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辣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二次包养 > 章节目录 重生之二次包养第26部分阅读
    上惊惶失措,忙趴着对顾适求道:“小适,我虽然不是你亲生父亲,到底也养了你二十多年,你,你不能真丢下我不管啊,你表妹兰珠居然想我的命,这个臭女人,我们顾家都是些没良心的东西,小适,你从小心就善,你不会看着爸爸我就这样被她们搞死吧”

    不等顾适回答,兰珠不屑地“呸”了一声,“谁没良心,顾之中,你自己算算你这几十年来从顾家各个亲戚家里骗走了多少钱,进了多少次牢子都是我们家把你给捞出来的,要不是我爸妈还念着那一丝半点的亲情,你早横尸街道了,哼,你说你窝不窝囊,一把年纪的人手里拿着那两分钱到处赌,这次你从我家里又骗了我爸三十万,被澳门黑帮的人追债,居然敢躲到我家里,害我爸妈被人砍伤,还得我找人摆平,你说我要你这种亲戚做什么早死早超生”

    “小珠,他到底是你亲人,你就放过他一回好不好”陈静莲哀哀地求道,顾枫见母亲卑微低下的样子简直气闷得难受,恨铁不成钢地道:“妈,你怎么到了这时候还帮着这种人,真是让他去死算了”

    “兰珠,你到底想要什么”顾适仰头看着她,眉宇凝重,“你说吧,你叫我来这里的目地是什么常家车祸跟你,还有我的家人有什么关系”

    兰珠弯了弯唇,似笑非笑,“顾适,我家跟你家的恩怨你自己也知道,医院里你害惨我姐夫,别以为你现在身价不菲了,我就怕你,这世上跟我一样想你死的还是有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秀眉一挑,言语急转间利了几分,“我跟你的事只是因为你这死鬼的老爸,不过有人却出了高价钱让我借此对付你,常家的车祸不过只是个我答应了客人办的事罢了,顾适,你现在是坐上了常鑫总裁的位置,不过,今晚一过,地位也就不保了。”

    顾适眉宇焦灼,他问:“事到如今,我们的事,跟你所说的那个客人的事,今晚一并解决,我想兰珠你也别藏着着,你的口里所说的那个客人现在一定在这仓库里,你叫那人出来,想要什么就直接摊牌”

    “说的很好,既然顾总都让我出来了,那做大姐的怎能不给面子给小弟呢”

    清脆高昂的女声从众人身后传出来,在空旷的仓库里徐徐回荡。

    顾适心中一惊,只见一位身着玫红色套装清丽女子款款走出,她正是常家大小姐常宁。

    “怎么会是你”顾适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是你杀了我母亲,是你策划了这起车祸”

    她明媚巧笑,一如既往地端庄聪慧,长夜冷风穿过空寂的仓库,她身边已有人为她披上暗红色貂毛大衣,毛领翻飞之际,她目色狡黥地望着下方孤立的顾适,尤如女王般不可一世。

    “是,又怎么样”常宁这一声肯定让顾适的心如坠深渊,他万万没想到罪魁祸首竟是常家大小姐常宁。

    、7o满意否

    “是,又怎么样”常宁这一声肯定让顾适的心如坠深渊,他万万没想到罪魁祸首竟是常家大小姐常宁。

    “陶敏也是你母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顾适厉声质问。

    “不,你说错了,她不是我母亲,而且,不是我要这么做,是我稍稍利用了一下这个契机。”常宁迎风捋开了长卷发,妩媚地笑道:“车祸的事其实是我弟弟做的,不过,他再怎么心恨也不会置自己母亲于死地,只是在陶敏返程时,小小地用辆计程车撞了一下,车子只受到了轻微的碰撞,他的意思其实是想阻止陶敏去见荣思城,从而把你的秘密再往后推一些时间,可能是给自己留点思考对策的余地,但是他没料到的是,事实竟会变成今天这样。”

    常宁一手掂着衣襟,迎风傲视着远方漆黑的天空,缓缓道:“有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用的正是这招,计程车撞到陶敏的车子后就匆忙逃走了,而他们在车中尚未喘过气来时,我派人又重新开了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再次撞过去,这一次是必死无疑,陶敏的车跌入城中河内,车毁人亡,而荣思城和警方调查出来的证据只限于常凡安排的那一幕,大家都以为是他干的,特别是你,顾适,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大闹灵堂,死死咬着常凡不放,我哪有今天这么舒服的站在这里跟你说话”

    “你刚才说,陶敏不是你母亲”顾适紧紧握着拳头,力压自己的即将咆哮出口的怒吼。

    “是的,我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陶敏身体不好,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常浩生你也知道,他心里头一直放着荣思城的妈妈,谁也不动心,后来迫于家族里的压力,陶敏自己到外边抱养了我回家,也算是给自己祈个福气,我到常家后,没过两年,陶敏就生下了妹妹常丽,还有后面的你和常凡。”

    “她收养了你,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对她”顾适喉中哽咽,满腔怒恨遮不住。

    常宁微微低头望着他,“因为我想要常鑫,我是常家的大小姐,可常家人里没什么人把我当自家人看,除了常丽和常凡不清楚我的事外,常家人都知道我的出处,所以常家族谱里根本就没我这个人,就是常浩生立下的遗嘱也没有我半份,我只能靠着常鑫微薄的高层工资过活,我曾经问过我的母亲这是为什么她不得已说出了我的身世,而我恨她的懦弱,她既然抱了我回来,为什么就不能为我争取一个平等的机会,论能力,我二十岁时就能在常鑫高层独当一面,现在的常鑫里,哪个提起常家大小姐不是赞叹有声,凭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年还只能是个高层,家族里分股份我没有份,遗嘱里的分成没有我,常鑫里我也只是个高级打工的人,凭什么我要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其实我并不想她死,她懦弱无能,到底也是曾养育过我的人,如要不是常凡先出了这一手,我怕是还想不到反利用这招,顾适,我没有你这样的运气,也得不到荣思城那样的男人相助,所以,我只能靠自己。”

    她说完,眼神淡薄且锐利地划过顾适的脸庞,“我今天让你来,只要你做一件事,就是把这转让合同给签了。”

    身边当下有人小跑着下一层,到顾适身边递上两本合同和一支笔。

    “你能从常浩生那里搞到6o的股份确实是超出我意料之外,本来我还想在股份上动动手脚,没想到你动作比我还快,顾适,你还是有点手腕的嘛,跟荣思城跟的久了,学了不少,这点我佩服你,不过你还是少了荣思城身上的那点心眼,他可能后来觉察出了车祸的疑点,让私人侦探社再深入调查,这一来,我可不能让他给查了出去。”

    “所以一回国,你就急不可待把我妈和哥哥绑走,然后威胁我签这个转让合同。”

    “是的,顾适你能得到荣思城垂青是很走运,不过呢,你还不够稳,你一门心思地去斗常凡,妒火把你眼前的事实都给掩没了,如果你当初能冷静下来,不跟荣思城斗气的话,可能真相早就大白了,可惜”她笑了一下,“你还是太爱他了,才会这样失去理智。”

    暗红色大衣随夜风飘扬,常宁双手交叉,慢慢抚揉着,眼神清高遥远,“你最大的缺陷就是太过重感情,就像现在这样,你的妈妈,哥哥,就是你最致命的弱点,至于这个顾之中,呵呵,我要是你,可能早就把他给做掉了,这种男人留着也是个祸害。顾适,话就说到这里,签合同只需几秒钟时间,签完后,我就放了他们。”

    兰珠抿了抿唇,欲言又止,看样子是不想就这样放过顾家。

    常宁斜睨她一眼,淡淡地道:“我给了钱,就是我说了算,今天就这样安排,至于以后你想怎么做,你自己掂量。”

    兰珠听她说后,脸色稍为收敛,轻哼一声退到一侧。

    合同打开,递给他一支笔,顾适微眯起眼匆匆扫了眼从合同书,上面写着什么他无需多看都清楚,放弃常鑫所有股份,将其转到常宁手下,自愿弃去总裁职位,离开常鑫。

    唇角不禁浮起抹苦笑,这些字眼多么熟悉,曾在不久前,他就以同样威胁的方式从常浩生手上取走了他的所有,而现在,却又再次落入他人之手。

    不假思索地,他拿起笔就开始签,这时,仓库外由远至近地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声音之大震动着整个仓库嗡嗡直响。兰珠等人神色紧张地望向声音来源,有人惊奇地睁大眼睛,缓缓往后退去。

    顾适猛地回头,只见数辆车子闪烁着几束刺眼的光芒急速驶来,他灵机一动,甩手将笔扔向旁边的男人,趁着众人还在混乱中时,他疾步跑向仓库二层,大声叫着:“妈,哥,快跑”

    常宁一眼就认出车辆的标志,鼎盛荣思城她咬唇冷哼,转头拔枪对顾适道:“不是说了一个人来吗好,你给我玩阴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她对旁人稍使眼色,立即有人从仓库两侧出来,“哗啦啦”地拉下仓库大门,巨大的铁门瞬时将数辆车拦截在外。

    常宁对着脚下的顾之中扣响板机,“碰”地一声,顾之中发出声惨叫,他捂着腿哀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小适,救救我”

    陈静莲也跪着乞求,“求你放过他吧,常大小姐。”

    “妈,你干嘛为了这种男人去求她”顾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扶着母亲,想拉开她,偏偏陈静莲就是不住地哀求着,顾适无奈地道:“好,我签,你放了他。”

    汽车轰鸣声在仓库门外不停地叫嚣,如同即将冲入的野兽般聒燥,兰珠看了眼不停震动地门外,秀眉焦灼地拧成一团,“常小姐,你再不抓紧时间,怕是没一会人家就进来了。”

    “那就请顾总快点。”常宁说完,抬手又是一枪,顾之中发出更惨烈的叫声,顾适闭眼了一会,拿起笔唰唰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扔给常宁,“行了,放了他们。”

    常宁接过合同看了一眼,面露微笑,“很好,我是有诚信的人,在这个仓库里没人会动你们,不过,出去后会发生什么事,可就不归我管了。”

    她说着,眼神似是而非地瞟了眼旁边站的兰珠等人,然后利落地转身,“我们走。”

    常宁等人从仓库另一边疾步上车,仓库侧后方还有一个小车通道,显然是被常宁撞开过,然后又堵上了,现在正好成为她们逃走的捷径。

    可当她们匆匆开车到通道时,突然从堵塞的通道口发出一声爆响,拦在通道口前的整扇铁门轰然倒塌,一辆黑色6虎从里头冲了进来。

    惊尘四散,一片烟雾中,荣思城冷俊凛冽的面容在尘烟中慢慢显现,他抓着方向盘冲向准备出去的常宁的车子,常宁大惊,她没想到荣思城居然一个人开车绕道从仓库侧后方蛮横冲进来。

    容不得她多想,紧接着正门也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尘土飞扬间,铁门同样被车辆冲击着倒塌,常宁显然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突变,她死死咬下唇,命令旁边的司机,“开车,加大油门,冲过去”

    “大小姐,是要从哪个出口冲出去”司机颤声问道。

    常宁眼中掠过一丝狠绝之色,她阴沉地盯着不远处拖着父母和哥哥一起蹒跚出去的顾适,冷冷地道:“我们不出去,车子加速,撞死那个人”

    尘雾弥散之际,荣思城看到常宁的车子竟快速倒退着打了转,他正以为她想逃时,却意外地发现她的车子正加速度地冲向不远处的顾适,荣思城即刻明白了她的用意。

    顾适回头之际也发现身后急驶而来的车子,透过车窗,他看见常宁清丽的容颜冰冷至极,眼里全是狠戾。

    车子急速而来,千均一发时,另一辆黑色6虎突然侧面撞上了常宁的车子,两辆车的车速都相当惊人,相撞的惨烈可想而知,巨响之下,各种碎片四散飞溅,所有人都掩面抵挡炸开的碎片。

    随后闯进的几辆车上迅速跳下数位黑西装保镖,菲力第一时间扣住兰珠等人,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各种打斗声不绝于耳,而顾适不顾一切地冲进尘雾硝烟里。

    “思城,思城”他用力扒开震碎的玻璃,撞开车门,将里面浑身是血的荣思城拖出来,而在拖着时候,他愕然发现,荣思城修长的大腿以下全是斑斑血迹

    血水如泉涌般往外流淌,他忙脱下大衣扭成一团将荣思城的腿包扎起来,“思城,你怎么样了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适”荣思城睁开双眸,脸色苍白如雪,他尽力抿起一抹浅笑,安慰道:“没事,我会没事的,不用担心。”

    摸索着的手在触到顾适手时,陡地紧紧相握,十指微凉,却异常有力,顾适抿紧了下唇,死死吞下溢到喉口的悲声,只能垂头抱着他紧紧相拥。

    经过一夜的手术,荣思城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冬日即将过去,春寒已至,窗外树梢冰棱玲珑晶透,有些已化为春水落下,暖阳斜照进来,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带来几抹暖意。

    “医生说什么了”荣思城半躺在床上,冷静地望着站在床前的菲力。

    “荣少,医生说还是有可能会恢复的,你不要灰心,我跟老爷说了,他说即刻安排你去国外,现在医学技术很好,就算断断了也能接回去”菲力不忍再说下去,只能抿上嘴,垂首而立。

    荣思城苦笑着望向窗外,“是吗那他知道了我的事吗”

    “暂时还不知道,顾总今天忙着回去处理常宁的事,常宁当场死亡,那份合同顾总已经及时销毁了,还有那些帮凶也移送到警局,顾总大约今天正在处理常鑫与常家的事,他昨晚一晚上守在医院里没睡,今早又被警方叫去协助调查,还要回去处理那些杂事,今天怕是会晚些来。等他来了,我会跟他说。”

    “不用了,什么都不要说。”荣思城垂眸,浓睫如一片墨云般轻轻落下,“现在就送我去机场,我们现在就走。”

    “什么现在就走,可,可我还没跟顾总说”

    “我刚才不是说了,什么都不要说吗”荣思城抬起头,面容平静如水,“就这样走吧。”

    机场里,菲力默然地推着轮椅上的荣思城慢慢走向登机口,临到入口时,他终于忍不住问道:“荣少,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难道你不担心顾总去找你时,发现你不在他会有多难过”

    荣思城侧头去望机场外已跃入蔚蓝色空中的飞机,眼里已是一片深湖般的静谧,许久,缓缓地道:“他不会再需要我这样的人,现在的荣思城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可以替他遮风挡雨顶天立地的人,我已经是个残疾人,不适合他了。”

    “可是”菲力还想说些什么,荣思城眸一沉,挥手打断他,“走吧,时间到了。”

    他荣思城平生做事决断,在这一刻也是一样,只是胸口阵痛不绝,挖心掏肺般。

    起飞时,他最后俯瞰一眼这座城市,像是永远看不够,力睁着双眼,似是要将这座城整个映进脑里,刻进心里,如同那个人在心上,深深烙下印子,随着心脏跳动而跳动,呼吸而呼吸,仅此而已就好。

    三年后,英国街头,正是圣诞节前夕,荣思城端坐在欧式落地窗前,静静看着街道上热闹的行人,离开那座城近三年,他在异国也待了三年,这三年里来,他一直在做康复练习,鼎盛暂时由荣正东挂着,荣启城在他力荐下进入董事会,也算是在鼎盛谋的一席之地,而二妈许秀蕊收敛许多,荣启城已无心顺她意做事,她也只能安于现状。

    至于心里的那个人,他一直不能忘记,这三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新闻媒体,各路小报,他亲眼见证了一个奇迹的诞生。

    顾适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不再是从前那个懦弱胆怯的男子,他用三年的时间实现了常鑫的飞跃,目前与浩海合并,成为超越鼎盛的一代名企。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菲力,三年里一直陪伴着他,当然也劝过他回国,但都被荣思城拒绝,不是不想见顾适,是现在的荣思城已经是个从神坛上下来,褪去光环的男人,再也没办法有足够自信去拥抱那个人。

    “菲力,晚上做你最拿手的牛排,记得要点红酒,对了,酒就选我放在储藏柜里左侧的那瓶,我想喝它很久了,今天正好庆祝节日,我们两个好好喝一杯。”

    他转动着轮椅转过来,下一秒怔怔地呆住了,站在面前两米外的人哪里是菲力,正是他梦里心里想了千百回的人。

    “怎么是你你怎么找到这里”荣思城不由抓紧了轮椅的把手,“是菲力告诉你的”

    顾适沉默地看着他,嘴唇微微颤动,他放下行李箱,将满是雪花的大衣放在旁边的沙发上,缓缓走向荣思城,屈膝半跪在他面前。

    “为什么来找我”荣思城垂眸望着他,语气冰凉,眼底却浮动着说不出的温柔。

    顾适仰脸望着他,动情地道:“因为我想你,思城,你为什么躲我三年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到处都没有你的消息,我一个人跑到大街上去贴你的画像,电视上,报纸上,都登着你的寻人启事,我知道你是躲我,鼎盛里谁都不愿说你去了哪里,荣启城我找了他几回,他就是不说,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我真恨不能从鼎盛跳下去引你出来。”

    荣思城淡淡地微笑,“你要真跳了,我可能也回不来。”

    “思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顾适抓紧他的手,生怕下一秒这人会再度消失不见,他痴痴地望着,从对方瞳孔里看到自己泪光闪烁的双眸。

    荣思城别开头,淡漠地道:“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小适,我毕竟是鼎盛的继承人,我要娶妻结婚,对了,我给你看一下我的未婚妻。”

    说着,他撑着轮椅站起来,步履蹒跚地慢慢走向一旁的书桌,从里边拿出一张照片,递给顾适,“这是我的未婚妻,你看漂亮吗”

    顾适一把扯过,只匆匆扫一眼就三两下撕掉,“你还想骗我这是你未婚妻吗她明明是菲力的新婚妻子”

    荣思城顿时怔了,他没想到顾适会这么快就戳穿他的慌言,他背过身,秀直的背部对着顾适,语气冷漠地道:“你走吧,我们之间到此为止,我不会再纠缠你,你也不要再来找我。”

    “为什么”顾适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因为我不爱你,就这么简单,你快点走吧,我们本来就是包养关系,这种感情怎么可能当真,顾总,你不要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还相信这种不正常的恋情会天长地久,这只是个笑话,谁都不要当真。”

    “是吗那这又是什么”顾适缓缓递给他一本相集,荣思城转头,一看到那本相册脸色霎时变了,顾适看着他,一张一张地打开,里面从荣思城离开f城的那一天开始,一直记录着有关顾适的所有信息,有剪报,有视频打印出来的照片,大大小小,所有有关顾适的事都整整齐齐地贴满了一整本厚厚的相册,三年里,荣思城全部的精神世界只留下这个人,他每天固定做的一件事就是不停地翻看这些相片。

    “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做这些”

    顾适合上相册,将它扔到地上,然后疾步上前猛地一把抱住他,“思城,我们都不要再欺骗自己,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爱你,我要你兑现你的承诺,你说过要带我去荷兰,这个诺言你不能忘了,三年里我一直在等待,我对自己说,就算翻遍全世界我也要找到你。思城,我们不能再错过了。”

    抱着身体的手扣得死死的,仿佛前世、今生和下一世都不可能分开,荣思城微仰起头,深吸口气,尔后张开双臂,犹豫地停在半空中,终是紧紧将怀里人抱紧,他吻着顾适的脖颈,轻声道:“好,我们就去。”

    窗外彩灯已燃亮,五彩缤纷,绚丽夺目,今年的圣诞节又是一场好雪。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这篇狗血文给写完了, 很好,我自己也快支撑不住了阿门, 不知道看完全本的亲们满意不满意, 不管如何,还是很感谢陪阿玖到最后的读者亲,阿玖知道这篇文完结了还留有些疑点,如:陈行深过的如何荣正东跟常浩生说了什么荣启城与顾枫的关系怎么样了常凡最后得到了什么样的处理陈静莲与顾之中这对冤家夫妻又会如何 下面或会在番外里简述清楚,好了,最后自我推荐一下阿玖的新坑,

    十分期待大家的猛戳,狂戳,狠戳,不过刚刚挖的,还在存稿中,更新会有点慢, 但请大家相信我的坑品,在更文上阿玖还是很有职业道德哒