门走到了对面,礼貌地扣了扣门。

    “等等”南宫御听到敲门声,吓得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赶忙把床上的东西胡乱地塞到被子底下,跑过去拉开了门。

    祁俊看到他躲闪的神色,原本就不太舒服的心情更是低落了几分,沉着声道:“挡在门口干吗不欢迎我进去”

    “不,不是。请进”南宫御紧张的手心都微微有些冒汗,就怕被他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换成平时,祁俊是不屑与进他的房间的,但是今晚或许太寂寞,也或许是因为他明显不对劲的神色,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所以他只是若有似无地扫了他一眼,大步走进了了他的卧室。咳咳此番外纯属某答应了某些亲亲的带点恶搞性质的,擦汗擦汗

    正文 番外之情人节二:

    本该积极地去给自己煮面的人,一脸紧张地跟在身后,祁俊挑了挑眉,强压下心上涌上来的异样感觉,口气有些不耐地道:“怎么你的房间里藏了不该藏的东西,需要你在这里监视着”

    “啊,没,没有。”南宫御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一双眼睛根本就不敢和祁俊对视,怎么看怎么心虚。

    “那还不帮我去烧碗面”祁俊扫了一眼偌大的卧房,再没看到什么可疑物品时,原本是准备退出去的,可是看到南宫御此时的神色,他改变了主意,走到一旁的沙上落座后,声音平板地吩咐道。

    南宫御心理忐忑不安,却不敢在面上表现出来,他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走出了房间,即使人在厨房煮面,整个人的神经也绷得异常紧张。

    祁俊看着他不甘不愿地走出去,鼻子一哼,站起来信步参观起他的卧房来。他绝对不承认他是在找让南宫御不安的原因哼眼角瞄到床上类似巧克力的包装物,祁俊眉心蹙了起来。将那包巧克力捏在手中,他心中的不忿更加明显:居然敢收别人的巧克力

    祁俊拆开来掏出两颗扔进了口中,脸色明显不悦,一双眼睛更是冒着火光就知道丫是个花花公子,安分不了口中的巧克力已经溶化,味道很是香醇浓郁,却甜得让祁俊嫌弃地直皱眉

    南宫御端着海鲜面走进来的时候,就觉得祁俊的目光如刀子般锐利,让他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视线下意识地看了眼床铺,看到被子还是刚才的形状,高悬着的心这才稍稍回落。

    祁俊的肚子确实饿了,虽然对南宫御有怨气,但也不准备和自己过不去,接过面就不客气地吃了起来。面的味道很不错,汤浓鲜香,面条筋斗。

    放下已经见底的碗,祁俊的心情随着肚子的饱和而微微有些好转,道:“面烧得不错对了,下次叫送你巧克力的那个人送榛子口味的,这种牛奶巧克力太甜。”

    “巧克力你,你”南宫御听到他的话,吓得整个人都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更是瞪得老大,结巴了半晌也没有说清楚。

    “干吗不就是吃了你一点巧克力吗你要吃这里不是还有吗”祁俊看到他这副类似见鬼的表情,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快步走到床边,将另一包巧克力丢到他身上,阴沉地道:“还是说御少舍不得小情人送的巧克力啊”祁俊看似一脸无害,一双丹凤眼却危险地眯了起来,大有你敢说是,我就咬你的架势

    “俊,你说什么呢”南宫御知道被他个误会了,一时间只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而且他还不敢喊冤也不知道他吃了什么功效的那包南宫御心理着急,脸上布满了担忧之色,听到祁俊冷哼了一声,看到他转身要往外走,赶忙挡住了他的去路:开玩笑,还不知道有什么药效,要是把人放出去了脑海里闪过一顶大大的绿帽,让南宫御一个激灵,对祁俊脸上的愠色只当是没看见,笑着道:“那,那个今天是情人节,我好像还没跟你说过情人节快乐。”

    祁俊的脸色确实很臭,但是看到他近乎讨好的脸色,自是不能当场作,只能生硬地应了一句:“嗯。”

    因为空腹吃下的巧克力丸,吸收起来自然更加迅,祁俊在南宫御的手搭上自己的肩膀时,身体明显振颤了一下,体内一股热气油然而生,而且大有的架势。身体上的可耻变化,让祁俊微微红了脸颊: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欲求不满至此

    南宫御看到他脸颊微微染上了胭脂色,心跳骤然一顿,一秒钟后激励地撞击着胸膛。多久没有那么靠近过他了,多久没有看到过他这种带点微涩的表情,那仿佛就是一种火,瞬间点燃了体内深埋的记忆,让他整个人起来。

    他的手像是受到蛊惑般抚上了祁俊的脸颊,指尖炙热的触感让他一阵恍惚,那双眼眸仿佛有魔力般吞噬他的一切。等南宫御回过神来时,他的唇已经印在了祁俊带着灼人温度的双唇上。

    祁俊在他的手指温柔描绘着自己的脸颊时,那手指仿佛带着电流,瞬间传遍他的全身。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体内的某些东西仿佛通了电般,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正文 番外之情人节三:

    两个不知道怎么就吻到一起,像是两只猛兽般,互相撕咬着,谁也不肯退让。一吻结束,祁俊的体温已经高得吓人,体内的那股热气更是像是被点燃了般,烧得他格外急躁。

    主动伸手将南宫御拉向自己,祁俊照着他已经有些微肿得唇就狠狠地印了上去,一只手迫不及待地去解他的衣扣,整个人都被名为欲望的东西主宰着。

    南宫御有些受宠若惊地回应着,在莫名的狂喜之下,他显然忘记了爱人之所以会那么热情主动,是受了药力的影响,等他察觉时,只觉得腕上一凉,一直手已经被手铐铐在了床头:“俊,你”

    “虚”祁俊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做了了噤声动作后,利落地将他的另一只手也给铐住了:“宝贝,你今晚准备了这么多东西,我自然不会辜负你的美意。”在将人压到在床上时,祁俊察觉到了不对劲,被压得变形的被子下露出了一副手铐,祁俊是什么人,很快就从欲望深渊里明白过来。

    看到南宫御双手不停地挣扎着,想要脱离手铐的制肘,祁俊强压下体内的欲火,不慌不忙地下床,从他身后的被子下将一堆东西都掏了出来。看到另外几包还没拆封的巧克力包装袋,他瞬间明白自己刚刚吃下去的是什么东西,绯红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气,狠狠地瞪了一眼躺在床上一脸尴尬的南宫御。

    祁俊两颊呈桃红色,一双丹凤眼格外的亮,这一瞪更是显出无限风情,看得南宫御下腹瞬间一紧,原本想要解释的话哽在了喉头:“俊”

    祁俊算是很有自制力,他将那个巧克力豆的说明书翻开了一遍,看到自己吃的药药效为何后,嘴角露出了邪邪的笑容,视线终于落到南宫御身上,看到他裤裆处明显的凸起物时,他皱了一下眉头,伸手主动拉高了他的上衣,抚上了他结实的胸膛,听到他明显抽气的声音,祁俊在他耳边落在一吻,低声道:“御,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情人节之夜的。”

    祁俊的声音低沉沙哑,有着说不出的亲昵,瞬间蛊惑了南宫御,他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祁俊将他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眼底满满地都是爱恋:罢了,大不了再被上一次,又不是没有被上过想通了之后,南宫御很是配合他的动作,甚至主动抬起身子迎合他。

    肿胀炙热的烙铁被他柔情蜜意地抚弄着,南宫御的喘气声越来越粗,身体更是绷了起来:“俊,你干吗”等南宫御察觉到身上男人的意图时,很明显已经迟了。最脆弱的部位前端被绑了一条丝带,祁俊也不知道在何时竟然还给打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南宫御这才有了危机意识,一双眼睛满是恳求地看着祁俊,道:“俊,松开”任何一个男人在快意汹涌的时候,被硬生生掐断,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糟糕。

    “哼,今晚这些东西我要全都用在你身上”祁俊听到他诱人的声线,双手更是迫切地再次在他身上游走,沙哑地道。

    “俊你,不要开玩笑”南宫御觉得自己快疯了,在祁俊将一罐带有催情作用的润滑剂缓缓推进身后那个地方时,他就知道他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很显然他不停出的声音对祁俊来说无异于一种致命的诱惑,他抬高了他的腰部,有些急不可耐地冲进了他的体内,那种紧窒炙热的感觉让祁俊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

    南宫御倒也没有因为他的粗鲁而感到疼痛,只在最初微微有些不适,却很快就被那里药物作用下产生的酥痒感搞得主动迎上去动了起来。

    “靠你还真热情”许久都未曾尝过肉味的祁俊哪经得起这样的挑逗,立刻就忘记了初衷,大脑里只剩下了冲锋陷阵

    “啊俊,不要点了”

    “叫得那么响,这蜡滴上去真的那么爽吗”

    “不是”

    “到底是不,还是是啊”

    “”

    “肯定是是了,你看看你兴奋得后面夹的好紧”

    “我,我哪有”

    闹腾了大半夜,两人终于体力不支地相拥而眠。

    翌日,祁俊一睁开眼就看到南宫御一副被蹂躏惨了的模样,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他心头一热,送上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御,下次我们玩玩皮鞭吧”

    “你去死”

    “不要那么小气吗”

    “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

    “”

    完

    咳这个翻外某完全是恶搞,大家随便看看啊写得不算是太邪恶,某怕被和谐掉,吼吼

    请喜欢某猫文的众位亲亲多多支持新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